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解决地方债务问题 谁来买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2月18日讯】刚刚结束的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解决地方债务”,作为明年(2014年)主要经济任务之一,首次单独列了出来。专家认为,中共中央意识到危机即将爆发,有意理清地方政府的债务现状,分清责任,避免民众将账算在自己头上。不过,专家预测,中共高层“解决地方债务”的方法,最后还是会以通货膨胀的方式,将地方债转嫁给中国民众。

在13号结束的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发表讲话,他承认中国经济目前面临巨大的压力和问题,主要包括﹕经济运行存在的“下行”压力、部分行业产能过剩问题严重、结构性就业矛盾突出等。

另外,在这次会议中,中共的地方债问题,作为六大经济主要任务之一,被首次单独列了出来。会议声称,要着力防控债务风险,把控制和化解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作为经济工作的重要任务。

经济评论专家马杰森:“地方债单列出来,怎么解决还是个问号,因为很多公路已经建好了,收益成本很低,很多政府搞的项目,回报率都极低,这个东西单列出来,最终很可能也只能由银行解决,换句话,就是让老百姓用通胀的方式把它解决掉。”
出席这次经济工作会议的中共高层,除了习近平之外,还包括总理李克强等几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而今年8月,中共中央意识到地方债务的危险,急令审计署开始进行全面审计。 10月20号,审计署向国务院汇报了地方债务最新规模。不过,审计署至今没有向外界公布审计结果。
大陆财经媒体人杨中旭撰文表示,地方政府有多少债务?到目前为止,恐怕没人能说清楚。因为这一痼疾,与“体制之缺”直接相关。

杨中旭指出,中共中央和地方“分税制”施行19年来,地方主官“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其次,以GDP为主的政绩考核体系,“逼迫”地方主官不得不把视线转向所谓的“非税收入”,“土地出让金”因此成为地方政府命脉。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巩胜利:“现在的现实是中央财政的钱很多,而且用不完,地方政府是靠卖土地在生存,土地财政是短命的,不可能天天卖,年年卖一块地,所以它要解决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最关键的是解决地方财政的收入问题。”

地方政府债台高筑。以湖北武汉市为例,2011年武汉市的债务率,相当于美国的1.5倍。
大陆媒体9月报导,根据审计署和财政部等部门新一轮的地方账务审查,截至2012年6月30号,武汉市的债务余额为2037亿500万元,而偿债规模﹕2013年为310亿5900万元,2014年为311亿7600万元,也就是说,最近两年武汉市政府每天都要偿还大约1亿元的债务。

中共中央的经济工作会议强调,省区市政府要对本地区地方政府性债务负责任。

马杰森:“中国政府的官员4、5年换一届,每一届政府都有自己的政绩项目,地方债务都是以前累计的,他对谁负责,没法负责。 ”

目前,在中国,地方政府解决债务的通行办法,还是依赖卖土地生钱的方式,或靠“举新债还旧债”。

而那些与地方债关联密切的“影子银行”,也不断爆发危机。由于很多信托公司拥有地方政府背景,信托公司也就成为地方政府融资的途径。地方政府一旦还不出钱,作为“影子银行”的信托业则首当其冲。

据大陆媒体12月13号报导,“吉林信托”10亿产品爆出兑付危机,“吉林信托”给出的答复是:有可能这钱就还不上了,投资者得自己承担这个风险,和信托公司没有关系。

巩胜利:“影子银行往往是地方政府和国有银行达成了一些内幕,影子银行造成资金链的断裂,风险是无可鉴量的。”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中国金融监管报告2013》显示,2012年底,中国“影子银行”规模可能达到20万5000亿元,占中国2012年GDP近一半。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萧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