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军敢于叫嚷“鱼死网破”的真正原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29日讯】2012年2月,将在中共十八上接班的习近平受邀访美。习拜访了白宫和五角大楼、到爱荷华州故地重游、在洛杉矶看NBA篮球比赛,再加上二百七十一亿美元的采购清单。然而却正值国内发生了重庆市副市长、前公安局长王立军出逃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寻求政治避难,外界称为“薄熙来-王立军事件”。

王是帮着当时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大搞“唱红打黑”的心腹成员,也是重庆市的副市长,前公安局长,突然与薄反目成仇,并有计划的闯馆避难,制造了中共历史上第一位副部级官员投奔美领馆的严重政治事件。(详情见本章附节“薄熙来-王立军事件回放”)

被王立军事件触发的中南海激烈搏击,实际上是围绕夺取十八大将接掌中共最高领导权的接班人习近平展开的。被江泽民秘密选定接掌中共最高权力的人是薄熙来,由于中共高层各种因素制约,江泽民不得不让习近平作为十八大中共最高层接班人。

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罗干等镇压法轮功,十三年来犯下了惊人罪恶。为继续镇压政策,避免清算,江泽民、曾庆红绝对不能让出中共最高权力,这就是江泽民向新的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不断挑衅争斗的实质,也是中共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权斗的核心。

接着在短短几个月之内,中共政局发生激烈动荡,十八大入常热门人选薄熙来下台,掌管政法委的周永康失势,江泽民派系面临崩盘。中共高层在十八大前夕展开了殊死的斗争。

结局和对未来影响

官方公开承认的仅仅是谷开来涉嫌谋杀海伍德和薄熙来对王立军出走美国领事馆负有责任,但官方要求军方表态说明事情要比上述指控严重的多。主要消息来源都是海外中文媒体和西方主流媒体的报导,有些还是来自中共内部相当可靠的消息。无论消息指薄熙来涉及到那些罪名,相当多的来源认为中共高层最终会以刑事罪名结案。对于眼花缭乱的各种消息,究竟应该如何解读,需要跳出官方说法和权力斗争的思维去看。

自1989年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被免职之后,中共中央不再以政治路线错误来罢免中央政治局委员,而开始以违反党纪国法作为处理的衡量。薄熙来是继陈希同、陈良宇之后,第三位受到此类处理的政治局委员兼直辖市党的书记。

薄熙来事件,直接的起因是2009年从重庆开始的唱红打黑。那是薄熙来试图重返北京权力中心的努力。中国的经济在经过三十年的发展以后,各种矛盾都到了集中爆发的关头,执政党面临空前危机,原有的模式难以为继,改变势在必行,问题是如何变。一面是温家宝不断在各种场合谈论政治体制改革,另一面则是薄熙来声称自己到毛泽东时代寻找出路,实际是民众对中共现状的不满,又没有别的出路,只好怀念毛泽东时代,薄熙来利用这样的社会心理来做薄自己的文章。他从地方开始的向中央示威,尤其是对军队的渗透和建立自己的武装力量,都是党史上、中共党国史上非同小可的动作,充分暴露了薄的野心和狂妄。

根据中共历来的行为方式,对薄熙来可能提出的指控实际上暴露了中共的困境。

第一种指控也是最严重的指控,那就是中共历史上惯用的路线斗争。温家宝在今年人大提出的有人要回到文革就是指的这个,这是重庆唱红的实质。这牵涉到对中共的历史、意识形态、思想的重新评估甚至否定的问题。中共的理论基础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正式的说法就有毛泽东的思想、邓小平的理论、江泽民的三讲三代表和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这些是互相矛盾互相否定的。后来的理论提出后并没有否定旧理论,而是机械的加在前边的东西之上,因为否定旧理论就是否定中共本身的合法性。理论问题不争论只是应急之举,留给后人的政治包袱和潜在麻烦就越来越多。任何一个从体制内挑战中央的人,都可以在中共理论体系中找到对应的部分。薄熙来在思想路线上的挑战都源于此。这是中共给薄熙来定性的第一个困难。当然路线斗争本来并不是省一级最高官员的事,必然会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的支持者周永康的作为牵扯进来。

