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锦思:我碰上了天安门车祸事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31日讯】无差别杀伤!

海外朋友来信说,“不大不小的一件事儿,看来就出现在中国北京。事件发生太突然,美国网站报了,日本媒体也全都在报——甚至播放了89年的○安○广场和坦克的影像资料。”

一首歌唱到“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但是解放区的北京雾霾最重的10月28日中午11点半,笔者王锦思到北京站东中安宾馆会友,那里曾是美国著名记者爱德格•斯诺在北京租住的小院,《西行漫记》诞生地。

他描述的西部红色中国一片前景光明。“盔甲厂13号,是著名的‘一二•九’爱国学生运动的策源地;是世界名著《红星照耀中国》(西行漫记)的诞生地;也是著名英文杂志《民主》酝酿、孕育和创刊的地方;还是无产阶级革命家黄华同志奔赴延安、投奔革命的出发点”。

历史闪光,熠熠发亮,让我不禁屏住呼吸,心跳加速,哎呀妈呀。

匆匆出来,继续赶路,到了王府井路口,我乘的车排在路口第二位。没想到,十多分钟,一个红灯两个红灯三个红灯的时间,还过不去,心想怎么了?我放眼观看,一个员警匆匆忙忙疏导交通,只允许南北通行,不再允许西行,更不许漫记,更不能下来四处拍照。斯诺多么幸福啊,身为美国人到中国四处拍照写作,然后红遍世界,青史留名,当然只在中国最出名。我想。

我以为是哪个领导出来了,或是哪个国家领导人来访,交通戒严,心里十分不满,不能你们大人物自由小民不方便啊。等得太焦急了,有人打开车窗朝着交警和天安门方向大骂,“X你妈的!让不让走了!”

旁边人急忙劝阻,别骂了消消气,等会就好了。终于可以走了,不能往西,只是拐弯往北奔王府井。

我拍下一张西向的照片,远处看不清楚,发在微信上,我的文字是“谁出来了?封路王府井。”

随即几个朋友在下面留言,一个说“天安门左观礼台起火”,一个是“天安门那有事了”,我心里一惊,怎么了?!觉得是开玩笑,但是转念一想,他们不至于不约而同说起这些敏感问题。由于手机电量很少,我没有上网仔细查。于是在下面留言“有人报告,天安门左观礼台起火”。不一会,有人留言,“根据国家法令,网路造谣诽谤资讯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将被追究刑事责任。你要珍重啊!”

我知道这些法令,但是也不是我最初这么说天安门出事,我也更不会开这种玩笑,也无需担心什么。

中国政府出台网路谤资讯被转发超五百次即构成诽谤罪的法律规定后,北京学者夏业良上举报官媒《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 (署名:单仁平)公开造谣。他的意思是,胡锡进和环球时报的文章仇视西方、煽动仇恨、实属造谣、理应法办。但是个人造谣法办,公器造谣有赏。此事不了了之,大家引以为戒。

四十分钟后,我转乘东单地铁继续西行。下一站王府井不停,天安门东不停,天安门西终于停了。我心想,“上面发生了什么?上帝!!”

后来终于证实,我碰巧赶上了一个突发不幸事件。

12时05分许,一辆吉普车由北京市南池子南口闯入长安街便道,由东向西行驶撞向天安门金水桥护栏后起火,行驶过程中造成多名游客及执勤民警受伤。北京市公安、应急、卫生等相关部门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开展工作并组织施救,受伤人员被全部送往附近医院救治,13时09分,现场交通恢复正常。

事件发生后,中央领导同志和公安部、北京市委市政府领导先后赶到现场指挥处置工作,要求全力以赴抢救伤者,迅速查明真相,采取有力措施,确保首都安全稳定。

据初步统计,事件已造成5人死亡,38人受伤,其中肇事车内3人死亡,另有2名游客死亡(1名菲律宾籍女游客、1名广东省男游客),38名受伤人员中包括3名菲律宾籍游客(2女1男)及1名日本籍男游客。为全力救治伤患,相关医院迅速组织专家紧急会诊,根据伤者伤情分别采取手术、包扎及其他紧急治疗措施。当日下午,北京市委、市政府领导先后前往医院指导救治工作并看望慰问伤患。目前,受伤人员的救治在全力进行当中。

原来如此。

有人这样形容,如果美国白宫出事,今儿个的央视的鸡血会这样打:卷轴各种最新事态进展有木有?华盛顿前方记者连线有木有?转发各国人民反应有木有?美国问题专家座谈分析有木有?近年美国类似事件专题播出有木有?专题深度报导有木有?白岩松要坐着谈、张泉灵站着说有木有?

日前,才参加完“北京——东京论坛”。此间,部分中国学者少将义愤填膺,慷慨陈词,大有再不老实踏平你日本列岛的架势。谈笑间,仿佛间,日本列岛灰飞烟灭。

没踏平日本,自己的国内问题不少,这不是二炮和航母能够解决的。

威服日本,和谐国内,哪个更重要?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