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仅10分钟 夏俊峰妻子:我讨厌过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2月7日讯】小贩夏俊峰刺死城管案,虽然法律程序上已经画上句号,但对夏家来说,要走出伤痛,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尤其1月30日,夏俊峰被执行死刑后的第一个中国传统大年三十,阖家团圆的年夜饭仅10分钟就草草结束了。

据大陆《华商晨报》报导,1月30日,夏家没有红灯笼,没有窗花,没有春联,没有烟花爆竹,只有在阳台上的几袋青菜和灶台上多过平日的菜肴,方能显现出大年三十来。

夏俊峰的妻子张晶和儿子强强,三天前才从北京回到夏家。夏母清楚再也见不到儿子了,但孙子的成长还是让老人努力摆脱悲伤,张晶劝夏母:“他不在了,我们更要好好地活下去,新年来了就要有个新年的样子。”

夏母一边切著菜一边自言自语:“做这些还有什么用呢?我连自己的儿子都保护不了,要不是小仔儿喜欢吃肉,我今年还是提不起精神来做。”

今年的年夜饭,夏母准备了6道菜。自从儿子出事后,几年来夏母一直保持着吃素的习惯,但孙子正在长身体,夏母还是做了一道鱼和干豆角炒肉以及木耳炒肉三个荤菜。

15时许,夏父下班回家,相比以往,夏父更加沉默,只是问著强强:“强子,吃饭没?”然后就坐在床边,卷起老旱烟,默默抽著,电视里的欢声笑语,对夏父来说,似乎显得很遥远。

看着强强还在玩弄平板电脑,夏父说:“小仔儿啊,不能那么近,眼睛还要不要了。”强强沉默著,夏父叹口气说:“这孩子跟他爸一样,内向,不爱说话,他爸没出事那会儿……”

强强突然站起来,拿着平板电脑到另外的屋子里,夏父叹了口气,不再言语,再次卷了一支旱烟。

16时许,三个大人坐到饭桌前,母亲和奶奶多次招呼强强出来吃饭,强强回应着:“我不吃,我不饿。”夏父最后劝道:“别叫了,别把孩子叫烦了。”

没有互相拜年,没有酒和饮料,夏母和张晶各自盛了半碗饭。5分钟的时间,这个年夜饭就结束了,夏父多吃了一碗才下桌。对于夏家,这次真正没有了夏俊峰的第一个年夜饭,从就座到结束,不到10分钟。

张晶说:“每年的年夜饭都是这么简单,我们不敢吃的时间太长,因为不敢在饭桌上说话。就怕哪句话会把伤痛翻出来,与其那样还不如什么都不说,尽快吃,尽快下桌。我前天带孩子从北京回来,晚上吃饭,他爷爷搂着孩子哭,谁都不想在大年夜里哭哭啼啼的,生活总要继续下去。”

自2010年起,夏家再没包过饺子,年夜饭结束一个小时后,夏母和张晶开始包饺子。在包饺子的过程中,简单的几句话无非是“这馅水大了吧?”“把这点水倒别的馅里。”“不用包那么多。”“是啊,谁能吃多少呢。”

央视春晚时间,电视里锣鼓喧天,但两个老人在电视机前面没有表情,张晶则拿着手机刷微博和微信,回应着不同朋友的新年问候,“这几年,每年央视的春晚都看,电视机就开着,但演了什么节目,我们都不知道。”

张晶说,都说时间会抚平一切,那是因为事不关己,失夫丧父逝子的痛感,只有当事人才能自我感知,而且永远没办法让外人发出同感,惟一的办法就是大家努力不去触碰这个伤痛,“可是,这种躲避,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提醒。对于未来,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过,我总是坚信未来会好起来的,我对未来的乐观是因为孩子在不断的成长。”

晚上9点多,一家人早早入睡……

大年初二的23时许,张晶在微信里说:“我和朋友们说我放下了,我走出来了,可是,我的心痛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讨厌过年…”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