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欣赏】小说《迁都事变》(三)

【新唐人2013年11月23日讯】 接上期

“中山先生,恐怕您不得不暂时撤离了。武警已经包围了这里。”夏汉唐看了一眼窗外急促地说。

“喔。我们出去迁都请愿的各路人马都怎么样了?”蒋中山先生问。

“我们一共出动了八组人,有七组人被抓进了派出所。最新消息是,有三组人已经被蒲大律师他们救出,还有一组人救出了其中三人,另外四个人正在救,有二十多位声援者正聚集在海淀区派出所前要求放人。目前还有三组半人一共31个人失陷在各个派出所里。”夏汉唐道。

“还有一组呢?”中山先生问。

“阿一和小昭失去了消息。”夏汉唐沉声道。

“各个派出所所长副所长以及全体警察国保人员的名单联系方式发给各方友人了吗?”中山先生镇定地说。

“已告知各方友人。北京各派出所所长副所长及员警国保人员其亲属子女名单联系方式要告知各方友人吗?”夏汉唐问。

“暂时先不要。但是有必要让他们知道,这个名单我们同样也掌握,让他们处理问题不要太过分。”蒋中山先生道。

“好的。中山先生,您必须马上撤离了,武警已经包围了这里。”夏汉唐再次催促道。

“阿一和小昭怎么失去了消息?”中山先生又问。

“详情以后再说,时间实在来不及了。中山先生,您必须马上撤离这里了。”夏汉唐焦急地说。

“为什么我要撤离?”蒋中山问。

“因为武警已经包围了这里。”

“武警包围了这里?”

“是的,您站在窗前向外看一看。”夏汉唐道。

中山先生快步走到窗前,掀起窗帘一角向外一看,嘴里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嘶……这么多?这是哪里的武警?”

“北京武警总队的。”

“他们包围这里做什么?”蒋中山不解。

“很明显,他们想要抓您。”夏汉唐道。

中山先生笑了:“中共当局因为迁都请愿而出动武警包围未来研究所?”未来研究所可不是一般的地方,蒋中山先生在中共体制内也广有人脉。

“不止是迁都请愿的事。”夏汉唐解释道。

“哦?”蒋中山说。

“‘上海水事变’之后,东亚未来研究所就已经引起中共当局高度关注。”夏汉唐道。

“可是我们东亚模拟未来研究所只是一个科研机构,我们的研究都是符合科学的。”蒋中山道。

“但是符合科学的研究却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夏汉唐道。

“‘上海水事变’的确引发了高致病性禽流感,这是一个单纯的卫生问题,并不是敏感的政治问题。我们研究所已经非常克制地尽量把这个问题限制在卫生领域,也对当局处理问题比当年SAS透明给予了适度肯定,他们应该领情。”蒋中山不服道。

“但是我们却借机提出了要求中共卫生部长下台,由台湾中华民国派员到大陆担任此一职务。”夏汉唐道。

“两岸要统一,当然要给台湾中华民国方面让出一些部门。难道所有部门都还是由中共领导,那两岸谈什么统一?”蒋中山道。

“但是中共不这么想。他们希望的就是台湾被统一,成为他们领导下的一个省。”夏汉唐说。

“国民党、民进党能同意吗?台湾人民能答应吗?中共的想法总是一贯的幼稚,不切实际!执政几十年了,思想还是一点不成熟!”蒋中山先生愤慨地说。中山先生以前做过老师,什么调皮的孩子都见过,可是像中共这样调皮不听话的“孩子”真很少见,不由愤怒道。

