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监复:李鹏《六四日记》揭邓小平10宗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2月17日讯】发生在北京的六四屠城,虽然已经过去24年,但依然是很多中国百姓心中永远的痛,时间并没有冲淡人们想了解六四事件的真正原因和责任归属。原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员姚监复,根据李鹏的《六四日记》,撰文揭发邓小平在整起事件中犯下了10宗罪。姚监复指出,李鹏提供了把邓小平钉在历史的耻辱十字架上的10根铁钉。

一、 李鹏揭露,邓小平说要准备流点血。

文章说,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日记,李鹏透露,邓小平说:“我们必须是快刀斩乱麻,为的是避免更大的动乱”、“支持地方放手处理”、“采取把动乱打压下去”、“不要怕被人骂,不要怕人家说名誉不好”。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日邓小平说:“扭转动乱局势,我提出戒严。戒严步骤要稳妥,要尽量减少损伤,但是要准备流点血。”

姚监复认为,“流血!”是手狠心辣的邓小平的语言,也是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的动员令和军令。这样,“六四”在中国进行的血腥屠杀就是不可避免的了。《李鹏日记》供出了重要罪证,可以肯定邓小平是“六四”屠杀平民的罪魁祸首,犯了反人类罪。

二、 李鹏揭露,邓小平调军进京早有预谋。

文章说,邓小平任军委主席后,只有经邓下令才能调动军队,才能进京。李鹏在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一日的日记中透露,“为防止万一,军委调三八军一个团进驻中南海。” “从驻防在保定的三八军的两个机械化师中抽调一千五百名兵力,日夜兼程,赶赴北京。一个团进驻中南海,其余兵力布置在中南海四周,保卫中央首脑机关的安全。”

四月二十五日邓小平说:“我们还有几百万人民解放军,我们怕什么?”

姚监复指出,在和平时期,调动国防军进入首都的大事,并不是在戒严以后,而是在此之前,早在四月二十一日,三八军战士已经进京。这是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的决定,此事没有经过政治局、军委、人大、国务院、党中央正式开会研究通过。因此,按《李鹏日记》调军队进京是由邓小平个人负责的。

三、 李鹏揭露,早在一九八八年九月,邓小平、李先念密谋要搞赵紫阳下台。

一九八九年四月三十日李鹏揭露,听到一些传闻,说一九八八年九月开妇女大会时,在大会堂休息室,邓小平和李先念单独谈话,议论到赵是否应下台的问题。邓小平说,苦于无人替代,下不了决心。

四月二十八日,李鹏揭露,邓小平三月下旬会见外宾,就不点名地对赵紫阳处理经济工作表示不满。

姚监复指出,邓小平、李先念早在一九八八年就准备把赵紫阳搞下台,不过没找到合适的时机、借口与替代人选。因此,“六四”是早有预谋的。

四、 李鹏揭露,邓小平把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按邓要求写出引发争论的“四•二六社论”。

李鹏揭露,四月二十五日去邓小平住处。邓听完简单汇报后,讲了话。邓确定当前是一场否定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动乱,必须态度鲜明尽快地加以制止。“我们不可低估,要发一篇有份量的社论。”

姚监复指出,就这样,四•二六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出炉了,制造了一九八九年新的社会矛盾,挑起长期争论和不断升级的冲突。邓小平罪责难逃。

五、 李鹏揭露,邓小平动用二十万大军威慑人大委员会和中央全会,堵死反政变的渠道。

五月二十一日李鹏透露,邓小平传达他的意思,要等大军进入北京后,再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这样可以避免冲击和干扰,才能开得更有把握。”

姚监复指出,李鹏公开透露出的这个“六四”的绝密情报,揭发了邓小平调动二十万大军进京的阴恶的真实目的就是“要等大军进入北京后,再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因为邓小平担心在政治局、中央委员会、军委、人大常委会中他得不到支持。没有二十万大军进京,难以“避免冲击和干扰”,二十万大军进京,会议“才能开得更有把握。”

六、李鹏揭露,邓小平决定戒严。

李鹏揭露,五月十七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邓小平提出了实施戒严的任务。邓小平说:“只有宣布戒严”。“戒严首先须保护党中央、国务院、重要的政府部门的安全。”“戒严的风不能过早放出去,否则效果就差了。”“调一些部队进京”。

李鹏还揭露:“邓小平以大无畏的精神指出:‘实行戒严,如果是我的错误,我首先负责,不用他们打倒,我自己倒下来。将来写历史,错了,写在我的账上。’”

