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欣言:让共产党放弃权力有多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2月8日讯】让共产党放弃权力,如同虎口拔牙一样不容易,但通过历史的进程和经验、教训来看,共产党的政权一定要被放弃——共产党放弃政权绝非它自己所愿,而是迫不得已。在共产党没有被迫放弃政权之前,必须要了解共产党政权的本质,认识其本来面目。

共产党政权本质上是强盗

共产党政权到底是什么?它不是纸老虎,而是真老虎,而且穷凶极恶,而且苛政猛于虎。曾有人假设说共产党是小偷,恐怕人们会觉得好笑,因为称它小偷是太小看它了;那么,共产党到底是什么呢?就是一个大强盗,因为共产党政权的本质就是强盗的盗窃,共产党所把持的政权是其用暴力强行夺取的,本不属于它的,但它却得到了,结果强盗的盗窃注定是得不到民心的支持,反而是残害众民;人们或许又问:共产党都盗取了什么呢?被盗取的土地、财富、房屋和物资都不必说了,它最大的盗取就是盗取了民众的自由、平等和尊严。自由本是民众所固有的,但共产党却把民众的自由盗取了,民众的自由变成了党民的自由;共产党把民众的尊严盗取了,民众的尊严变成了党民的尊严;共产党把人人平等盗取了,反倒在党外人人都不平等,因为共产党政权自夺取后就仇视自由、平等、法治,践踏的也是公民的自由、平等、法治。

没有自由、平等、法治的社会极其可怕,没有自由、平等、法治,也就没有尊严,没有安全,就时刻在奴役之中。自由为什么那么重要呢?自由意味着主权在民,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主权在民,一定是自由、民主、法治的社会,自由意味着公民可以通过自身与生俱来的神圣权利决定这个或那个政府的上台,以及这个或那个政府的下台,还可以决定用制度的笼子把权力关起来,不能让权力没有边界,为所欲为。自由的前提是法治,自由与平等密不可分,自由面前,人人平等,自由以不妨碍别人为边界,一旦妨碍别人,这样的自由就是滥用自由。自由注定是敌对奴役的,哪里有奴役,哪里就没有自由。自由是社会健康的源头,只有保障自由的制度存在,人人才有真正的自由。

有了自由,才能意味着有幸福,否则一切都是相反的,比如在共产党政权特有的奴役制度之下,共产党窃取了每个人的自由,它制定邪恶的户口制度捆绑了每一个人,农村人生来就是农民户口,共产党把农民捆绑在国家、集体强占的土地上,即使以后农民可以进城了,但这个邪恶的政权依然把户口与养老、上学、当兵、就业、买房、看病及各种社会福利等等捆绑在一起,户口是死的,人是活的,但活的人却被死户口限制住,从此人人就没有了真正的自由。再说土地,共产党没有执政之前,或者说有史以来,土地都可以私有和私人买卖,但共产党窃取政权之后,土地就成了国家和集体所有,农民只能是有限的使用权,结果共产党政权可以大肆倒卖土地一夜暴发,而可怜的农民连一平方米的私有土地都不能完全所有,只能有限使用。再说公务员,本来就是一个公益服务的职位,却被共产党垄断了,当公务员从此并不是每个人的自由,公务员与很多特权挂上钩,成为奴役民众的既得利益集团的一部分,而且公务员几乎都是共产党的公务员,其本身从不是体现为社会服务的职能,而是领导这个社会,奴役这个社会,盗取这个社会,只有公务员有自由,而民众的自由基本上都被剥夺了。

预测共产党垮台好比彩票行业

共产党政权奴役民众,民众苦不堪言,但人们无论如何争取自由,一时却不能挣脱它的奴役,这个东方极权的共产党政权也似乎固若金汤。近五十年来,一直有预测家预言共产党会垮台,但唱衰几十年了,一直未能看到事实。有媒体评论认为,预测共产党垮台好比彩票行业,买彩票的人总希望有一次会中,但到底是哪一次会中奖呢?只有中了才能算数,可每次竞猜都没人能猜中,所以类似的预测只能算是八卦,不能当真。如果人们认真追问让共产党放弃权力有多难,倒是非常有意思的,共产党是不愿意自动放弃权力的,外力也很难让如此庞大的共产党很快放弃权力——可能只有它自己内部催逼能够让它早日放弃权力,那么这一天是否很快就到了呢?

