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刘萍女儿:过年的思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2月1日讯】(新唐人记者唐音采访报导)31日是马年大年初一,按照传统应该是阖家团圆的日子。然而有这样一批中国人,他们为了推动中国的民主、自由,身陷囹圄,不能和家人团聚。前两周被大量所谓审理和判刑的新公民运动的参与者们,就是其中一部分。31日,《新唐人》记者专访了新公民运动的参与者、江西新余著名维权人士刘萍的女儿——廖敏月。

现年49岁的刘萍江西新余人,是著名的草根维权活动家,新公民运动的参与者。

2011年她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然后组织网友强闯山东东师古村探望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并亲赴广东乌坎支持村民的维权。

2013年4月21日,刘萍、魏忠平、李思华等组织十多位公民,在自家楼下的空地上举牌,要求官员财产公示,并声援被拘捕的丁家喜等公民。4月27日晚被抓。

刘萍、魏忠平和李思华被称为“新余三君子”。张雪忠、郑建伟、庞琨等六位律师主动为他们提供辩护。

2013年10月28日,刘萍等三人案件开庭。开庭前多位证人和声援者遭当局控制。

12月3日再次开庭,到6日晚上7点半结束,历时4天。当事人作了无罪的最后陈述,律师们也为他们三人作了无罪辩护。

在最后的陈述中,刘萍讲述了她参选人大代表后让她“吃惊和震撼”的一幕幕经历。

她说:“我24小时被警察保护,手机、行踪被跟踪,家门口安装探头,频繁遭到非法拘禁,戴黑头套,暴力殴打,捆绑四肢,脱光搜身,关押在黑监狱。”

经历了这一切后,刘萍醒悟道:“我无罪,我从一个看新闻联播唯命是从的臣民,为捍卫自己的劳动法权利,被迫成为一个访民;为追求公平正义,蜕化成一个公民;为依法索要政治权利,蝶变成一名选民,在最后被当做索要公民政治权利的标本,我站在被告席上,被视同为反民。”

旁听庭审给刘萍正在读大学四年级的女儿廖敏月极大震撼,当庭她就多次痛哭。

庭审后她告诉海外媒体《大纪元》:“我现在真的理解了我母亲,我以前很反对她做的事,现在我为我的懦弱和反对感到内疚。感觉自己以前就像‘猪’一样活着,只知道吃好、玩好,懵懵懂懂,旁听开庭,我像接受了一次人格洗礼。”

据目击者网友“秀才江湖”回忆说,休庭后,廖敏月对母亲刘萍说:不要在这里流一滴眼泪!这里不是你流眼泪的地方,这么肮脏的地方不配你流眼泪!

刘萍的辩护律师浦志强评价这次庭审:这个制度是邪恶的,所以才会倾全国之力,构陷三个合格的公民。

身为90后的廖敏月,在维护母亲的正当权利的过程中,经历了这个年龄无法想象的痛苦。

刘萍2013年4月27日被抓后一直没有消息,5月2日,廖敏月去新余袁河公安分局索要给家属的拘捕通知书。汪剑云局长当时说:拘捕通知书没有领导审批,给不了她。廖敏月表示会把这话原原本本的放到网上的,然后汪马上说你别急他再问。

几分钟后,廖敏月的爸爸(刘萍前夫,也是警察,已离异多年)来了,强行要把廖敏月带走,廖敏月坚持要拿到拘捕通知书。

廖敏月爸爸就当着所有袁河分局的警察和路东派出所李斌所长的面,把廖敏月打了一顿。廖敏月被打哭,警察还对着她录像。廖敏月想知道,谁把她爸爸叫来的?

另外,她就读的安徽财经大学有老师向廖敏月透露,新余的警方曾找到学校,要求学校以不能毕业或给予处分等方式,对她施压,不准许她接受国外媒体采访和在微博上发贴。

2013年12月30日,经过思考,廖敏月向安徽财经大学递交了退党声明,声明自己主动退出中共预备党员!

2014年1月31日,她在微博上写道:“今天是大年三十,是我母亲失去自由的第十个月。我至今没有能单独和母亲说上几句话的机会,在这样团聚的日子里,我更是不知道她现在近况……”

忍受着痛苦,廖敏月写下:“抗争的道路很长,然而我坚信!民主之花汲取正义之光,终将会绽放!借用斯(伟江)律师庭上的一句话:正义不在当下,但我们等得到。”

套用2014年马年网上现在最流行的造句“马上”,刘萍的辩护律师之一郑建伟律师,1月31日发微博说:@刘萍女儿对@刘萍的心里话,我猜是:“马上回家过年”。

1月31日,中国黄历的马年大年初一,《新唐人》电视台记者专访了刘萍的女儿廖敏月。

记者:我看到你微博上的留言了。今天马年的大年初一,对你妈妈你现在最想说什么?

廖敏月:我有很多很多想跟她说,但是我现在根本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我肯定会表示我支持她,我支持她!

我心里是特别特别挂念我母亲,就是我希望我母亲能在里面吃好、穿好。因为我现在除了在庭上,没有在其他时候见过她了,所以我现在希望很渺小,就是希望她能吃好,能穿好,只有这两个,其它的我完全不敢奢求。

记者:你还记得:你见到你妈妈的这两次里,她的样子和平时有什么区别?

廖敏月:人是瘦了很多了。她现在变的特别、特别的瘦了,因为刚开完刀,身体也不好。就站了一会儿,就说要坐下,站不动了。

记者:你怎么理解你妈妈的很多行为,比如说要求独立参选、要求官员财产公示?

廖敏月:我觉得这是每一个公民都可以做的事情,不是说她做的这些事情是违法犯罪,这是每个公民应该也必须做的事情,其实跟违法犯罪根本就扯不上边,根本就没关系。这个就是政治迫害。

记者:你妈妈经历过多次被国保围困在家里,断电断水等等。你见证过这些事情吗?

廖敏月:就比如说断网——因为我是大学生,我假期回来——母亲只要是在网路上谈及一些敏感的,包括当局迫害、打压一些人的这些事情,就会迅速被断网。

包括我自己本人,我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我母亲出事以后,我当时在一个飞飞(音)聊天室里面,就是网易有个飞飞(音)聊天室。就是记者问我一些我母亲的问题,我还没有说两分钟,我的网就断掉了,然后我全寝室的网就断掉了。

还有一次,就是我在南昌一个表叔家里面,也是说起那件事情,然后我表叔那一家人的网也是全断掉了。然后他们打电话去,居然给出的答案说什么停电了,但是其他人家根本就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记者:你在为妈妈找律师、上法庭的过程中,也亲身经历了很多事情。你认为前一阶段对新公民运动的判刑等等,根本上是什么原因?

廖敏月:就是他们政府的权力大于人权,司法不独立,所以才导致现在的情况,很明显的政治迫害。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