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病房护士:濒死体验是真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2月6日讯】“濒死体验”是幻觉,或是真实存在的呢?死亡真的恐怖到必须用尽各种药物来抵制吗?在重症监护病房有17年工作经历的Penny Sartori的亲身见闻,或许可以驱走我们对死亡的恐惧。

《觉醒字幕组》描述了Penny Sartori的整个见证过程。Penny说,当60岁的汤姆•肯纳德从癌症手术的后遗症中康复,替他感到高兴。调养几个星期后,他恢复得很好,但突然陷入昏迷状态。他的皮肤开始变得冰凉,之后的三个小时,一直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但是,在这三个小时里,汤姆正进行一趟改变人生之旅。

汤姆说,“身体慢慢飘到天花板上,往下看就看到了自己的身体正躺在病床上。它如此平静愉悦,没有半点疼痛缠绕。”之后,他从重症病房飘到另一间粉色的房间。房间里,他爸爸站在一个“头发凌乱、眼睛却很犀利”的男人身旁。那段时间,他和他爸爸津津有味地谈心。在某一时刻,他突然意识到一些触动着他内心的东西,他再一次感觉自己飘回重症监护室的天花板上,向下就看到了Penny和医生。那时,Penny正在用一支棒形工具为他清理口腔,随后他就醒了。

Penny表示,可以证明汤姆的“所见”是百分之百正确的—包括自己用来湿润汤姆的干裂嘴唇的棉签、会诊医生和在窗帘后面的理疗师的名字。

汤姆说,当他正沉浸在那个幻象中时,听到那个头发凌乱的男人说:“他必须得清醒过来。”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个打击,因为那时他真的很想继续留在那个美好的幻象里。“我开始向下飘,然后就回到了病床的身体里。”

汤姆表示,这种经历让他完全放下了对死亡的恐惧。Penny说,更神奇的是,汤姆天生蜷缩的爪形右手也发生了变化,可以伸展自如了。汤姆右手的肌腱是永久性收缩,所以这一变化不可能是生理反应的结果。

Penny说,研究“临近死亡的经历”几十年之后,就会逐渐接受这种有违常理的现象。例如,弗雷德•威廉姆斯,那个在70多岁患有晚期心脏病的斯旺西低保户老人,就是一个例证。

弗雷德住院期间的一个晚上,他昏迷不醒,但事实上,他设法在死亡的边缘挣扎,并抓住了生的希望。当他最终醒来时,他看起来很开心,没有半点惆怅。第二天早上,弗雷德完全清醒后,他看到了守候在他身边的亲人。

令他们惊讶的是,弗雷德说,昏迷期间他见到了他已离世的母亲和外祖母,还有他的活着的姐姐。她们一直在他的床边守护着。令他迷惑不解的是,为什么他还活着的姐姐也在他的幻境中?他不知道的是,事实上,他的姐姐一周前已经去世了。

Penny说,更离奇的是,2009年11月,Rajaa Benamour在一次小手术中打了麻醉药,之后迷迷糊糊的她发现,自己的灵魂从出生穿越到她的一生。出院后,她竭力寻找与她昏迷中的“所见”理解有关的书籍。

最终,Rajaa获得了对物理学中量子理论的深入理解,即使她以前未曾接触过这门学科。这一收获激励著Rajaa去学习大学级的物理学。

Rajaa的任课教授觉得很震惊,因为Rajaa所掌握的物理学知识,既不来自于学生课本,也不是从一个快速提高班学习到的。更奇怪的是,教授被Rajaa的一些系统理论搞糊涂了,即使它们已经被物理杂志发表的一些论文论证过了。

最后,Penny决定边工作,边努力攻下“濒死体验”的哲学博士学位,并开始了为期8年的学习与研究。

Penny表示,“濒死体验”并不完全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现象,事实上在一些历史名著中,也有对这些现象的详细描写,其中包括《圣经》、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写的《共和政体》和有关生命与重生的距离的古代宗教经文《死亡》。

早在几十年前,科学家就已经在努力挖掘“濒死体验”的成因了。最普遍的结论是:这些现象是大脑缺氧而急剧转弯的结果。Penny表示,这是不可能的。当血液中的氧含量降低时,大脑会迅速陷入迷糊、混乱状态。恢复意识后,大部分病人会感到头晕目眩。这和有“濒死体验”的人的反应是完全不同的。

“濒死体验”的幻觉是由药物引起的吗?Penny说,很显然不是,因为她搜集的病人样本中的20%,在发生“濒死体验”前后并没有摄食任何药物,其中也包括上面提到的汤姆•肯纳德。

另一个说法是:“濒死体验”是由麻醉药制成的安多酚导致的。Penny说,远程跑步者的安多酚含量一般比其他人高,但他们中没有人有过与“濒死体验”相似的幻觉。而且,如果人死后身体会释放出安多酚,那不就是每个人临近死亡时都会有“濒死体验”了吗?这是绝不可能的,所以这个说法也不成立。

Penny表示,但可以清楚的是:研究证明,“濒死体验”经常会造成精神状态的更换调整。有过“濒死体验”的人,一般会更懂得体谅别人,一些人会更加信奉宗教,有时甚至会接受培训而成为牧师。

Marie-Claire Hubert是一名护士,在她得脑膜炎住院期间也有过“濒死体验”,她感觉自己穿过时光隧道,并找到了已离世的家人、以前护理过的已死去的病人,甚至还看到很久以前就死了的宠物。她说:“我敢肯定的是,我的确见到了我爱的人和物。醒来之后,我变得更善良了,我也努力至少为别人做5件好事。”

Pam有“濒死体验”的时候,正是一个没有文化的矿工的妻子,也是四个孩子的妈妈。后来,她说,她觉得自己应该去帮助别人,所以她去学习护理,最后也成了一名救死扶伤的护士。10年之后,她成为谢菲尔德(英国城市)医院心脏护理科的一名护士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