第二种指控是阴谋篡权。据信美国方面透露的是王立军交给美国领馆的材料中的一部分。如果确有和周永康合谋篡权,受威胁最大的并非胡、温,而是习近平。而这个指控对周是致命的。薄熙来在组织上的挑战,即取习近平而代之的根源来自中共接班至今都没有可以遵循的原则和程序。这也是这次薄熙来事件给西方社会的一个教训。西方一些政客和学者长期以来有意无意的宣扬一种观点,说中共已经解决了领导层平稳交接班的问题。其实从来就没有解决过,中共本身的合法性还停留在夺取政权前的成王败寇。接班人的选择确定则有多种形式,从毛对华、邓对江的直接指定,军中大老对文革“四人帮”的逮捕,到邓对华的取代,邓对胡的隔代指定,再从党内大老对胡耀邦和赵紫阳的撤换,到各派黑箱内平衡妥协的习李配计划18大接班,并无一定之规。薄和周策划的阴谋篡权,可以说是类似政变的强力夺权型,这和背后的江泽民势力直接有关。

第三种是破坏法律实施。这也是薄在重庆“打黑”的实质。提出这个指控,公布重庆黑打的内幕,包括具体案例是如何通过酷刑逼供制造出来的,可以打破薄熙来精心塑造的摇滚政治新星形象,又可以暴露直接负有指挥决定责任的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可是破坏法律实施执法犯法并非重庆首创,也并不是只在重庆存在。正如薄熙来对媒体所说,打黑是公、检、法、司、安全部门在政法委指挥下进行的。这至少证明打黑并非是执行法律,而是执行中共的政策,或者是执行政法委的政策。黑打的根源是1999年迫害法轮功而开始的中共自己有计划有系统的对中国法律体系的破坏,以及中共把自己置于宪法、法律之上,而政法委和“610”又把自己置于党中央之上、政府之上的变异政体怪胎。党中央早就有了多权力中心的结构和运作,重庆只是在一个特定的时间段集中制造了大批的冤假错案。采用这个罪名,必将触及到整个政法委系统和中共统治的根基。

最后一种是刑事犯罪。为了防止薄及其同伙卷土重来,高层会以刑事犯罪把薄案件凿实。可以是和谷开来有关或本人的涉嫌谋杀,也可以是个人和家族成员的贪腐。这个罪名由于避开了实质问题,将会给中共造成无穷后患。另外,大量曝光内幕消息和高层腐败的细节,受到打击的是整个中共统治阶层。

所以不管怎么处理都是头痛的事。如果想抱残守缺,不伤及中共体制,江系“血债帮”血债在身,是不怕再添血债的。而处理周永康势力必将揭开整个黑幕,加速江系“血债帮”的解体。

“薄、周、江”联盟

由于夺权和执政缺少合法性,中共在党内也从来没有形成选择领导人的机制,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接班人问题一直没有解决。传统上,上一任党魁挑选接班人的标准并非是治国治党之才,而是不会否定自己最重大最有争议的政治遗产──罪行。江泽民在任期间犯下重大侵犯人权罪行──迫害法轮功,这也是他最重要的政治遗产。然而,江的接班人已经被邓小平隔代指定了,他无法通过挑选自己的接班人来保证迫害政策的延续和罪行不被清算。作为替代安排,他为中共设计了新的统治模式,将政治局常委从七人增加到九人,以便把足够的“自己人”塞进去,在常委中保持多数。同时,常委对自己分管的领域有比以前大得多的控制权。这种设计导致了两个结果:一方面在决策层的人数上保证了迫害法轮功政策的延续;另一方面则是极权统治的分权最终导致分裂。