“这次‘上海水事变’谁也没想到引发的高致病性禽流感如此厉害,不但在大陆广为传播,甚至传到了台湾。”夏汉唐道。

“所以,我们提出的由台湾中华民国方面接掌卫生部也获得了大陆人民的高度回应。”蒋中山微笑道。

“因此,我们未来研究所也受到了中共的高度关注,也成了中共内部极端保守势力的眼中钉肉中刺。”夏汉唐道。

“这些年食品安全问题已经成了大事情。三聚氰胺毒奶粉死猪肉地沟油,等等等等,在中国大陆还有什么是人民群众能够放心吃的?”蒋中山拍案而起道。

“广大群众对此反应确实非常强烈。”夏汉唐点头道。

“所以,我们一提出要求中共让出卫生部,由台湾中华民国方面派人接掌,主抓食品安全卫生防疫方面,就获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认同。这次活动应该说我们策划组织的还是很成功的。”蒋中山微笑道。
“所以,我们也很快成了中共内部极端保守势力的打压目标。”夏汉唐道。

“但是中共内部也有很多开明人士,还是很认同我们的。”蒋中山道。“仅仅为此就包围我们研究所,我想还不至于,一定还有原因。”

夏汉唐继续解释道:“我们开发的“朝鲜事变”一期研究成果已经变成了现实……现在朝鲜半岛局势已经越来越紧张。”

蒋中山笑道:“所以我们又触怒了中共内部一些极端亲朝势力?”

夏汉唐点头道:“是的,尤其是军方内部极端亲朝势力。”

蒋中山沉吟道:“再加上这次我们策划组织的迁都请愿,又触动了一批人的利益!”

夏汉唐道:“所以,他们这次终于直接出动武警军队包围了我们研究所。”

蒋中山端起咖啡来喝了一口,道:“这到底是习近平的意思还是其他人的意思?”

夏汉唐道:“目前尚不清楚。我估计应该不是习近平的意思,而是中共内部某个有势力的极端保守派直接下达的指令。”

蒋中山叹口气道:“不是习的意思就好。看来他们极端保守派是不抓到我誓不甘休了。”

夏汉唐道:“我们已联系白宫方面,总统的意思,是让您先到美国驻华大使馆避一避。”

蒋中山在房间里来回踱了几步,道:“看来也只好如此了。”

研究所外面车声轰隆隆不断,蒋中山又掀开窗帘一角向外看了看,皱眉道:“怎么他们还带着大铲车拆迁队什么的?”

夏汉唐向窗外望瞭望,道:“看来他们是想铲平未来研究所。”

蒋中山微笑道:“看来我们这些馆藏令他们十分不高兴。”

夏汉唐点头道:“恐怕是。他们很不喜欢我们的馆藏。”

蒋中山问道:“我们能不能让他们铲平?”

夏汉唐道:“当然不能。”

蒋中山笑道:“幸好我们早有准备。”

蒋中山打开手提电脑,在上面令人眼花缭乱的一阵操作。突然,一件令人异常惊奇的事情发生了。整个未来研究所从外面看起来丝毫没有改变,但是里面各种政治性的馆藏却悄无声息的沉入地下,不知所去,与此同时,从地下升起一栋栋画廊,雕像馆,里面不是各国各流派的抽象画作,就是毫无政治含义的各种美女的裸像。恰好填补了原来的空缺。一切就仿佛变魔术一样。
夏汉唐也吃了一惊,惊叹道:“喔,这是什么人设计的?”

蒋中山微笑道:“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建筑设计家设计的。”

夏汉唐好奇地问:“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蒋中山笑道:“他是一个个头不高的美籍日本人,名字叫尾田一郎。奥巴马总统曾称赞他,看起来不像一个高大的家伙,但却是一个伟大的家伙。”

夏汉唐道:“奥巴马总统为什么这样称赞他?

蒋中山道:“因为他参与设计了连接北美洲和日本的跨太平洋海上列车隧道工程。”

夏汉唐感叹道:“如果一个人能设计跨太平洋的海上列车,那么设计一个这样巧妙的未来研究所就毫不奇怪了。”

“现在外面到处都是武警,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我们和外面的联系已经被切断,我们必须马上出去,否则就无法在和外界保持联系。我们还有31个勇士等待我们救援。”随着未来研究所的对外联系被切断,蒋中山也开始焦急了。他考虑的不是个人安全,而是和外界联系不能中断。

“所以我们必须立刻出发前往美国大使馆。”夏汉唐沉思著:“可是我们该怎么出去呢?”

