陕公安厅信访主任:不能为你访民失业一批官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25日讯】 今天下午接到长年饱受陕西省公安厅违法办案、暴力维稳迫害的咸阳七十三岁残疾老人王英强的电话,电话中他向我讲述了最近上访的遭遇,大概情况整理如下:

2013年10月17日下午,我到中共陕西省人大上访,省人大信访处王主任接待了我,他认真看完我的材料和证据后,明确指出陕西省公安厅确实存在严重违法办案,告诉我可以找省政法委告陕西省公安厅违法办案。我告诉他,省政法委我去过多次了,他们说省人大是监督一府两院的,权力最大,让我直接找省人大反映。王主任听完后,当着我的面给陕西省公安厅雷鸣放副厅长打了电话,要求他纠正违法办案,依法处理我家案子。打完电话后,王主任交待我说:“你尽快亲自到陕西省公安厅去一趟,我刚才已经给雷副厅长打过电话了,过去后他会亲自接待处理你的问题的。”

2013年10月18日上午,我早早的赶到陕西省公安厅信访处,告诉他们,是省人大的王主任让我来找雷鸣放副厅长面谈的,请他们帮助电话联系雷副厅长。结果信访处的官员们都不给雷鸣放副厅长打电话,其中一名官员在电脑上看了一会儿后对我说:“你的案子已经处理过了,不用见雷副厅长了。”我问他:“我的案子啥时候处理的,我做为当事人为啥却不知情,把你们处理的书面东西拿出来给我看看。我就不相信假币还能当真币用,还要不要脸?”那名信访官员不再理我,指使一名姓梁的保安将我强行推出信访室大门。无奈之下,我只好来到陕西省公安厅大门口喊冤,向过路群众控诉:“陕西省公安厅违法办案,公开给犯罪份子当黑保护伞,挣犯罪份子的黑钱,无法无天,党你为啥就看不见呢?”过了一会儿,省公安厅那名姓梁的保安跑到我跟前叫我:“雷鸣放副厅长下来了,在信访室等着接待你,别在这喊了。”我信以为真,跟着他到信访室一看,除了那几名信访接待人员以外,并未看到其他任何官员的影子。我很生气,再次来到陕西省公安厅大门外喊冤,没多久,那名姓梁的保安再次跑来找我,说是雷副厅长要来接待我,让我去信访室面谈。我到信访室一看,再次受骗,如此往返三次后,我不再相信那名姓梁的保安的谎言,不再接受他的愚弄。姓梁的保安看我不再理他,只好自己回了信访室。没多久,姓梁的保安再次跑到我面前,抢过我的手提袋,强拉住我的胳膊说:“雷副厅长在楼上等你,你跟我上楼去找雷副厅长,我保证这次是真的。”我跟着他一起上了省公安厅办公楼的一间办公室,进门一看,并不是所谓的雷鸣放副厅长,而是长年指使咸阳各级公安机关对我家实行暴力维稳和迫害的省公安厅信访处夏琛明主任,见到我后,夏主任闭口不提有纠正违法办案的想法,又开始象背台词一样为违法办案做胡搅蛮缠。我问夏主任:“你这些违法办案台词背的再熟有价值吗?如果一定想求证一下你们陕西省公安厅到底有没有违法办案,方法很简单,你把你们所有的黑材料及办案人员带上,我把我的所有材料和铁证及各界朋友、海外各大媒体记者带上,咱们一起到钟楼,面向群众开个万人公审大会,如果最终结果证实你们确实在违法办案的话,请你们把你们所有涉案的办案人员及犯罪份子枪毙了,如果是我在无理取闹,我死无怨言。你同不同意?”夏主任听罢立马象蔫茄子一样低下头不再答话。我继续问他:“当年前任省公安厅长王锐吃了罪犯单位西北电建三公司的黑钱,公开给西北电建三公司当黑保护伞,屡次违法办案,指使以雷鸣放副厅长为首,咸阳各级公安机关为主,组建庞大的黑社会团伙对我全家实行暴力维稳、非法二十四小时监控,造成我全家四口人一死二重残的严重后果后,你们仍不处理任何问题,还到处上报虚假黑材料,没处理说处理过了,人活脸树活皮,你们到底还要不要脸?现在换了新厅长杜航伟,他完全可以不认王锐那笔旧账,积极响应习总书记反腐败的号召,主动纠正一批冤假错案,给老百姓办点实事,可是为啥现在到你们门上上访的冤民反而比王锐在任时还增多了不少呢?”夏主任:“你说的这些情况我都知道,我们每个人的工作都是有很大压力的,我们不可能为了你一个访民而失业一批官员吧。”随后夏主任打电话叫来了那名姓梁的保安,梁保安强行抢过我的手提袋,将我拉扯下楼。刚走到一楼,发现我辖区咸阳市渭城区化工派出所片警郑民带着另外两名民警伙同我的退休工作单位西北电建四公司长年对我家实行非法二十四小时监控和暴力维稳的黑恶小头领吴国荣的下属张福,共计四人已等候在楼下,他们强行将我塞上一辆警车截访回家,下车时,郑民对我说:“以后不要到处告省公安厅违法办案,也不准再到省公安厅去上访,最好自己找三公司协调处理去,这是夏主任交待的,最好不要自讨苦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