共产党垮台是必然的,但没有人会知道哪一天。有人说,共产党十年内不垮台也很正常,但一夜醒来发现共产党垮台了也不奇怪。共产党政权基本就处在随时垮台的节点上,因为它很脆弱,就像皇帝的新衣一样,一旦真相人人都从口里说出来,它就完蛋了。比如在大学课堂里,当老师向学生们宣扬让共产党放弃权力时,共产党就着急了,果断让这名老师停止上课堂,然而这名老师撒下的真相的种子已经播下去,共产党不过是21世纪“皇帝的新装”。

到了共产党该放弃权力的微妙时刻

共产党历来把稳定视为头等大事,而维持稳定的“刀把子”就是军警,主要是指警察。有趣的是,如今警察并非完全被洗脑和卖命,比如当某地的警察出现在自由知识分子、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面前,警察是被强行洗脑的,可警察不愿意真正卖命,他们是站在第二线的,第一线是由协警等临时工组成,这就是为什么每次冲在突发事件前面的都是临时工的原因了,而临时工是没被彻底洗脑的,临时工干的只是苦差事,钱拿得少,活干得多,也最危险,结果临时工比谁都明白,他们对着自由知识分子、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说,看看你和他们到底谁最牛?谁最牛我们就跟谁?“皇帝的新装”露陷了,人人心知肚明。临时工是自己养自己,基层警察也有不少是临时工思维,干一天算一天,看不到希望。于是,自由知识分子、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对这些警察和临时工说,任何政权都需要警察,但不要做主动作恶的警察,而那些主动作恶的共产党的政治警察,将来肯定找不到工作,还可能受到审判。基层警察也知道自己所扮演的恶人的角色,将来他们也要走自己应该走的一条正路,那就不是当共产党的“刀把子”,而是当真正的警察。所以说,戳穿共产党“皇帝的新装”,基层警察更有发言权。

让共产党放弃权力不可怕

让共产党放弃权力并不可怕,中国漫长历史上并没有一个共产党,中国也没有亡国。当然,共产党却时刻面临着亡党的危险。共产党放弃权力,其共产党暴力理论一定先要放下,其名称也可以更名,甚至可以分解几个党,还可以像国民党一样下台后才重新合法上台。

只有中国有多个党参与竞争,这样才能产生出真正的政党。中国有了真正的政党和权力制约,才能真正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任何不受制约的政权都是真老虎,老虎要咬人,要吃人,对待老虎不能马马虎虎,必须把老虎关进笼子里(不少老虎自己说要把自己关进笼子里),它才能服服帖帖,它才是安全的,别人也是安全的,不然就是养虎为患,人人喊杀,人人也不安全,不是人被吃就是老虎吃人。中国历史上太多苛政猛于虎的例子,比如秦始皇暴政二世而亡。中国上下五千年,尤其是近两千年来的人治政权,基本都是翻烙饼,天下暴政来来往往,独裁皇帝此起彼伏,你来翻一次,我来翻一次,就这样反反复复就把数千年翻过去了,结果还是翻烙饼和被翻烙饼,都是历史惨剧的重复。如今也未必乐观,据说中国未来总统已经排到五十多位了,如果制度上没有民主、法治、宪政和人权保障,没有自由和平等,新上台的总统又与共产党的头头有什么区别呢?再说,共产党当初如何民主说得头头是道,一旦权力夺到手又与秦始皇有什么区别呢?当然共产党的皇帝为患更大,对比秦始皇、汉武帝、朱元璋、康熙、乾隆等一个个皇帝,有哪一个皇帝比得上毛泽东这一个无法无天的共产党皇帝呢?

共产党之所以走上今天的末路,就是因为它强行盗取民众的自由,把公权力当做私产来处理,比他们推翻的皇帝更为变本加厉地奴役民众,不光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将领比如朱元璋、洪秀全如此,靠利用农民和暴力起家的共产党更是如此,结果共产党奴役更甚,民众的苦楚更甚,共产党不但奴役人多,他们害自己人也多。老虎虽毒但不吃自己的孩子,可共产党这只恶老虎吃自己人更凶狠,其内部的残酷斗争,足以让全世界的人都感到恐惧和震惊。

假如共产党内部有这样的认识更好,因为认识到了共产党放弃权力对共产党最为有利,共产党政权早晚都完蛋,不如自己早早放弃权力为好。当一个党把自己当做真理的时候,真理就是革命有理、造反有理,就是对民众残酷镇压,对自己的党徒强行洗脑和肉体清洗,结果“文化大革命”发生了,“六四”屠杀也发生了,镇压和内斗的事情没完没了。如果共产党内部实力派彻底看清楚这一点,早日加力量让共产党放弃权力,结果肯定比自身彻底崩溃自取灭亡为好。不过,这并不是笔者所期待的,甚至也不会相信共产党内部的实力派有勇气这样做,但笔者相信大势所趋,是谁也阻挡不住的,当民主、自由和法治的大门开启时,自由、平等、法治这些普世价值必胜,中国早日民主、自由、平等,不但对全民有利,也对共产党的结局有利,将来共产党会受审判,但共产党人不会受到法治之外的清算(比如共产党对政治异己的清算是残酷的),这才是共产党放弃权力之后最最重要的一点。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