中山先生道:“我们可以乘热气球从空中出去。”

“乘热气球出去?”

“我可以驾驶热气球。我在美国夏威夷的时候和民主人士聚会,常用热气球接送他们。我们可以乘坐热气球从未来研究所直飞美国大使馆。”蒋中山毅然道。

“万一他们开枪怎么办?”夏汉唐担心道。

“我想他们不会开枪。他们应该没有接到命令开枪。”蒋中山先生自信地道。

“如果是用橡皮子弹把我们打下来呢?”夏汉唐又提出另外一种推测。

“这种可能性也不大。何况搞民主哪能不冒点风险。再说紧急空中跳伞我也练习过,我想你更没问题。”中山先生急于和外界取得联系,勇士们等待救援。

夏汉唐微笑道:“我当然没问题。可是中山先生,我们不能让您冒这么大的风险。”

“搞民主哪能不冒风险?”蒋中山先生道。他就是从风浪里过来的。

“这不是我的意思,这是总统的意思。”夏汉唐坚决不同意。

“但是,我必须马上和骆家辉先生面谈,商讨救人之事。”

“您就不能先在未来研究所地下掩体内躲避一段时间吗?我想他们当然找不到您。”夏汉唐沉吟道。

“不能。地下掩体太过机密,他们固然找不到我,可是那样其他人也不找到我了。”

“如果您从未来研究所地下通道出去呢?”夏汉唐提出另一种设想。

蒋中山眼神复杂地看了看夏汉唐,道:“你知道这个研究所有地下通道?”

夏汉唐点了点头:“我想这么巧妙伟大的建筑一定会有地下通道。”

蒋中山道:“既然你知道,我也不瞒你。本来是有一条地下通道,准备直通美国大使馆的。但是中共在美国大使馆周围地下做了防御,由于担心被中共发觉,就改道通往香山了。”

“通向香山了?”夏汉唐吃惊道。

“是啊,它的出口在香山的一个庙宇内。现在城里战斗正激烈,我的战友们多被他们抓捕。汉唐啊,你说这个时候我怎么能一个人躲到香山去呢?”蒋中山道。

“那您的意思呢?”

“我需要面见骆家辉大使,交给他一样机密文档。”蒋中山道。

“这样紧急的时刻,您不顾及个人的安危,要把什么样机密的文档交给骆家辉大使?”夏汉唐问。

“就是……”蒋中山小声说。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在天安门广场上开枪射杀平民,这会引起美国极大干涉。所以没有上级命令,中南海十八大高手之一的胡人凤没敢开枪,回去请令去了。“你不会跑出我的手掌心的。”胡人凤嘴里咬著老鼠尾巴临走时冷酷地说。

阿一和小昭从天安门广场安全撤出,为摆脱追踪,俩人沿着一条小路疾行。阿一却越走越慢,小昭心中十分焦急。

“阿一,你这是怎么了?你病了?你的手心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烫?脑门也这么烫,你发烧了?”小昭惊慌地问。

“我病了……”阿一气喘吁吁地道。

“你得了什么病?”小昭问。

“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病,这种怪病叫综合性遗传肌无力美食症。”阿一脸上汗水涔涔地说。
“什么是综合性遗传肌无力美食症?”小昭不懂。

“俗称就叫美食病。”阿一艰难地伸手擦了把汗道。

“美食病发作起来会怎样?”

“就像我现在这样,全身发热,浑身无力,像虚脱一样。因为我身体内的细胞在一种名叫M7S9的美食白细胞的鼓动下罢工了,不再听从大脑指挥,所以我现在和一个废人没有两样,基本上失去了行动能力。”阿一有气无力地道。

“为什么会得这种病?”小昭很奇怪。

“因为我曾祖父曾是一个著名的美食家。他一生的最大心愿梦想有两个。一个就是实现中国的伟大复兴。”阿一道。

“另一个呢?”小昭忙问。

“自然,就是尝遍天下的美食……”阿一道。

“他的两个心愿梦想实现了吗?”