政治局常委中各管一方的做法,使得主管政法委的罗乾和继任的周永康可以在政策延续不变的情况下,完全不受其他人干涉的随心所欲的强化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政法委这个在上世纪90年代处于“被边缘化”的机构,通过对法轮功的迫害,膨胀成为中共中央各部委权力最大的机构。不受制约的权力有无限扩张的趋势,中央政法委需要寻找新的受害者和扩权并扩充经费的借口。于是,针对更广大人群的维稳概念和系统应运而生,武警部队不断扩大,使中国由目前的政法委控制的局势,随时可以变成警察执掌的军事国家。尽管早在1991年就有了维稳的说法和部分相应的部门,作为一种统治方式和系统政策并重组了完整的组织机构却是在奥运前形成的。这是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的运作和经验基础上扩展完成的,由于初建时中共中央维稳领导小组及其维稳办在人员编制上和中央政法委及”610”办公室的高度重叠,外界曾误解为同一机构。这样,中央政法委及其安全系统终于在短短的几年中扩张成为第二个中央,维稳经费在2011年首次超过军费以后,2012年预算维稳经费增加百分之十一点五,达到七千亿元,再次超过国防开支的六千三百亿,并不从胡温领导。

一个为了保持维稳集团利益的周永康,一个决心问鼎最高权力的薄熙来,两人在江泽民的安排中苟合,结成中共建政以来对中共最高权力机构最大挑战的联盟,这个联盟始于对迫害法轮功的罪行被清算的恐惧而造成中共统治以来高层最严重的分裂。

这一切都是黑箱作业。当薄熙来事件爆发以后,外界才第一次看清中共内部分裂和中共统治危机的严重性早已远远超出人们能够想像的程度。中共自掘坟墓的过程清楚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薄、周、江为何非拚命不可

王立军是个基本没有政治实力背景的人。他能当到副部级干部,基本就是靠给薄熙来当打手。他也确实是薄熙来的第一打手,对薄熙来的贡献主要是三类,也就是薄熙来要干的三件事情。第一类是为薄熙来打击政敌,比如毙了文强。第二类是为薄熙来抢钱,在重庆收拾了多少不从于薄熙来派系的富豪。第三类是为薄熙来积极镇压法轮功,这正是薄熙来看好王的心狠手毒,杀人不眨眼,手上沾满鲜血的历史,把他从辽宁带到重庆的原因。薄熙来的第一和第二件事情是为其政治野心积累政治与经济基础,扫清障碍。第三件事则是江泽民许诺薄熙来登达权力顶峰的考验加捷径。

王立军出逃没多久,美国名记者比尔·戈兹就披露了王立军提供的材料中关于薄熙来、周永康密谋掀翻习近平的内容。【1】不过,这解释不了王立军为何要逃往美领馆。这条消息,属于薄的第一类活动,直接拿给胡温习不更好吗?

第二类事情,王立军把这些直接拿给胡温习不也更好吗?至少不至于被定性为叛徒吧。

可是,有关第三类事情,也就是关于薄熙来参与镇压法轮功的,王立军就不但不能拿给党中央,而且给也不管用了!因为中共现在所有的死结就在这里,碰都不能碰。外国政府发现,和中共谈什么都行,如西藏问题,新疆问题,台湾问题,但决不能碰法轮功问题。

镇压法轮功为什么是中共的死结不能碰呢?首先,如果中共内部大部分都同意这场镇压,它就不会是死结。同理,如果都反对,那也不会是死结。就因为它是江泽民发动的,他非坚持下去不可,否则就会威胁到江泽民以至整个江系的存亡,被清算,以至被法办;而偏偏江以后的中共第一二把手,胡锦涛、温家宝,更以后的第一二把手,习近平、李克强,都不肯背这个黑锅,那么问题就出来了。

本来薄熙来是太子党一伙的,可以和习近平、刘源等一样,不需要趟这塘浑水也可以在官场稳步上升。可是,江泽民许诺薄熙来,只要好好镇压法轮功,就保他当总理,利欲熏心的薄熙来还真就上钩了。

