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视频】陈永洲事件牵扯出前首富和高层恩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28日讯】赵培:2012年9月起到今年5月,《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调查“中联重科”的情况,也连续出了多篇报导。这些报导主要涉及到四个方面的内容,第一个方面就是中联重科的管理层倒卖自己公司的优质资产,进行利益输送,造成国资流失,私有化;第二个方面就是中联重科巨额广告费问题;第三个方面是销售和财务造假。

第四个方面是中共媒体宣传不说的,也是导致陈永洲入狱的真正原因,他揭了中共权贵集团垄断国家资财的底。陈永洲揭露,中联重科的董事长的父亲是湖南省高级法院的前院长、岳父是中共湖南省委前第二书记,副总裁是中共湖南省委书记杨正午的女婿。中联重科的高层就是中共权二代的后花园还有现任中共广电总局书记的儿子等人。

这种人组成的关系网让2011年的中国首富、“三一集团”的董事长梁稳根都不得不避其锋芒 。“三一集团”在与“中联重科”的竞争中屡屡被不公正对待,梁稳根迫不得已把“三一集团”的总部搬到了北京。

陈永洲事件是“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恩怨的延续,陈永洲报导的中共权二代垄断社会财富的真实情况不光是“中联重科”中出现,在其他领域也是普遍现象。

“三一重工”与“中联重科”同城斗争的失败也说明,中共的权力腐败程度已经由民营企业找后台转向权力瓜分的地步。江泽民开始的腐败治国最开始只是官员卖官、受贿而已,权钱交易。“三一重工”之后,从上到下就是明抢了,中国的富人如果不移民就可能家破人亡。

这个事件给人一个很荒谬、但却很真实的感觉,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是“红”的名义明抢,湖南是以“黑”的方式瓜分。共产主义的“红”与普通的“黑”竟然是殊途同归,或者说就是一个东西的两种说法,共产主义就是打扮成“正义”的魔鬼。腐败就是中共干革命的真实目的,反腐败是不可能的。

湖南公安在运作这件事情的时候也很耐人寻味。10月18日上午9时许,广东羊城晚报报业集团《新快报》财经记者陈永洲在广州被抓,抓人的却是没有管辖权的湖南长沙公安。

《新快报》头版请求放人让这一事件曝光了,微博上人肉搜索结果惊人。省委书记杨正午在湖南电视台包养情妇也被搜索出来了,杨正午谄媚江泽民的照片被搜出来了,甚至湖南警察抓捕陈永洲时候开的奔驰车也是“中联重科”提供的。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中共第一反应就是维稳,记者协会、中宣部维稳《新快报》,央视立马播出新闻画面。不过这个画面里面恰恰曝光了记者陈永洲受过酷刑对待。

有一位律师在微博说,“薛蛮子、董良杰、陈永洲等人因言涉罪,侦查之初即有央视、新华社等官媒做深入具体的倾向性报导,这种有违法治和媒体操守的做法虽在国内不鲜见,但对同类案件的密集报导,运动化、模式化痕迹明显,对法治、言论自由的负面影响令人担忧”。

我觉得不是担忧这么简单的问题了。这一套能把中宣部、公安都牵扯进来的维稳体制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之后建立的,为了抹黑法轮功需要宣传系统作假,包括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等等手法;为了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就需要公安、国安、劳教所的恶警。

这一切罪恶的中枢就是“610办公室”。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一个记者能从宣传部门直接调任公安部担任副部长、享受正部级待遇,就是因为需要协调宣传和公安系统同时做恶。薛蛮子、董良杰、陈永洲等人只不过是这个部门把枪口对准了普通百姓而已。“610办公室”不除、法轮功学员人权得不到尊重,一切改革都是演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