昶新:东莞涉黄不敌胶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2月22日讯】眼下大陆公安山呼海啸般的扫黄运动历时已过旬日,媒体报导9天查封了2041处涉黄场所,举国谈黄色变,各地凡是涉黄的宾馆、饭店、洗娱中心、桑拿房无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东莞因此一夜成名成了媒体的中心,世界的焦点。

然而东莞之不过是大陆几千个涉黄城市中的一个,现在的中国,拿出任何一个二、三线城市,都有它辉煌的涉黄事迹,决不比东莞逊色。不管是长三角还是珠三角,也不管是辽东半岛还是山东半岛,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共在大陆已经把黄赌毒泛滥成灾,令人触目惊心。

笔者简单的统计了山东省胶州市改革开放以来的涉黄历史和涉黄事迹,不管是时间还是规模,也不管是人物级别还是事迹影响,发现东莞涉黄远远不敌胶州。

早在改革开放初期,时任胶州市李哥庄镇的党委书记赵诚祥,就把大沽河东岸沿204国道两侧建设开发区,命名《十字坡》,大规模建设路边店,停车场,招待过往的司机和路人。提供性服务。路旁招摇客人的小姐三点式半裸上阵,花枝招展,蜿蜒数公里。规模之宏伟影响之巨大,堪乘空前,就连美国之音也连篇报导。此时的路边店接客,站街 女性服务充当了后来大陆卖淫嫖娼的先头军。当时的东莞估计还是一个落后的小县城吧?

后来随着韩国企业日本企业的引进,胶州市成为了全国百强县之一,性服务也随之上了一个大的阶梯,韩国城就建立在兰州东路上,巍峨壮观的牌坊令人叹服!路边林立的练歌房,KTV,饭店,洗娱中心令人眼花缭乱,此时的性服务已经成为公开状态。

龙州商城的建设和使用,更把胶州市的涉黄涉毒推上了一个新的高潮,胶州市南坛村位于常州路,护城河内侧,时任村书记李培亮以建设龙州商城为幌子,打造成了胶州市彻头彻尾的红灯区。恋歌房,KTV,连成一片,这里彻夜灯红酒绿,莺歌燕舞,其中一个叫《女人花》的KTV老板李晓慧就是李培亮的侄女。最繁华的时候《女人花》一家就拥有出台女一百余人。规模大大超过今日东莞的太子酒店。

随着三河治理的拆迁,今日的龙州商城被拆的已经残垣断壁繁华不在。而那些众多的练歌房,成群的出台女悄然转向了胶州市其他区域,最为辉煌的还是《女人花》,投资1000多万元装修费,在胶州市杭州南路改名《英黄》大型KTV,在这里的高档消费人士,有巨贾商人,老板,公差,官吏络绎不绝。晚上来接小姐过夜,早上送美人归巢的车水马龙。因此,杭州路也成了当地最繁华眩目的地区。《英黄》的后台保护伞有老板的叔叔,现任胶州市人大常委的李培亮出面搞定。背景也远远超过今日东莞的太子酒店。

不仅如此,胶州的官员们涉黄嫖娼的事迹更令人惊谔不已,早在1999年时任胶州市市委书记的萧世成因感染爱滋病死于北京,随后继任的市委书记张元福更是色胆猖獗,在北京京西宾馆嫖宿台湾影星林**一夜,耗资一百万元。副市长丁继恕更是不甘其后,自己开车肇事闯死人让司机顶包,从里岔乡公开包养小三转成事业编并安置在南关财政所。新任的市长孙永红和僖徕乐置业有限公司老总集体嫖娼等等,这些事迹和它的社会影响东莞都远远不敌。

胶州有一民谣:中央首长嫖娼那叫游龙戏凤,部级领导嫖娼那叫修身养性,市级领导嫖娼那叫招商引凤,局级领导嫖娼那叫维护稳定。中国人都明白,由于中共当局的能力低下、治国无方、整个国家被搞得山河破碎、满目疮痍,官场政治极度黑暗,贪腐,黄毒赌祸害盛行,并且失控;社会风气世风日下,经济发展 GDP至上,资源枯竭、生态环境恶化,贫富分化超越国际公认警戒线,社会矛盾、群体事件有如火山般速度增长喷发;通货膨胀加剧,高物价、高房价,教育、医疗、就业等座座大山不停地压在十几亿人头上。

当前比扫黄更为重要的事情是解决人民的信仰真空和信仰危机。解体中共的独裁专制,清除无神论对人类的毒害。树立人民对上天的敬畏和对神佛的敬仰。重新塑造社会的道德观和价值观才是从根本上解决黄赌毒泛滥和诸多社会问题的关键决策。否则只能是治标不治本,社会将越打越乱,越扫越黄。解决不了人心的问题只能是饮鸩止渴。

2014年2月22日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