“都没有。后来,他因为偷渡台湾品尝台湾美食,回到大陆后被打成了资产阶级反动派,抑郁而终。”阿一沉痛地道。

“唉,真是悲剧……”小昭感叹道。

“从那之后,我们家族的人就得了这种奇怪的美食病。”阿一解释道。

“这种病可有办法根除痊愈?”小昭忙问。

“除非两个梦想都实现。”阿一叹了口气道。

“可有偏方暂时治疗抑制?”小昭又问。

“一旦发作,必须立刻品尝中国传统美食,否则,身体内维持肌体正常运转的细胞会被M7S9美食白细胞吞噬,沦为彻底的废人……”阿一站立不稳,身体向下瘫软。小昭连忙一把拉住他。

“那太可怕了。可是现在的北京,到哪里去吃台湾美食?”小昭惊慌地道。

“喔……我快不行了。”阿一身体不断地向下瘫软,难以站立。

“阿一,你痛的很厉害吗?”小昭焦急万分。

“全身酸痛。”阿一呻吟著道。

“这、这可怎么办?阿一,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北平全聚德烤鸭店……”小昭忽然想起来了。

“为什么叫北平全聚德?”阿一仿佛精神一震。

“因为这是一家百年老店。在北京还叫北平的时候,这家店就存在上百年了。49年后也改叫北京全聚德,最近这几年流行民国风,所以又改称了北平全聚德。据说味道非常民国,非常正统,当年孙中山蒋介石都去品尝过,生意异常火爆,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品尝一下……”小昭道。
“真的?”阿一顿时来了精神。

“真的。”小昭点头道。

“孙中山蒋介石都品尝过的不能不去尝。”阿一道。

“是的。”小昭看了他一眼道。

“可是,可是现在中国民主宪政都还遥遥无期,很多为之浴血奋斗的民主人士还在受苦受罪,咱们现在去吃北京烤鸭,品尝美食,这,这合适吗?”阿一犹豫道。

“关键是你有病,有病必须得治。”小昭坚定地道。

“我就不能带病为中国宪政民主继续奋斗?”阿一气喘吁吁地问。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治好了病,才能更好的为中国宪政民主奋斗!”小昭解劝道。

“可是我现在一点都不饿。”阿一不好意思地推辞道。

“口水都流出来了还说不饿?”小昭不屑地撇撇嘴。

“真的得去吃?”阿一眼睛放光道。

“必须得去吃!”

“那就赶紧去吧。”阿一站直了身体。

“立刻就去!”

北京烤鸭又称北平烤鸭,是具有悠久历史传统和世界声誉的北京著名美食。用料为优质肉食鸭北京鸭,果木炭火烤制,色泽红润,肉质肥而不腻,被誉为“天下美味”而驰名中外。北京烤鸭分为“挂炉烤鸭”与“焖炉烤鸭”两大流派,而北京最著名的老字型大小烤鸭店也即是两派的代表,以全聚德的挂炉烤鸭和便宜坊的焖炉烤鸭最为出名北京烤鸭,包含着悠久的历史文化,有“一鸭入口,历史文化全有”之称。品尝北京烤鸭,品尝的不只是鸭子,更多的是一种传统、一种文化。

“喔,这么机密的文档必须马上交给骆大使。”夏汉唐道。

“可是我们该怎么前往美国大使馆呢?”蒋中山道。

“看来只能用这种方法了。”夏汉唐下定决心道。

“什么方法?”蒋中山问。

“魔术。”夏汉唐沉思著道。

“魔术?”蒋中山不解。

“您知不知道刘谦?”夏汉唐问。

“刘谦是谁?也是一位民主人士吗?”蒋中山奇怪道。

“那倒不是。刘谦是台湾的一个著名魔术师。”夏汉唐道。

“哦?”

