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衡庚:上海社科院报告里的信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2月14日讯】2014年2月12日,上海社科院报告:北京污染严重,已近不适合人类居住地。文章来源网易:(注:此网页发表后第二天被删)

http://news.163.com/14/0212/12/9KSOOQIH0001124J.html

上海社科院给了我们什么信号,什么启示?我认为信号和启示如下:

(1) 北京因污染严重,已近不适合人类居住地。

(2) 中国的绝大部分城市,因污染严重,也已不适合人类居住地。这是因为,北京首都尚且如此,大部分城市,也好不到哪儿。

(3) 各位体制受害者(如访民、被劳教者),各位厌恶体制者、厌恶毒基因食品者、各位善念者、正义者,都可以放心大胆的去争取人权了。中共独裁,绝对撑不了多久。毕竟,中共也曾说“生存权是最大的权利”。

报告内容:北京的包容性和生态

上海社科院报告,是分析了全球40个国际大都市后,得出结论说,北京的公平指数在国际城市中排名最高,令人意外的主要原因在于公布的基尼系数低,这既与统计数据的视角有关,也和北京以低价格充足有效地供给基本公共服务(交通、食物)有关。”

北京的包容性程度可与巴黎、伦敦媲美。然而,就生态问题,莫斯科倒数第一,是因为“严酷的寒冷和漫长的冬季。”北京排倒数第二,是因为“污染极其严重,…已近不适合人类居住。”

上海社科院是是在中共领导下的基础理论研究单位,所以学术研究结果和公布是不独立的,会有明显的偏向性,即会隐瞒、忽略了大量的、不利于中共独裁的事实与数据。

所以,研究报告会出现“北京的包容性程度足以与巴黎、伦敦媲美”。不过,在学术上也说“这与统计数据的视角、北京以低价格充足有效地供给基本公共服务(交通、食物)有关。”

报告给我们的信号:中国已将不适合人类居住

北京是首都,中共从全国各地收刮了无穷多的资源来建设“小北京”,当然会有“足够的资源”。同样,在治理环境污染方面,中共也有“足够的资源”,结果依然是“污染极其严重,已近不适合人类居住”。

首都北京尚且如此,大部分的其它城市,污染应该更加严重,更是“已不适合人类居住”。事实也是如此,中国60%的地下水、30%城市空气、10%耕地已被严重污染,…这些数据,基本上是中共的相关机构公布的(现已列为国家机密),因此,真实的数据应该还应偏高,结果更是触目惊心。

报告给我们的启示:全民拼人权――人类的生存权

腐败、贪污再严重,只要有干净安全的水、土、空气、食品,人类在高压之下或许只好容忍,中国人还不至于断子绝孙。但以现在的中国污染速度,且不提子孙后代,能否活在多长时间?

所以,中国两会代表的60%是双重国籍,20年近1000万官僚、富豪已经移民,卷走4万亿美元以上。他们还真是“春江水暖鸭先知”。

且不说访民、劳教者、法轮功学员、知识分子、农民、工人等厌恶中共,连绝大部分的公务员、警察、城管也要表达不满。理由很简单,他们中的绝大部分没有资格和机会移民到西方国家。

于是形成恶性循环:环境污染已不适宜人类居住;众多有权力的、紧张的贪官富豪想法子移民,进一步官商勾结;临走之前想再一把,于是盲目追求GDP,进一步加速环境污染;污染加剧,加速引起其它98%中国人的不满(假设贪官、富豪高估为3000万)。

基于中共长期的打压、洗脑,假设98%的中国人,大部分不关心民主人权。但是,每个想正常生活的人,都会关心民生,比如环境污染,因为人类就是这样繁衍生息的,

这一种态势,不是任何个人,包括习进平能控制的。

事实上,这一种态势,也不是中共能够控制的。前苏联、前东欧各国环境污染也曾经非常严重、非常普遍,这也是引起东欧巨变、前苏联解体的重要原因之一。比如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在经济上损失了2000亿美元。而中国的环境污染,应尤过之而不及。比如水、土、空气、食品等各种污染,是全国性的、分分秒秒的。除了极少数有特供或移民的官员、富翁例外,没有人能逃避。

环境污染的重大特点是:污染成本极低,治理成本极高。

污染严重的重要原因是:法律不完善、民间没有独立的监管机构,否则,中共就不是独裁了。

但人类总得要繁衍生息,就退一步说,你我及家人总要生活或生存。

因此,我们形成共识:不管是访民、被劳教者,还是公务员、警察,只要没有资格移民的,我们最终都将厌恶独裁,从来群策群力,努力推翻独裁。

上海社科院给我们的信号:各位早安,天亮了,大家一起去争取人权――人的生存权。

公民同城圈:推翻独裁的好法子

中国污染严重,根源在于中共的独裁,独裁的国度当然不会有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因此,虽有多于90%国人厌恶中共(包括各种追求人权者),力量大多分散,暂时不能形成有效的组织,在中共打压之下,各种不满的力量变成一盘散沙。

一个人的力量,确实是很渺小的,但是一个分工合作的小群体(2-7人)却是相当有力量的,就像好莱坞《疯狂原始人》一样:一家子人生活在一个原始森林的山洞里,生活艰辛。不过,有人有肌肉、有人有智慧,大家相互扶助有分工的小群体,最终克服火山,找到一个美好的家园。

公民同城圈就是要把各种不满的散沙,凝聚成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

所谓公民同城圈:就是通过网上聊天、喝茶等各种合法、低调的社交活动,认识各个受害者、良心者,凝聚成各种社交小群体,相互交流追求人权的经验,然后形成全国性网路,最后推翻一党独裁。

我现在与徐文立先生、中国民主党、公民同城圈、民阵,还有国内同仁者,推广公民同城圈,来实现中国的民主和人权,以此实现人类的生存权。

欢迎、希望有更多的同仁,加盟和推广公民同城圈。

2014年2月14日,王衡庚于悉尼

(作者是浙江大学数学博士、原浙江财经大学教授)

文章来源:网易(注:此网页发表后第二天被删)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