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浙大商学院长谈高校三公消费黑幕:令人痛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2月28日讯】(新唐人记者张天宇采访报导)据大陆媒体报导,中国有30所高校在近期陆续公布去年的“三公经费”,总额达6884.73万元,其中浙江大学最高,达1107.8万元,广州体育学院则为零,如此大的落差令人惊讶。另外,近期还传出浙江大学副校长褚健涉嫌侵吞国有资产被批捕,高校腐败现象也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新唐人》记者就此话题,对浙江大学商学研究院院长李志文教授进行了专访。

李志文同时是美国杜兰大学蔻翰讲座教授及亚洲商学研究中心主任,台湾大学社会科学领域第一位特聘讲座教授,复旦大学顾问教授。他还曾是中国教育部特聘“世界著名学者”讲座教授及台湾教育部特聘“国际杰出学者”讲座教授。

以下为记者对李志文教授的专访内容:

记者:今年有一个大陆公益人士,向中国113所高校提出了要求公开三公的申请。近期有30多所高校陆续公开“公务车、公务接待和公费出国”三公经费。其中浙江大学是最高的,达到了1000多万。您觉得数字真实吗?

李教授:真实是真实。这么讲吧,我们刚刚有个校长被抓,那么我看到他被抓,我自己跟自己说,其实要抓我,我有可能被抓,这个是什么道理呢?就是说他们这个真实不真实也真难说,由于现在中国出了蛮大的问题,你来抓任何人其实都可以坐牢。因为我在浙大我知道,很多帐要报,他不让报。

我是一直主张共产党要下来,下台才能真正解决了这个问题。因为现在的社会,实在是没有办法用一党专制去管它。反正浙大校长现在已经被扣押起来了,我跟他很熟,是不是百分之百被冤枉我不敢说,但是绝对有冤枉的成分在内,我跟他很熟的,一个很好的学者,他被抓。

记者:有人说他是被一个很有权威的教授举报的?

李教授:这个倒是很有可能,以我推测。我对他们的了解,我倒是觉得是蛮有可能。就是被挤兑,这个可能是在的。

记者:您了解内情吗?到底因为什么?

李教授:他就是因为贪污嘛,那么我看到了,我说你非要告我贪污,我恐怕也有罪,这是良心话。他们那个帐不可能清,全国一批烂账,清不了的。没有人整我,我到底还是一个海归,整我也没什么用,无法让我坐牢。但我对这个一党专政制度,是很有很有意见的,非常有意见。

记者:有人说他这次被查,是跟掏空浙大海外资产有关。

李教授:对,据说是这样子,其实他本人就非常有钱,我是他的话,我用不着去掏空啥东西。因为他又不是个穷人,他有专利,所以他有没有贪呢?我也说不上来,也可能有一些。

记者:您的意思是浙大的账本来就很乱,随便抓一个就是?

李教授:浙大的账本就乱,我们该报的就报出来,经常我都有做假账的欲望。明明这个帐要出去的,他不让报不让报,少爷脾气一发,我就做了,做到他能报为止嘛,我是有过,我承认我有过。

不只是这个,所有的中国大学报账,是很痛苦很痛苦的事情。痛苦的道理(原因)是你硬是要按照中央,远在千里之外,逼着(按照)那些完全不可行的制度,就是逼良为娼,这个我是有亲身体验。

记者:我对您说的这事大概有些明白,但是有些疑惑,究竟现在烂到什么程度,有什么猫腻吗?

李教授:你说烂到什么程度,那我不知道。我感觉比如浙大的褚健是我的好朋友,他自己有一大堆专利,钱真的用不完,在美国这种人是绝对没有可能被抓的,在中国就被抓了。

记者:您觉得有没有可能政府….

李教授:这些就难说了,他没有敌人才怪,敌人怎么整他,我也不知道。反正他已经坐牢了,当年从日本带的专利回来。那有没有污七八糟的(内幕)?也难免。反正呢我现在活着没有坐牢,我认为是我的命好,我觉得很多人也很正直。

记者:我们转回那个话题,请教三公问题,因为在高校里面,尤其是浙大的三公消费乱象严重吗?

李教授:三公消费呀?我很难说,就是浙大这边也是斗得乱七八糟的。我痛恨这些教授为了他们的私利,要让我为难,但是呢我也蛮同情他们的。

三公消费,你想吧,我们办EMBA你能不三公消费吗?这些学生缴了很高的学费来上课你总要供给人家吃得好、喝得好,你要说到三公消费,它确实也是三公消费。但是如果说三公消费是罪,我相信浙大的所有院长都要坐牢,尤其是管理方面,经济呀、管理方面都要坐牢。因为他办的EMBA就是要三公消费,跑不掉的。EMBA这就是高培啦,高级培训。办高级培训最安全的就是长江,长江是私立的,是香港李嘉诚的,他爱怎么花怎么花。

记者:那您觉得公车,公务接待和公费出国方面,哪个比重比较高呢?

李教授:从一个角度讲,我这些同事,他们不出去,他能赶上世界吗?对不对?出去到底是有多人是真的是好好念书,有多少人是去鬼混,谁又说得清楚呢?那么在市场经济下面,就是说在市场竞争下面,每个人为了自己的前途,他会好好的干。你可以三公呀,你可以去维持呀,那么将来你得付代价,就是说没有文章、没有学术成果、你要奉退的。在中国的官本位下面,是官来管,到底有没有研究?官哪里懂什么是好研究、烂研究呀?他就是随便批。反正这是个大问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