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亨利:中共搞国骗大损国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2月11日讯】记者访问重庆市一个七岁神童,记者问:“你的理想是什么?”神童答:“挣大钱。”记者问:“为什么要挣大钱?”神童答:“因为有很多钱才能买汽车、买房子、周游世界。”

湖北省武昌实验小学毕业班学生在纪念册的留言:“加油!努力!为了人民币!”“梦想将来有很多钱”,使校长看了惊得“目瞪口呆”。

在中国大陆,城市中的幸运儿已经比很多农民工留在鄕下的“留守儿童”生活好得多,可是他们在城市环境的熏陶下,小小的心灵中,对自己家庭财富仍然不满足。湖南长沙一个小学生在日记中写道:“我最痛恨的是:父母不多挣钱!我最喜欢的格言是:有钱走遍天下!我最苦恼和担心的是:长大后能否多挣钱。”

这些儿童的童真完全被铜臭淹埋了。为什么会这样呢?众说是社会现像使然,孩子们成天接触的环境:成人们整天为钱在打转,有了钱吃喝玩乐样样都有,对房子、汽车、名牌服装、手提包、手表、配备等尤其讲究,由此可显示身份。中国人在中共宣导之下,已成为世界上一群最短视庸俗之辈,大多数现代中国人都趋向于视个人拥有的物品来衡量人的成功程度,请看下面的调查统计。

法国市场调查公司益普索(Ipsos),于2013 年9月,对是否认同“我以自己拥有的东西来衡量成功的标准”?为题,展开调查,对象涉及20个国家逾1.6万成年人。调查结果显示,有71%接受调查的中国人认同“我以自己拥有的东西来衡量成功的标准”,名列榜首,是世界平均水平 (34%)的两倍多。其他19国的人认同此说的百分比依次为:印度57%,土耳其56%,巴西47%,韩国45%,波兰38%,法国34%,南非32.5%,俄国32%,阿根廷28%,比利时27.5%,德国27%,澳大利亚23%,日本22%,意大利22%,美国20.1%,加拿大20%,英国16%,西班牙15%,瑞典7%。发达经济体的受访者一般不认同这一说法。

为什么中国成年人普遍有这种心态,以致影响下一代儿童?这就要归咎于中共党政文宣部门了。中共的政权就是用欺骗老百姓得来的,他们一贯的作风是祇求把宣传工作搞得轰动,不惜造出各种神话来忽悠群众。世界各国都有骗子,唯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骗子是国营的,是教授级的。

早在1958-60年大跃进时代,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中共媒体还鼓吹各地造假,竞相宣传农田中粮食亩产多少万斤,亩产数字越吹嘘越大,小麦亩产从开始吹到2000多斤,一直上升到8585斤6两,后面的“6两”表示其造假像真的一般准确;早稻亩产从3000多斤开始吹嘘到60437斤。媒体并假造农村小孩坐在密植而结满麦穗的麦捍上的照片,无论何人,谁提出质疑或反对意见谁就遭殃。共党媒体为了满足毛泽东独夫的成就感,使他一人高兴,却害苦了农民百姓,国家要按照虚报产量制定标准征购粮食,挨家挨户把锅底的粮食挖出来也不够上缴数量,因此造成1959-62年的大饥荒,也就是中共谎称的“三年自然灾害”。

喉舌媒体把人为造成的“大饥荒”说成“自然灾害”,到今天还被大家拿出来诟病。可是中共搞文宣的从来不知悔改,还不时制造出假的偶像,对人民起催眠作用,不久前还用一年轻美少女在街上喂一个残疾老者吃东西的视频来感动群众,但经目击者戳穿,拍下当记者录好影时少女也跟着记者走的照片。

除了这些小动作造假骗人外,中共不时假造出样板人物轰动全国。从前造出了一个好人好事的样板人物“雷锋”,当时谁都不敢揭穿那是假的,如果谁表示对雷锋好人好事有怀疑,可能会惹祸上身。如今人人都知道雷锋那些事迹都是经过设计排演出来的假戏,当时参与拍摄的军中摄影员已出来证实了。

因为国家制造骗局,假造偶像,并保护骗子,于是全国视骗术为能事,国家办的大形活动都有国家专用的名导演来设计假唱,叫表演唱歌的人祇动嘴巴,另有躲在幕后的人唱。孔子曰“草上之风必偃”,于是市上假货充斥,尤其是毒奶粉、地沟油、假酒等,让骗子们个个都成了令人羡慕的富豪。

有名叫谢根荣者已经用假房贷骗钱致富入选中国400富人榜排名第163了,还不满足,要把假做得更大,甚至假造了价值连城的“金缕玉衣”,并邀请五位教授级专家来一同作假鉴定评估,以虚估价值24亿人民币的假金缕玉衣向银行诈骗抵押,诈贷到10亿1千8百61万元。因为骗子心太黑,竟然诈骗上了国家的银行,所以最后才吃上了官司。

中共至此还不知警惕,胡、温当政时代中共那帮政工想再搞一个活雷锋出来青出于蓝,结果由中宣部、中央文明办、解放军总政治部、团中央、妇联、总工会等六大党政机构合力营造出来一个“陈光标”。此君被定形为穷苦出身,苦干实干起家致富的慈善家。

