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最害怕过的一个节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月27日讯】(新唐人记者韩梅综合报导)前中共党魁江泽民最害怕的日子是哪一天?一种说法是清明节。因为这背后掩藏着一个有关江泽民身世的大秘密,中共党媒对此一直讳莫如深。

江泽民的生父名叫江世俊。但数年前,江泽民离任回到老家扬州,祭祀的却并非父亲,而是他的叔父江上青。

汪精卫于1940年11月成立日伪政府后,江世俊改名江冠千投奔汪精卫,出任南京汪伪政府宣传部副部长兼社论委员会主任委员。他是《中华日报》主笔胡兰成手下一员“干将”。

侵华日军特务总头子、陆军大将土肥原贤二有个得力助手叫丁默村(亦名丁默根),其在上海基斯菲尔路76号成立了日伪特务总部。丁默村与汪伪特工头子李士群分别担任正、副主任。丁默村还在伪南京中央大学创办了“青年干训班”,由专业教授和特务授课,每期结业都培养出一批日伪特务,而后直接送入中央大学。 “青年干训班”一共办了4期。

1943年,17岁的江泽民在父亲的安排下到伪“南京中央大学”读书。江世俊为了儿子日后能够飞黄腾达,安排江泽民参加了第4期日伪特务培训班。

1945年9月3日侵华日军战败投降,江泽民于1954年11月调往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工作,1955年3月江泽民与12名技术员同赴莫斯科接受有关供电系统的培训。

江泽民到达莫斯科不久,因经常到处吹、拉、弹、唱,被苏联情报部门注意上,后经调查发现,江泽民是大汉奸江冠千的儿子,苏联情报部门如获至宝。

苏联情报部门克格勃先派出一美貌女子克拉娃引诱江泽民,江泽民与克拉娃两情相悦之际,克拉娃在江的耳边轻声说出“李士群”三个字时,吓得江六神无主。

克格勃乘虚而入,给了江一笔钱,除了保证不泄漏他的汉奸历史,还保证他回国前可以与克拉娃风流快活,唯一的条件是要他加入克格勃远东局,负责收集中共留苏学生及中国大陆各种情报。

江泽民回国后继续为苏俄效命,在其当权后为掩盖他汉奸特务身份出卖国家利益,把大片国土划入苏俄境内,承认了自清朝、民国以来从未承认的卖国条约。

江泽民得势后,在中共官方公布的资料中,避而不谈江泽民的身世,只简要地说“江泽民生于1926年8月17日,江苏省扬州市人”,“1947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电机系(即汪伪‘南京中央大学’)。”

同时江利用手中的权力急着出各种各样的回忆录、传记等漂白自己,用大篇幅反复地述说自己在13岁时过继给已成“烈士”的江上青。在江泽民让一个外国人写的《江泽民传》中,对其生父江世俊只是一笔带过,却大篇幅的描述比江大15岁的叔父江上青。谎称“江泽民由‘革命烈士’江上青养大”,与他亲生父亲江世俊没半点关系。

江上青在1928年17岁的时候加入中共,1939年28岁时被乱枪打死。死时家里极度贫穷。江上青女儿江泽慧比江泽民小,她曾对《江泽民传》名义上的作者库恩回忆说:“在我11岁之前,我唯一记得的就是无尽的贫穷饥饿,家里没有多少粮食,有时根本连一点儿吃的都没有。”

这样一个贫穷的家庭,在当时怎么有钱供江泽民到伪南京中央大学读书?

另外,江上青死的时候中共还未成势力被叫做“共匪”,当年还是有钱人的江世俊避之惟恐不及,更不可能把自己的长子过继给一个整天躲在山沟里打游击的“共匪”。

中国历史学者吕加平最早揭发了江泽民的“二奸二假”,至今还被关在狱中。近日吕加平家乡邵阳国保多次骚扰吕加平夫人,警告不能将吕加平写的揭露江泽民历史问题的文章给别人。吕加平儿子于浩宸1月16日在网上表示不满,称揭露江泽民的文章将公开大放送。

此外,还有一个说法是,江泽民最怕的日子是5月13日,即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诞辰。由于对法轮功修炼者的人数心生妒忌,及担心大权不稳,江泽民在1999年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曾发出密令对法轮功学员制定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三大方针,并使用“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等手段。镇压结果令中国的法制严重倒退。而且,为了使镇压政策能够执行,江泽民动用全中国资源的四分之一的财力,最高峰时甚至达到了四分之三惊人的程度。

14年来,法轮功学员在全球30个国家以“反人类罪”、“酷刑罪”和“群体灭绝罪”,控告江泽民等30多名中共官员。2009年12月17号,阿根廷联邦法院做出历史性裁决:就江泽民、罗干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犯下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等启动刑事诉讼程式,并下达全面逮捕令。

而江的打压不但没有“消灭”了法轮功,反而把法轮功推上了世界舞台,在全球超过114个国家洪传。而为纪念5月13日这个日子﹐每年全球的法轮功学员﹐纷纷举办各种庆祝活动﹐表达他们内心对师父的感恩和称颂。并向国际呼吁援助﹐迫使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长达四年的残酷镇压﹔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李洪志师父清白。

因此,有评论指出,在江派失势,昔日打手不断落马的今天,江泽民除了担心贪腐遭清算之外,最害怕的就是法轮功真相在中国大陆完全曝光的那一天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