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中如何逼迫蒙冤者自虐(组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26日讯】文革的话题的确多起来,不是谁喜欢回忆,而是不少人越来越怀念。不能说他们全是文革复辟狂,文革从臭名昭著、人人喊打到很多人希望再来一次,有其深刻的社会原因,如果不解决或永远抱着击鼓传花的心态拖延,文革以另一种形式卷土重来并非不可能。那将是一场万劫不复的灾难!

文革罪恶昭彰、罄竹难书,文革中的批斗是每个有人群的地方都会有,而文革的残酷在于,不仅批斗人,还让挨斗者自虐。每天早上,没问题的老百姓在毛泽东像前“早请示”(下班或放学还要“晚汇报”),“有问题”的人则要在毛泽东的像前“请罪”,比如他是资本家,就要说:“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我是臭资本家,我剥削工人阶级,罪恶滔天……祝您老人家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他是“走资派”,则“我执行了刘少奇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我向您请罪……”。

这还不算,挨整的人常常要挂牌子,比如彭德怀挨斗出场的牌子是“大军阀、反革命”,习仲勋挂的牌子是“反革命”,胡耀邦挨斗的牌子是“刘少奇在共青团的代理人”普通地主的牌子都是“狗地主”,资本家则是“臭资本家”……著名作家老舍就是在红卫兵挂牌子时候一气之下甩掉遭到暴打,当晚投湖自尽……

那时候整人的都有些变态,怎么侮辱人开心就怎样来,他们想出了各种方法,比如让挨整的认罪时唱《认罪嚎歌》、《鬼嚎歌》、《牛鬼蛇神队队歌》、《牛鬼蛇神嚎丧歌》,等等;唱的时候必须低头哭丧着脸,发出哀鸣,其歌词是:

“我是牛鬼蛇神/我是人民的敌人/我有罪,我该死,我该死/人民把我砸烂砸碎/砸烂砸碎。
我是牛鬼蛇神/要向人民低头认罪/我有罪,我改造,我改造/不老实交待死路一条,死路一条。”

经历过那个年代的文革研究者王友琴在《1966年:学生打老师的革命》里,提供过一个词曲合璧的版本(歌词是北京第四中学学生在1966年8月写的):
15 12 |3 1 |15 12 |3 2 |0 0 0 |0 0 0|
—— ——      —— —— ——    ——
我是 牛鬼 蛇 神, 我是 牛鬼 蛇 神, 我有 罪!  我有 罪!
65 33 |2 1 |33 23 |5 5 |65 33 |2 2|
—— ——       —— —— —— ——
我对 人民  有 罪, 人民 对我  专 政, 我要 低头  认 罪。
33 23 |5 5|65 33|2 1 |333 23 |5 5 |
—— ——      —— —— —== —— 
只许 老老  实 实,不许 乱说 乱 动, 我要是 乱说  乱 动, 
65 33 |2 1 |55 66 |0 77 ||
—— —— —— ——    ——
把我 砸烂  砸 碎, 把我 砸烂    砸碎!

挂牌子、戴高帽子、喷气式、游街等体罚之后,加上群众打倒的口号和威胁家属划清界限,使挨整者不仅“触及灵魂”,而且不少都神经错乱、恐惧异常,让承认什么就统统承认……

由于事情发生在40多年前,大多数中国人并未经历,只错误地把文革理解成“富人遭殃、穷人开心”是可悲的,其实那时候富人也没多富,穷人的日子也没得到什么改善。

那年月真来了,就真有好日子过?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