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梅:为何上万民众奋不顾身涌进京城抗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29日讯】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是在中国传统文化未破坏的昔日所尊崇之道。大抵看过喜剧片《七品芝麻官》的都不会忘记那句朴直、画龙点睛般的经典台词:“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蒋公中正曾说过,大意是,亡于外国尚可有复兴之日,亡于共产党,就死无葬身之地,因为中共在摧毁中华民族的文化。此 言可谓入木三分,切中要害。

眼下,中国大陆党官贪腐淫乱成风,在位只顾一己之私,根本不作为,毫无道德底线,视百姓如草芥,肆虐践踏人权,欺诈抢掠。导致冤情如山,冤魂遍野,剩口气的却告状无门,上访之行荆棘满途,被打被关,致残致疯致死;贫病交迫,冻死病死难以计数,已然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尸骨。”之状。

中共窃国执政后翻脸不认账,把之前的许愿统统赖掉,骗子的嘴脸暴露无遗。为苟延统治,依旧恬不知耻地打着“为人民服务”的幌子,挂羊头,卖狗肉。实际上,其所有事业绝非为民造福,而是结党营私,作威作福。人民在其眼中就是奴隶,任意蹂躏压榨。

日前,全国各地四大银行被下岗职工,为讨回饭碗,在一次次数百、数千人上访遭“维稳”打压,请愿无果后,滚雪球般增至上万人,从四面八方汇聚北京,掀起了又一轮请愿高潮!连日来,这些被中共欺骗而失去工作的受害者,遭当局上千警力打压,多人受伤,几千人被押至久敬庄。

据新唐人报导,湖北黔江工商银行的下岗职工伍立娟说:“到总行门口,我们7点半到,他们昨天晚上就已经提前部署了,他们知道我们这次人多,他们在工行门口准 备了25辆大车,建行门口5辆,农行门口2辆公车。我们的人都不想上车,他们打人上车,把我们一个女同事头上打个大包,没上去的就用脚踹,几个人拖一个人。打人的都是便衣,没有穿公安的服装、也没有穿民警的服装。”

另据一位工商银行下岗的宋先生叙述上访原因:自2002年始,我们就步入 了群体维权抗争活动。当局在2007年新劳动法实施之前,打着“改革”的旗号,搞所谓的“减员增效”,陆续将四大银行(工行、建行、农行、中行)60多万职工,以极少的一点补偿款诱骗等卑鄙手段“买断工龄”,所空出的岗位再招临时工填补,如此节省开资,钱却流入当官及其把持关键职位的亲属和“特殊人物”的腰包里。我们失去了工作,坐吃山空,没钱交保险费(社保、医保),将来生活更无着落,如何生存?另外,上访是需要成本的,衣食住行再节俭,花费是免不了的,所谓穷家富路嘛,原本就贫困,这样一弄,真是雪上加霜,可是大家不上访,岂不是等死?

干脆豁出去了,无所谓了!共产党过去要推翻国民党不是常忽悠老百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文化大革命要打到异己时,又推崇“造反有理!”。这几年我们不断上访,不断被打骂、非法关押,当局给我们扣上“造反”,“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等等罪名。我们不是造反,仅仅为了讨口饭吃,为了生存!就算是造反,也是官逼民反。共产党如此残暴无人性,我们已经伤 透了心。别说没有外来侵略,真有的话,谁会为其卖命?

《左传•曹刿论战》:“公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对曰:‘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请从。’”这段对话今译为,鲁庄公说:“对于大大小小的诉讼案件,我虽不能一一明察,一定诚心诚意来处理。”曹刿回答说:“这是忠于职守的 一种表现,可以凭这个条件打一仗。作战时请让我跟从您去。”

宋美龄:“台湾人民固然反共,但更反共者,乃大陆手无武器所遭殃之人民也。”

唐•李观《项籍故里碑铭序》:“得人者昌,失人者亡。”毋庸赘述,中共离亡不远了。

(新唐人版权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