姚监复认为,李鹏如实供出邓小平的原话,是想把“六四”的帐,全写在邓小平的账上。

七、 李鹏揭露,邓小平诬陷无辜公民。

五月十七日《李鹏日记》揭露:邓小平在政治局常委会上警告我们:“戒严一事,在公布以前要绝对保密,以便军队顺利进入北京。”邓小平还尖锐地指出:“你们常委办公室里有奸细。我倒要看看,这次是谁走漏消息。”

【据赵紫阳《改革历程》回忆,李鹏在这次会上指出,鲍彤是坏人。后来鲍彤被捕,以泄露戒严罪判刑。但第二次法院宣判时,又取消了这个罪名。证明邓小平、李鹏对鲍彤犯了诬陷罪。】

五月十九日《李鹏日记》揭露,邓小平说:“赵紫阳周围的人还要搞名堂,这很危险。鲍彤先隔离起来,切断他的对外联系。什么‘高自联’、‘工自联’,都要宣布非法、取缔,绝不能手软。开一个名单,尽量全一点。”

五月三十一日《李鹏日记》透露,邓小平说赵紫阳:“不能留在政治局”。他还说:“胡赵各有一个小圈子,你们以后不能学他们。”

姚监复指出,邓小平绝不手软,按“尽量全一点”、“赵有小圈子”的名单,把清查变成肃反扩大化,迫害、诬陷大量无辜公民、党员、干部。

八、李鹏揭露,邓小平违反党章,指定江泽民为总书记。

早在五月十九日《李鹏日记》就揭露了邓小平提出江泽民当总书记的霸道决定。

姚监复指出,邓小平违反党章,自己作主一言堂以宫廷政变方式搞掉了两任党的主席、总书记华国锋和胡耀邦,一九八九年又以武装政变方式搞掉赵紫阳。但是,江泽民担心名不正则言不顺,要求经过中央全会正式组织手续再上台,而且避开了“六四”开枪杀人的领导责任,证明江泽民确实比李鹏多几个心眼。

九、李鹏揭露,邓小平是阴险狠毒的两面派。

姚监复说,对照李鹏《六四日记》和赵紫阳的《改革历程》可以发现,李鹏与赵紫阳一直都是真诚地相信,邓小平是真诚、坚决地信任和支持自己的。没有发现邓小平是地地道道阴险狠毒的两面派。

邓小平五月十七日常委会上对要求辞职、不同意戒严的赵紫阳所讲的最后一句话是:“总书记还是你,赵紫阳。”

而李鹏《六四日记》揭露出的事实是,邓小平五月十九日已经确定:“我提议江泽民当总书记。”邓小平个人指定江泽民取代赵紫阳。《李鹏日记》证实,邓小平真是两面派。

为了利用和稳住李鹏,五月十九日《李鹏日记》透露,邓小平说:“这次动乱问题出在党内。中央有两个司令部,名义上看是李鹏和赵紫阳,实际上是我(邓小平)和赵紫阳。”

十、李鹏揭露,戒严部队的真正指挥员不是杨尚昆、杨白冰,是XXX、迟浩田和周依冰。

五月二十一日李鹏《六四日记》:“十时,……城区戒严部队由北京军区司令员周依冰指挥,整个北京戒严部队由总参谋长迟浩田指挥。”

姚监复说,因此,戒严部队的实际指挥权是迟浩田,周依冰掌握。杨尚昆、杨白冰充当公开露面、中间传话,最后当替死鬼的可怜角色。但是,杨尚昆并不甘心在历史上、政治上的死亡,在他的生命晚年向蒋彦永公开自己的内心想法:“六四”是我们党历史上最大的错误,希望平反。

姚监复指出,邓小平作为军委主席,他在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将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五月十七日决定戒严和六月四日,他领导的军人向平民开枪时,邓小平已经把自己钉在历史罪人的耻辱的十字架上了。赵紫阳的《改革历程》从正面打入铁钉,把邓小平钉牢在十字架上了。李鹏的《六四日记》又从反面,钉上几颗铁钉,让邓小平更紧密地固定在罪恶的十字架上了。

文章最后说,不过,“六四”的帐不能简单地归结于邓小平一个人,而要看到一个坏的制度的强大作用。只要不废除“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的法西斯独裁制度,中国还将出现新的“六四”,必将出现邓大平、邓中平。因此,必须废除毛一代、邓二代,一代又一代延续至后代的法西斯专制统治制度。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