“他曾经上过中国中央台的春节联欢晚会。”夏汉唐进一步解释道。

“喔。”

中央台的春节联合晚会一年不如一年,越来越脱离人民大众,基本上变成了一个中共的洗脑大会了。蒋中山已经多年未看,他更喜欢看台湾的晚会。他很希望有朝一日台湾电台的节目,能够走进大陆寻常百姓家。那该多好啊。

“刘谦表演的魔术里有一个穿越,让硬币穿越玻璃板,而玻璃板毫发无损。”夏汉唐道。

该节目曾引起广大观众的极大好奇,刘谦也一炮而红。

“这种事情真的可能发生吗?”蒋中山也很好奇。

“在现实生活中也许不能,但是,在魔术世界却不是不可能。现在,我们就要进行一种更神奇的穿越。人的穿越,穿越武警的丛林。”夏汉唐道。

“这,这怎么穿越?”蒋中山连连摇头道。

“既然硬币可以穿越玻璃板,为什么人不能穿越武警的丛林?”夏汉唐问。

蒋中山笑了,“汉唐啊,电视上的魔术表演你也信?那都是托。我们现在穿越武警可没有托。”
“怎么没有托,我就是您的托。”夏汉唐争辩道。

蒋中山无奈地叹了口气。

“唉,怎么说呢,硬币即使可以穿越玻璃板,那和人从这么多武警中走过去不被发现、穿越武警的丛林,也不是一个难度级别的。”蒋中山耐心道。

“当然,那您知道在魔术世界里有人可以穿越万里长城吗?”夏汉唐狡黠地一笑。

“哦,这我倒听说过。听说美国超级魔术大师大卫科波菲尔就表演过穿越万里长城。”

穿越长城,这个魔术太有名,连蒋中山也听说过,“我还听说此人不但穿越过长城,还曾经当着无数现场观众和五千万电视观众的面,将美国的自由女神像变的无影无踪过!”

“不错。真正的魔术大师,连美国自由女神像也可以变的无影无踪,何况一个人?真正的魔术大师,连中国的万里长城都能穿越,何况这点武警?”夏汉唐充满霸气地道。

“莫非你也是一位真正的魔术大师?”蒋中山看着他那张还带着孩子气的脸惊问。

“不错。我就是!”夏汉唐指著自己鼻尖傲然道:“武警虽多,能耐我何?我视他们如同无物。”

“你就是?哎呀,汉唐啊,”中山先生望着汉唐一幅傲然的神情,突然笑不可支,“搞民主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我知道你有孩子气,爱搞笑,我们改天再玩好不好?”

夏汉唐严重不同意,“虽然小时候我跟您学过国语,可您这么说我可不同意,我一向是个很严肃的人。您看我这只手,手上是什么?”

夏汉唐伸出一只手,让蒋中山看。蒋中山只好看。

“一枚硬币。”

“真的是一枚硬币吗?再仔细看看,到底是什么?”夏汉唐的手伸著,似乎动了动,但又好像没有动。

“是一朵花。”硬币不见了,夏汉唐的手心里是一朵花。

“真的是一朵花吗?再仔细看看,现在是什么?”夏汉唐的手依旧伸著,丝毫看不清他的手是否在动。可是手上的东西变了。

“是一只鸽子。”蒋中山开始有点惊奇。

“真的是一只鸽子吗?再仔细看看,现在是什么?”夏汉唐依旧是左手叉腰,右手平伸。

“是一只鸽子嘴里叼著一朵花。” 蒋中山眼睛都没有眨,可是真的不知他怎么弄的,眼前看见的东西又变了。

“真的是一只鸽子嘴里叼著一朵花吗?您往空中看。”夏汉唐嘴角微微笑着,手轻轻一抖。

蒋中山一抬头,顿时惊呆了。只见空中无数只鸽子扑啦啦地在飞,无数朵花在空中飘舞。

“鸽子和花从哪来的?”夏汉唐问。

“我不知道。” 蒋中山道。

忽然夏汉唐一挥手,在空中画了一道奇怪的图形,鸽子和花一瞬间都不见了。蒋中山目瞪口呆。

“鸽子和花去了哪里?”夏汉唐又问。

“我不知道。”蒋中山道。

“这就是魔术。”夏汉唐道,“现在您该相信了吧。”

