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贪官文化产业洗钱6大手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2月17日讯】时至今日,中国几乎所有“文化收藏产业”背后都有洗钱的影子,一些的诸如珠宝玉石、古玩和字画,包括当代艺术品仍是“洗钱”主力,加之文艺收藏市场的交易往往不透明,相对大额现金等更容易转移出境。而在国内,不少人还乐于在藏友之间“淘换”,且民间流通多为现金交易,这些都使得其成为最便利的洗钱工具之一。近日,大陆媒体梳理了中共官员利用文化产业洗钱的6大手法。

1、利用文艺收藏爱好进行“雅贿”

落马的原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案,自我解剖时曾说,玉石满足了我对它现实价值的贪欲感和对收藏价值的期盼。好的玉石玉器资源稀缺,不可再生,物以稀为贵,给后代留些有价值、有文化艺术品位的优秀作品和财富,远比留其他钱财更安全,也更有价值和意义。

李真案宣判后,其受贿所得的收藏品及珍贵物品拍卖会曾经轰动全国。其涉案物品共分九大类,包括金银制品74件、名人字画65幅、翡翠玉雕48件、工艺制品95件。其中价格最高的物品之一是一个翡翠摆件,起拍价高达19万元。

在文强案中,赃物展示会上展出了36件现代工艺品、9件文物和69幅字画。

2、利用艺术品拍卖洗钱 赝品也能成为洗钱工具

因赝品也能成为洗钱工具。所以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就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譬如行贿者首先将赝品通过不合法的鉴定渠道鉴定为真品后,送予受贿者。然后,行贿者再以受贿者名义将该赝品交给拍卖公司拍卖。

另有受贿者将归其所有的赝品存放在某经销商处,有行贿者意图行贿时,受贿者或直接或间接地告知自己有收藏雅好,同时指定特定的经销商。行贿者从该经销商处高价买得赝品。

3、打造当红艺术家和概念

中国打造当红艺术家和概念的行动就像“白痴游戏”,已成产业链。

一位业内人士解释了这场“白痴的游戏”。“首先让评论家给他写文章,然后组织展览介绍他的作品(这些当然都是要付钱的),接下来把作品拿去拍卖,可以自己出高价把它买回来,这样做的目的是给公众定个价格榜样。当然,如果有其他人参与竞标的话就更好了”。

2009年英国《泰晤士报》进行了一有效问卷达140万份的调查,产生的一份“20世纪200位最伟大艺术家”名单中,中国无一人入选,日本入选4位,然而中国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在国际市场却能达到日本艺术家的10倍,这是很反常的。

4、君子兰等一些普通的东西也被炒成了天价

邮票面值8分钱,看上去十分低调。但是送人后一转手就能换到60万元以上的现金。

而早在20年前,一盆君子兰就曾被叫以20万元以上的高价。时至今日,一些品种的兰花依旧能卖出百万高价。

但藏獒早已成为中共官员圈地洗钱的屏风。玉树州藏獒协会的主席尼玛在采访中就说道:为什么藏獒送礼往往可以敲开政府官员的大门?因为藏獒无价,外人很难知道几条小狗就价值上百万元。

另一种宠物观赏龙鱼也和藏獒的情况类似,一些原产地泰国和新加坡的龙鱼在内地的价格往往会翻几十倍,十万以上的龙鱼在市场并不少见。

5、拍电影很可能也是为了洗钱

其实在全球看电影和文化演出其实都是一个洗钱“宝地”。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电影卫星频道节目制作中心节目部主任陆红实曾表示:“近两年,大陆每年都有100多部烂片子不能上院线,原因之一恐怕是:不少人拍片是为了洗钱。”

而靠投资电影洗钱操作方式也不复杂,一般方法是拍摄预算很高的电影,但使用胶片和设置布景只用很少的钱。虽然看上去影片成本很高,是在亏本,但实际上“黑钱”早在电影上映之前就通过向关系公司采购和租用场地等方式洗白了,而电影相对于账面投资聊胜于无的票房也通过电影公司变成了合法利润。

此外,在中国,由于许多电影和动漫产业基地由中共当局主导,特别是对动漫产业,很多地方政府还在大力扶持,官员在个中捞油水和权力寻租空间更是不小。

6、开办文化和艺术公司

被欧洲8国警方联合捣毁国际洗钱组织青田帮的头领高平,曾在北京大山子投资建立的环铁国际艺术城,有300余家美术馆、画廊、影视机构、艺术家工作室入驻,是大山子地区最重要的三大艺术园区之一。他还在北京798艺术区建立的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建筑面积4000多平方米,是798艺术区最具影响力和最大的艺术机构之一。

“房妹”之父,郑州市二七区房管局原局长翟振锋虽因涉嫌职务犯罪被检察机关依法逮捕。但此前就有媒体爆料,“房妹”一家除拥有大量房产外,“房妹”的哥哥翟政宏还开有两个公司,一个是河南十方艺术馆,一个是龙源信息技术公司,其中龙源公司注册于2000年,当时翟政宏只有15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