江泽民准备镇压法轮功时,在中共内部是不受支持的。镇压渐渐的成为了中共沉重的包袱。其中一个因素是,薄熙来和其他一些积极参与迫害者直接尝到了作恶的恶果。薄熙来在大连、在辽宁积极追随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使他快速的从大连升到辽宁又升到了商业部。可是,就在这个位置上,他常常需要去各国进行商贸谈判,接连在澳大利亚、西班牙、加拿大、英国、美国等被法轮功学员起诉。很显然,这么个到处被起诉的恶人不管从形象还是功能角度,都已经无法胜任一国商业部长,所以在2007年被实降到重庆去了。当然还不止薄熙来,江泽民本人,还有其他中共高级官员在各国都被法轮功学员起诉。仅从这个角度来看,镇压法轮功已经是中共政权的大包袱,没人肯背的黑锅了。

江泽民悲惨极了,镇压法轮功十三年,没镇压出个名堂来,最后落到个惶惶不可终日的地步。先是靠着罗干,然后靠周永康,捞个政法委书记名不正言不顺的维持着他的镇压。就连他头号心腹曾庆红安排的习近平都不肯背这个黑锅,包括曾庆红本人都躲起来再不露面。说白了,法轮功被镇压下去了,中共就不会面对这种困境,时间可能让中共抹平镇压痕迹。偏偏法轮功迫害不倒,共产党在继续镇压法轮功这个问题上已经实质性的分裂了。说好听点儿,是政法委绑架了全党在继续这场迫害,说难听点,镇压法轮功只是政法委一个部门的项目了。在这种山穷水尽,众叛亲离的时候,江泽民指望着接周永康位置的薄熙来突然没了指望,可想而知这对江系来讲是什么样的威胁、危机、以至灾难?要是政法委这个最后的据点都丢失了,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政策就成了丧家之犬。对此,江泽民能不拚命吗?

在这种情况下,假如再爆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直接证据,而且是由在辽宁直接制造这些罪恶的王立军把它爆出来,中共内部支持和不支持镇压法轮功的都不敢说能导致什么天崩地裂的事变来。这就是王立军吃准中共不敢轻易要了他的命,敢于嚷嚷“鱼死网破”的真正原因。当然,他只能把这个证据留在美领馆,而不能交给党中央,因为后者是不敢将之公布出来的。

中共气数已尽,到了江泽民这一茬,以放手腐败建立他的权力基础,以选择性反腐打击政敌,从陈希同到陈良宇被反腐,到薄熙来以反腐枪毙文强,中共内部整起人来,越来越没底线,被自杀、被心脏病等等招数也越来越多。同时,放手腐败导致的权力资本化、黑帮化,使得每一个当过政治局委员以上的道德败坏官员后面都带了一个极大的官商匪利益网,一个极大的老鼠会。一旦哪个政治局级别的官倒了,那牵连的就不止是像文革时那么一家无辜的人了,结局也不止是像赵紫阳那样被软禁而已了,而是整个利益网被端掉。所以,当危险降临到任何一个利益网,不管他们是否处于劣势,其中的人都可能宁愿铤而走险去拚命而不敢坐以待毙。事情到了这一步,一个个都成了惊弓之鸟,跳墙之狗,就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了,火星一旦激发出来,就不知炸到哪儿为止。

江泽民、周永康心知肚明,他们比谁都明白,哪一天他们安排不了后继的政法委书记继续镇压法轮功,就像现在他们安排不了薄熙来那样,他们的镇压黑幕就会被掀开,这种必然的阴暗心理注定了他们必须时刻寻机生事,非得翻盘不可。

面临如此局势,惊天大变已成,只看如何展开。如果胡温胜出,可以弃黑锅,洗罪责,少让共产党干些坏事。至于人们期望他们能改变中共现状,就看他们还有多少良知了。如果江·周继续得势,党国必乱,必亡,不可能和平过渡。

文章来源:《真实的江泽民》
第四章 透过高层内斗的迷雾
第一节 薄熙来-王立军事件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