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届三中全会内幕:中途跑题 4政治局委员挨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30日讯】(新唐人记者陈洁综合报导)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兼当代中国研究所所长、曾任胡乔木、陈云秘书的朱佳木在其撰写的《我所知道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一书中,透露了一些珍贵的历史片断。经博文透露得知,原来中共11届三中全会会议中途曾发生跑题,4政治局委员被轰事件,让我们一起来了解。

“史海钩沉”的博文指出,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会议议题中途发生违反主持人意愿的改变,这在党史上极其少有。

文章说,中共中央工作会议原来宣布三个正式议题,但与会的绝大多数代表实际上主要讨论的是一些重大的历史遗留问题,包括对几位中央负责人的意见、制定的标准讨论中暴露的问题和中央人事调整问题。

中共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最初的动议也只是为了成立中纪委和通过中纪委领导班子的组成,但实际上变成了确认工作会议成果和充实中央领导机构的会。

文章指出,个别中央领导人的错误问题是会上谈的最多的问题之一。从发言看,大家的意见主要集中在四位政治局委员身上。

李人林说:毛远新那么个毛孩子为什么成了东北的太上皇?有的人插手河南,把河南搞乱了。新疆、北京搞成这个样子,能使人信得过吗?有些有能力的人进不了政治局,有的人既无功劳也无能力,为什么一定要搞成政治局委员?中央可不可以整顿一下,个别人是否可以整顿一下,能上能下嘛!

万里说:活着的个别高级领导人干了错事坏事,必须作自我批评,不要欠账。吕正操插话:你指的是纪登奎,说明白点儿。万里说:对,就是指他。

段君毅说:民众反映河南问题在上边,上边就指纪登奎。“四人帮”倒台后,纪给造反派通风,让他们表态,河南人说“心有余纪(悸)”。

文章说,纪登奎在中南组检查后,大家面对面给他提意见。许世友说:你是造反起家,进了政治局,官不小了,还搞什么名堂。

邓颖超说:你的检讨很坏,避重就轻,应把十年来在政治、思想、工作、作风、立场上与“四人帮”是什么关系说清楚。建议中央也要查清,一批二保三看。有人说你是翻云覆雨的政客,你今后还是政治局委员,希望警惕,不要利用权位报复我们。

谷牧说:检查太不像样,鼓掌的手举不起来。

廖承志说:外交部有反总理和陈老总的逆流,但却摀盖子,有你的账,而且是相当大的账。

另外,一些人在发言中表示了对个别中央领导人的不满。

谭震林说:罗瑞卿出国前到我那里,谈了一个小时,流了泪,说中办、国办要整顿,中央专案组一、二、三办要撤销,否则是定时炸弹。

姚依林说:这次会上,又有扣发简报和随意修改发言的事。还有一个手法,就是拖到会议快结束时把简报一齐发出去,然后很快收回来。极不正派,违反党章。

程子华说:十一届一中全会,我揭发纪登奎等人,没出简报。前几天,我批纪的简报又有好几天没出,我问简报组,说是送主席、副主席传阅去了。建议给华主席写个报告,这样做叫什么民主?

王必成说:中南海修房子,不准下面搞,中央为什么带头搞?

黄新廷说:有人兼职过多,现在党内有党,军内有军。刘震接着说:现在还兼警卫局长,能否不兼?

王平说:兼中办主任、警卫局长与中央副主席职务不相称。

耿飚说:搞唯心主义、形而上学的人总要暴露。有的中央领导不敢出门,一出门就警卫森严。

李人林说:建议整顿中办、中宣部、《红旗》杂志社、毛泽东著作办公室,这四个部门问题最多。

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受批评的四位政治局委员都作了不同程度的检查,有的还提出辞职的请求。后来,在1980年的十一届五中全会上,批准了汪东兴、纪登奎、吴德、陈锡联等四位政治局委员的辞职请求。

中共令人闻风丧胆的批斗模式

事实上,进行内部批斗是中共经常使用的手法,延安整风开创了令人闻风丧胆的整人模式。

据《九评共产党》一书描述,延安整风运动是人中最恐怖、最黑暗、最残暴的权力游戏。

整风时代的延安,被称作是一座人性的炼狱,伤害了大批干部。两个月的赤色恐怖,即席坦白,示范坦白,集体劝说,五分钟劝说,个别谈话,大会报告,抓水萝卜(外红内白)。照相,是把人一批一批弄上台让大家看。面不改色者,就没有问题,否则就是嫌疑分子,审查对象。

人们不敢与他人交往,各怀鬼胎,人人流露出紧张和恐惧,每人都不敢为真理及为被诽谤中伤的朋友辩护,只求保住自己的性命,恶棍因阿谀平步青云,侮辱同志、自我羞辱成为延安生活的特性。人们快疯了,大家都但求保住生命和饭碗,荣辱尊严、同志间的爱都被抛弃得一干二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