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债令金融风险急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27日讯】(新唐人记者柳清综合报导)不断扩张的大陆地方债务已成为中国经济的一枚隐形炸弹。海外经济学家报告评估,中共政府负债占比GDP,已由5年前的1.5倍飙升至2.1倍,升幅和升速都很惊人。

香港《东方日报》发表文章称,中国为保增长、保稳定,只能缓慢地继续扩充信贷规模以维持现状,这无异饮鸩止渴。但目前,中共当局的做法,显然是希望严控信贷的同时,逐步清偿债务,同时控制货币总额以维持人民币信用。

文章指出,通过放宽信贷,以货币宽松政策拉动经济的做法,使不少西方国家正在付出沉重代价。中共当局似乎有步其后尘的迹象。

早前,有经济学家估计,包括政府隐性负债在内,中国地方债超过二十万亿。虽然政府部门已予否认,但地方债对经济的负面影响正逐步浮现。

经济学家指出,信贷本质上是预支未来钱,只有取得超越投资的回报,才能填补预支的空洞,否则就会造成坏帐,形成金融风险。当风险累积至银行不能承担的地步时,经济危机就会爆发。

文章分析指,过去数年,中国经济能维持增长,很大程度是依赖各级政府和诸多国企的过度信贷,以投资带动市场需求。但过度信贷只能延缓经济危机的爆发,对解决经济困境无补于事,还会令风险累积,对将来经济造成更大危机。

文章说,中国金融体系全属国有,最坏打算是以撇除巨额坏帐的方法来避免危机爆发,但这实质上等于是由全国人民来“埋单”。

部分地方债务风险已爆发

财新评论员王长勇表示,实际上这样做对风险是变相的一个延误,它掩盖了债务风险的暴露。表象上看,没有发生破产,但事实上从经济意义上来说很多地方早已资不抵债,或者是已经没有了偿还能力。

《华尔街日报》报导中称,多年来,中央政府一直会给全国的年度经济增长率设定一个目标。对于一些地方政府官员来说,解决方案很简单:先征地拆迁,再借款搞房地产开发。地方政府的这种做法造成了Kynikos Associates对冲基金经理Jim Chanos所称的“通往地狱的脚踏车”。

文章称,到未来某个时点,地方政府将不得不停止这种做法,届时他们的债务将达到难以持续的规模。目前看起来这一时刻越来越像是已经来临。

《路透社》报导说,一个一党制国家的政府,需要审计才知道它的组成部分借贷了多少,难怪评级机构表达对它们债务做法的担忧。

在中国地方和中央政府的关系是复杂的,地方当局在指导发展方面行使相当大的酌情权,并且签署了相当多的债务来提供资金,尽管规定不允许。因为中国的农村土地在本质上是集体所有,因此地方政府在转让农村土地给城市或者工业的过程中有巨大的牟利机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