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35周年 广西云南数千老兵集会 震动北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2月22日讯】(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 2014年是中越战争35周年纪念,约4,000名当年参战的老兵自发动员,分别在广西凭祥和云南昆明举行纪念活动,活动震动北京。据香港媒体报导,中共当局对这次老兵集会诸多阻挠,公安部门特警和情报部门全场全力监控,横幅被“和谐”,讲稿也受审查,更一度出现肢体碰撞。老兵们不满退役后长期没获公平对待,也不满社会缺乏公正。

中越战争的老兵自发集会与当局“博弈”

1979年2月17日,由邓小平拍板中共当局发动的所谓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中共20万大军攻入越南境内。3月6日,邓小平嘎然撤军,鸣金收兵,为这场战争划下了仓促的句点。此后,小规模边境战争持续了10年,两国参战士兵总数约200万人,中方军人至少有7000人战死。但战争结束后,中共当局从未举行过纪念活动。
 
据《亚洲周刊》报导,2014年2月17日,在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35周年之际,约4,000多名当年参与的老兵冲破种种困难,自发地从全国涌往广西凭祥和云南的昆明参加纪念集会。

报导称,老兵们的集会“震动了北京”。公安部门特警和情报部门,都全场全力监控,并且不断与这些老兵博弈,双方甚至一度出现肢体碰撞,但没有爆发大型冲突。

报导表示,这场纪念活动是在和政府的讨价还价中开始的,这些针对规模、人数、场地、口号的争论还贯穿活动始终。

据称,活动组织方原准备在友谊关挂横幅,但遭到当局阻拦。据参与者回忆老兵们原想挂的横幅是“参战退役军人纪念对越还击作战三十五周年”,但他们准备的横幅被官方没收,最后的“和谐版”成了不伦不类“为了和平,纪念三十五周年”;而老兵们在在匠止烈士陵园集会讲话的稿子,也在事先接受了当地中共官员的审查。

据组织这次集会的老兵蔡剑回忆,当地民政局长、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维稳办主任一直和组织者在一起,他们不仅全程跟随,还经常对活动运作做出指示,不过当老兵们邀请他们发言时,他们则拒绝发言。另有许多警察、便衣警察站在活动队伍中,还有人拿摄像机录像。
  
整个活动过程中,老兵和警察、官员之间,经常因为是否挂横幅、活动场地等问题发生口角,但是最为激烈的冲突则发生在当天夜晚。由于联欢会现场的横幅最后有“凭祥”两个字,在场官员与警察对此十分不满,要求把横幅撤下来,老兵与在场警察因此发生激烈口角,甚至演变成肢体冲突。

在中共当局的操控下,大陆媒体对纪念日未做任何报导、评论。

越战老兵维权

而《维权网》报导称,2月17这一天,来自山东青岛的刘德俊、孙兴安等6名越战老兵维权代表,在北京前门大街和王府井等地,以乞讨的方式来纪念越战,因为他们已经走投无路。

越战老兵刘德俊说:“我们的处境现在是不太乐观,在我们维权的道路上很坎坷,受到地方截访人员通过黑社会和派出所,参与截访我们,强制执行。今天是我们又到北京大家一起乞讨,是为了纪念我们35周年的纪念日。它们(中共)不允许我们乞讨。”

老兵刘德俊控诉说:“我们青春正好十七、八岁的时候,我们是为祖国杀敌立功,流过血、流过汗。我们参战老兵到现在为生活乞讨,吃不饱饭,我们都是下岗工人——失业,农村的——失地。地是叫国家征收去了,强制拍卖了,拍卖了也不给一点地的补偿。”

越战老兵因政府对他们待遇不公等问题已经维权多年,但他们的生活不仅没有得到改善,很多维权的老兵反而遭到了当局的挟持、殴打和非法关押。越战老兵们纷纷控诉,中共当局利用完了他们,就将他们抛弃遗忘。而他们用生命捍卫的土地,却被中共政权再次割让给越南。

中共当局害怕发动中越战争的原因曝光

一直以来,由于中共官方媒体一直低调处理甚至完全回避这场中越战争,使得大陆鲜少人了解“中越战争”这段历史,因为中共担心当年发动越战的真实目地被曝光于众。

关于中共当年发动越战的原因,外界有以下三种分析:第一,在文化大革命后期,中国社会矛盾非常错综复杂,而且民众那个时候对于共产党,对于文化大革命中的执政者的一系列措施、一系列做法非常反感而且是厌恶的。所以在这个时候,发生对越战争,可把民众对执政党的不满转移到对外族的矛盾上去。

第二,在越南大规模攻打柬埔寨之后不久,中共就发动了对越战争“围魏救赵”,目的是通过打击越南来解救中共一手扶植的柬埔寨红色高棉政权免于覆灭。

第三,中共在之前美国与越南的13年战争中,对越南援助了200多亿美元并输送了大量物资,但越南在取得胜利后,却没有任中共摆布,这样不听话的“小弟”,中共怎么能容忍?

与中共相同的是,越南政府对于“中越战争”也是讳莫如深,即使是35年后,越南官方对这场战争依然采取冷处理的态度。

对此,旅德极权研究学者仲维光指出,中越双方不约而同的对“中越战争”保持低调,是因为两个政府都是由共产党统治,中共与越共实则是一个来源,血脉相承、狼狈为奸,任何一方抨击对方,都相当于批评共产党政权,都相当于否定自身存在的合法性,所以只能装聋作哑。而那些在中越战争中死去的军人们,则成了最无辜的牺牲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