“看来我只好相信了,你确实是个魔术师。”蒋中山笑着点头道。

这世上没有任何人是全能的,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和不擅长的。在每一个领域中,也都有出类拔萃的杰出人物。蒋中山不擅长魔术,但是他知道有的人擅长。他相信这个世上确实存在着伟大的魔术师。

但是,他不知道夏汉唐是不是。

现在,他有一点知道了。

“我们之所以敢于启用这个穿越人丛的魔术方案,是因为我注意到您的步距非常规律,每一步迈出都是八十九点六四釐米。”夏汉唐道。

“什么?”蒋中山吃了一惊,他不由的再次上下打量了一下夏汉唐,谁会注意到一个人的步距,精确到毫米以下?装备!对,他的身上当然有美国尖端高科技的装备。虽然我看不见在哪里,但是它们一定在它们该在的地方。

“我不知道您是不是有意如此,为的是纪念八九六四?”夏汉唐低声道。

“这我真没注意,大概是巧合吧。”蒋中山倒吸了一口气,道。

“也许不是巧合,是天意。”夏汉唐微笑道。

“天意?”

“是的。据说有一次大陆股市下跌,下跌了23.21点,正好下跌到1989.64点,而下跌的点数正好是那天距离八九六四那一天的时间,23年零21天。”

“竟有如此奇事?”蒋中山讶异地说。

“是的,海外媒体多有报导,在网上完全可以查到,这绝非我凭空杜撰。这也绝非人力能为,只能说是天意。”夏汉唐道。

“唉。”蒋中山长叹了口气,“八九六四就像一道‘历史的伤口’。没有一个说法,两岸想要统一真是很难啊。好吧,说说我们该怎么穿越武警的丛林。”

“您只要跟在我的后边走就可以。我和您一起从这里出发,您跟在我后边。按照您的步距,走366步。右手向右前方30度角斜伸,会摸到一辆宝马汽车的门把手。”夏汉唐道。

“会摸到一辆宝马汽车的门把手?莫非我看不到这辆宝马汽车吗?”蒋中山奇怪道。

“您看不到。正如别人看不到我们一样。因为我们和汽车正好在视觉的盲区中。这些都是利用魔术中光影作用产生的效果。在我们两侧都是武警,只是他们看不到我们。所以我也不能发出声音提醒您。并且,这一切我们必须在两分钟也就是120秒之内完成。”夏汉唐道。

“为什么这辆宝马会停在那里?”

“您忘了,从小我就是电玩高手。现在连无人飞机都能遥控执行任务了,何况汽车?”

“喔!然后呢?”

“然后您打开车门坐进去就可以了。”

“那样我就可以到美国大使馆了吗?”

“是的。”

美国驻华大使馆。

“骆大使,想不到您病的如此沉重……”蒋中山探身在骆家辉床前,关切地问。

“咳咳咳,咳咳咳……,北京的空气实在太糟糕了!”骆家辉大使不断地剧烈咳嗽著,道。在美国呼吸惯了新鲜口气,到北京整天呼吸PM2.5严重超标的空气,真是受不了。

“骆大使前一阵子就咳嗽,这段时间连续去几所大学进行人权讲座,又出席主持中美文化交流等,不料正好赶上这几天北京PM2.5严重超标,所以咳嗽的更厉害了,医生说已经传染到肺……”夏汉唐在一旁小声说。