2007年陈光标39岁时已经是全国41个县、市的荣誉市民,他也被授予各式各样荣誉称号,例如:“全国劳动模范”、“全国十大好人”之一、“杰出青年企业家”、“诚信企业家”、“共和国经济建设功勋人物”、“促进中国公益事业发展成就奖”、“热心公益杰出人物”、“全球一百位华商品牌人物”之一⋯等,并被任命为“江苏省政协委员”、“南京市人大代表”,并授予“南京大学名誉校董”、“海峡两岸博爱基金会副主任”、“东盟国际促进会副会长”、“省红十字会副会长”⋯等十多个荣誉头衔,还自称是北大、清大等多所大学的“荣誉教授”。

他宣扬的慈捐款,都是假的,有些是在街上表演发钱,说救济了穷人多少钱,有些是自己开一家做公益事情的空头公司,又谎报捐了多少钱进去,而这家空头公司根本没有实际营运,也有的是购置房地产给自己父母居住,把该房地产取名为“老人中心”后就算是“公益事业慈善捐款”,还有在他老家所捐的“商业街”,也是让县政府强行关闭老街、发生暴力强拆后的结果,而且名义上是捐赠,但“商业街”所有物业的主人都是陈光标的弟弟,把投资披上了慈善的光环。因为把收入用作慈善捐款就可免税。由于他夸大捐款数额,他的总收入远小于捐款额,所以他得了慈善家名号又不用缴所得税。当有媒体对陈光标有质疑时,中宣部就对质疑的源头加以压力,网上有人质疑时即予屏蔽,还有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的保驾(假)。很多揭发陈骗子的记者都曾受到威胁。那次汶川地震陈光标千里驰援,也都是假的。

陈光标有了名后,他过去发迹的轶事也盛行在网上流传着,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他22岁时掘到他人生第一桶金的故事。1991年陈光标22歳时偶然见到市上新出品一种名叫“耳穴疾病探测仪”的骗人商品,那是用两个电极夹在耳朵上就能测出身体哪个部位有病的“医疗仪器”。陈光标灵机一动,买了一台,并请电工技师按照自己的设想,加装一个发光有人体图显示萤幕,使他的发明的“仪器”有“直观性”,让人一目了然身体什么部位有病。他的新产品名为“跨世纪家庭CT仪”也称“CT型耳穴测病治疗仪”,成本每台100元人民币,售价每台8000元人民币,发了大笔横财,这就是他所谓的“掘得了人生第一桶金”,也可以说是他“做假货骗钱的牛刀初试”。

这个做假货骗钱的故事居然还备受国内社会许多好评,陈光标这第一桶金的成功史被大事宣扬,令人不胜羡慕,即使有人批评也都被中共文宣部门屏蔽了。足见中国大陆假货充斥,大家向钱看的氛围,是有其特殊政治因素使然的。无意间让儿童从小就在这种不良环境下成长,到今日发觉小学生的童真已完全被铜臭淹埋时惊得“目瞪口呆”,为时已晚矣。

陈光标最近又出招要“收购《纽约时报》”,去年在国内已经炒作得很热闹了,曾多次把堆成墙一样高的红色人民币百元大钞当众展示,但事实上即使他有钱也不可能从银行提到十亿现钞,再说向国外付款也不须搬现钞出去。这些钞票墙肯定是假的,他拿一根玻璃棒说是鉴测器,在钞票堆边划来划去走了一圈,并宣称已通过鉴测这些都是真钞。

陈光标在国内闹到这様程度,中共当局对他仍一味支持不加约束,因为过去《纽约时报》曾报导中共高官家属钜额财富,所以该报被中共屏蔽至今,中共与《纽约时报》有仇,便乐得让他去闹了,陈光标便道道地地成为陈国骗了。

岂知陈国骗得意忘形之余于今年1月3日抵达纽约市,节外生枝地说这次除了购买《纽约时报》外还有两件更重要的事要做,一是要拆金门大桥,另一是带三位法轮功自焚者来整容。这就更离谱了,这两件事在他出国前一定未向上级报备,在他愚蠢的逻辑思维中,以为这一奇招必为上级嘉许,他不知道他自作主张的言行已严重出轨。除了疯子外不可能有人忽然到美国来说要拆金门大桥。所谓“法轮功自焚”都是中共造出来的事,目的是要人民厌恶法轮功,参与自焚假戏真做受伤者都被隔离,以免吐出真相,更不可能把那些人放出国去与外国接触。元月3日陈国骗在飞机抵达后两小时带着三位脸部似有损伤的女子出现在机场,笔者见到新闻视频中那三位好像都贴了面具,不是真正烧伤的面容,很可能是替身在办妥入境手续后出关前去洗手间完成的化妆。陈国骗这回弄巧成拙,并不引起多少美国人的注意,知道的人都把他当不正常人的笑话看待,陈国骗回国后也必会面临挨斗。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http://sunhenry.blogspot.tw/)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