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新快报叫板当局引关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27日讯】新闻周刊(394)近日,广州《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被指涉嫌“损害商业名誉”罪,被湖南长沙公安跨省逮捕,《新快报》的头版两度呼吁当局“放人”,被认为是前所未有。目前,记者涉及所谓“损害商业信誉罪”的适用,存在争议,当局“先抓后审”的做法,更让人质疑陈永洲所报导的湖南上市公司“中联重科”的背景?而《新快报》和记者陈永洲的未来命运也备受关注。

目前,《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被湖南长沙公安跨省逮捕一事持续发酵,23号上午长沙警方回应,经调查认定被刑拘记者陈永洲涉三项“捏造”。前一天,中国记协介入事件调查。中国记协有关负责人表示,记协目前已与公安部联系,要求确保记者人身安全和依法公正处理。此外,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新闻报刊司有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总局已注意到《新快报》记者被刑拘的事情,并高度关注事态的发展。

人们对广电总局和记协的反应都颇感意外,而《新快报》头版23号,以罕有方式为记者维权,要求放人,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香港《苹果日报》报导,这在新闻界来说是罕见的事件。在当前中共钳制舆论不断收紧的情形下,《新快报》的未来命运将如何,也是人们关注的焦点话题。

《新快报》支持该报记者陈永洲的报导属于正常职务行为,《新快报》说,如果陈永洲报导有问题,我们非常欢迎中联重科通过正常渠道和程序跟我们交涉。可以和我们打官司,如果官司输了,我们该怎么赔就怎么赔,该关门我们就关门。

23号《新快报》在头版上刊登了“请放人: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24号,又出现“再请放人”4个大字,同样引起大陆同业的共鸣。

原北京《百姓》杂志主编黄良天:“因为揭露丑闻被抓的记者,在中国大陆是经常有的事情,但是大部分出现这种事情就撇清了,《新快报》以一个媒体,向刑事部门叫版,在中国大陆还是第一次,敢于向当局抗争。所以,《新快报》这种做法还是值得赞扬的。” 《新快报》官方微博置顶的《新快报就记者陈永洲被跨省刑拘一事的说明》,曝光了湖南警方是以欺骗的手法诱捕陈永洲。

《新快报》《请放人》的评论文章中说:“我们的记者陈永洲报导了中联重科财务问题,然后他被长沙警方跨省抓走了,罪名是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对此,我们要呐喊——请放人”!大黑字下副题则是“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

文章中写道:我们认真核查过陈永洲对“中联重科”的所有的15篇批评报导中,仅有的谬误在于将“广告费及招待费5.13亿”错写成了“广告费5.13亿”。

陈永洲自去年9月以来,曾连续发表十多篇有关“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的报导,当中涉及“利润虚增”、“利益输送”、“畸形营销”及“涉嫌造假”等一系列批评性文章。今年7月,“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高辉,在微博中连续发文,直指陈永洲的文章抹黑“中联重科”,因此导致公司股价大幅下降。

随后,《新快报》作出澄清,也发表声明控告“中联重科”和高辉。报社在民事起诉状中指出,高辉在未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蓄意将《新快报》相关报导描述为虚假报导,企图混淆视听,严重损害了报社声誉,并侵犯了报导记者的合法权益。因此要求法院判决被告赔偿《新快报社》损失1元、赔偿记者陈永洲精神损失费10万元,并赔礼道歉。

据了解,“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是湖南省高级法院前院长詹顺初的儿子,同时又是湖南省委前第一副书记万达的女婿。

不愿透露姓名的“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说,案件已引发中央高层关注,中纪委、中宣部已介入关注案件。

中国大陆这10年来的重型机械行业竞争激烈,总部都在湖南长沙的“中联重科”和“三一重工”,曾经因为竞争而互相拆台,并发展到两企业员工武斗。

虽然民营企业“三一集团”主要创始人梁稳根是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工商联常务执委,去年还与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一起访美。不过,即使有这样的背景,最后也斗不赢“中联重科”,而黯然离开长沙。
 
陈永洲被拘事件发生后,中国各地的数十名律师组成律师观察团,对长沙警方拘押陈永洲表达不满。

中国大陆律师:“基本上,我的看法就是他这是职务行为,应该是民事纠纷,警察不应该介入,就是普通两个单位之间的纠纷,如果认为构成侵权,那么可以通过打官司,通过民事诉讼来解决,不应该有警察介入。”

曾任广东省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的“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以锦表示,如果警方掌握陈永洲涉嫌敲诈勒索或受贿证据,应以这两个罪名拘捕他,不能 “先抓后审”。

美国中文杂志《中国事务》总编辑伍凡:“地方势力保护自己的利益,跨省抓人,中国的一些法学院的院长,一些有名的律师都出来讲话,过分了,记者报导这个事情,你认为报导不实,那就打官司,不能随便抓人。”

新唐人新闻周刊专题组采访报导

记者/常春﹔编辑/陈晓天﹔后制/吴慧真﹔旁白/凌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