“我的病还不要紧,中山先生,听汉唐说您有一份机密文档要当面交给我?”骆家辉强支病体,道。

“喔,是。我们这次组织迁都请愿,有31个人还被派出所扣留,希望骆大使能出面帮助营救,让他们能尽早被释放。”蒋中山道。

“咳咳,咳咳……好。我这就找人去搭救他们。我们美国,一向反对大陆迫害人权异见人士。老实说,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也希望中国首都能在一个空气质量比较好的城市,你看看我这病,都是让北京空气污染害的,据我所知,法国白林大使比我咳嗽得还严重,德国大使英国大使日本大使最近这两天也都有些呼吸道感染……”

“是吗?”听说多国大使相继染病,蒋中山也吃了一惊。隐隐感觉到不安,空气里面会不会含有什么有毒物质?各国大使在海外生活惯了,对有毒物质反应更加灵敏,由于和中国方面交流频繁,不断外出参加各种活动,所以会先行染病?

“咳咳,据我们最新化验分析,最近北京空气里含的有毒物质严重超标,正在向一种令人心惊胆颤的方向急速发展。我真的很担心,1952年英国伦敦的烟雾事件会在中国重演啊。中山先生,你我是老朋友了,提醒你一句,最近几天北京可能有大雾,没事尽量呆在屋里,尽可能地减少户外活动。游行请愿什么的,这阵子全部暂停。”骆大使喘息著说。

“您能否做一个估测,英国烟雾事件在中国重演的可能性有多少?”蒋中山紧张地问。美国一向是支持中国人权运动的,骆大使突然提出要求游行请愿暂停,蒋中山顿觉事情不一般。

“我的估测并不一定准确,因为我们化验的一些资料主要采集点非常有限,主要集中在美国大使馆附近。目前我们已派人紧急奔赴北京各处采集空气样本,最新的化验资料还没出来。”骆大使道。

“没关系,您大致估测一下。”蒋中山道。

“要我估测,咳咳咳,咳咳咳,这种可能性有百分之咳咳咳,百分之咳咳咳……”

“百分之多少?”蒋中山紧张地问。

“百分之六十!”

“什么?!”

蒋中山和夏汉唐都大吃一惊。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又看了看不断咳嗽的骆家辉大使。骆大使冲他们点了点头。

如果骆大使估测英国烟雾事件在北京上演的可能性有百分之六十,那可能性至少有百分之八十,不,是百分之百!只是一个时间早晚问题了!也可能就在这一两天了。蒋中山立刻想到,我还有31个民主志士在派出所里被关押。我必须立刻把他们救出来,让他们安全回到家。

“骆大使,我希望这次迁都请愿被关押的人,今晚就能全部被释放,让他们安全回到家。”蒋中山道。

“这个,咳咳,这个,要求中共放人当然是我份内之事,我也会尽力安排人去办,只是这是不是有个程式问题?今晚就放人好像有点难吧?”骆大使有些为难地说。

“只要把这个里面的机密文档交给相关人士,相信他们立刻就会放人。”蒋中山拿出一个U盘说。

“这就是你说的机密文档?”骆大使问。

“是的。美国的《纽约时报》愿意出一百万美元买这份文档,我还没有答应。《纽约时报》开给我的支票就在这里。”蒋中山说着拿出一份支票,赫然是张百万美元的支票。

“这是什么机密文档,这样值钱?”骆大使霍然而起。

“这里面是中央某位领导及其家人子女亲属数十年以来的财产详细记录。”蒋中山微笑道,“我的一些朋友花了多年的心血整理成的。我想他们不会愿意这样一份文档落到《纽约时报》或者《华盛顿邮报》的手里吧?”蒋中山笑道,“我们都知道,中共是很好面子的。”

骆大使接过U盘放进兜里,披衣而起,抓起两粒药喝口水吃下,紧紧握住蒋中山的手道:“好,我这就去安排人让他们放人。非常感谢您蒋先生,这样信任我们美国政府。”

(待续)

文章来源:《黄花岗杂志》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