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北:人无血性 必当奴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3月14日讯】俗话说:有什么样的奴隶,就造就出什么样的奴隶主?这句话于中国人来说太生动和形容不过了。

若一个恶贯满盈的奴隶主无恶不作和无法无天,这样变本加厉永无休止地欺凌和镇压奴隶们,而那些奴隶却依然忍气吞声和绝活偷生,让人不可思议和百思不解的是,这些被奴隶主剥削得猪狗不如生死不起的奴隶们为什么不起来反抗呢?许多奴性十足振振有词的奴隶异口同声地说:“他们手上有军队、有警察、有城管和有枪及种种控制和镇压的机器工具,我们打不过他们?这话听起来很有道理,很无奈,但只是自欺欺人、自我安慰和空洞无力。若全民觉醒,生死抗争,以民意赢得军心,一切都是徒劳的,他们那些走狗帮凶有施行暴力镇压的机会和余地吗?遗憾和痛心的是,奴隶们却不懂,依然未醒,我们只能这么理解:奴隶当久了习惯成自然,归根到底是一种奴性文化懦弱自私作茧自缚和丧失民族血统精神作祟。所以,人无血性,必当奴隶!恰恰地从这些奴隶身上反映出来。

为什么中国就是这样一个“奴隶社会”的国家?中国文化是人对人的问题,其人生态度转而向内向里向心用力的态度,一切从心出发(自我为中心,自身的理性,本身就是一种狭隘和自私)。两千多年专制笼罩下的中国,邪恶控制的社会,制度是营盘,朝代是流水,皇帝是大兵,官吏是狼犬,百姓是猪羊!这营盘、流水、大兵、狼犬、猪羊的辩证关系是中华民族两千多年历史的铁则。

朝代更迭,历史轮回。从秦始皇称帝到清宣统退位这两千年来历史,改朝换代,江山易姓竟多达二十几次。然而,中国始终走不出历史的宿命。

历史读起来的确让人沉重,尤其是两千多年来漫长的专制历史给中国和中国人民带来空前的灾难和不幸。历史的确不忍细读,每每细嚼慢咽中国历史,都不禁令人发自内心的慨然长叹。历史照亮人前行,迈著时代的步伐,追索华夏九州中华神州的前世今生,总觉得几千年来的中国,几乎都在蹒跚轮回中前行,就好像一个永远长不大难舍母乳的学步稚童,更好像一个暮霭风残花甲之年的老朽,那私欲、贪婪、孤残、顽固和蹒跚脚步所到之处,总是惨无人道、冷血残忍地踩着悲催无助、凄苦低贱的草芥庶民……

历史教训是深刻的。百思不解、不可思议的是,直至今天,我们许多中国人依然对黑暗邪恶的“独裁专制”积心迷恋,痴情挽歌,尤其一厢情愿地对这个略劫中华殖民统治的“西邪暴政”充满幻想,怀抱想像,甚至还有不少的“红色群氓”和“犬儒文妖”为其粉饰太平,华丽颂歌。中国仍然不断重演着历史和悲剧。中国的不幸、落后和悲剧,中国之所以有今天这样的结局,完全都是已经和正在变异的中国人自己的奴性、自私、冷漠、贪婪、内讧、残暴、堕落、纵容和错误造成的,不是别人造成的。历史有其惊人相似,像秦始皇暴政统治中国一直血腥重演着,今天的红色中国就是一个历史空前的见证。

与其骂“恶贼”,不如反省自己!马丁•路德•金说过:“最终我们记住的不是敌人的攻击,而是朋友的沉默。”

是的,在中国,尤其是当今这个万恶的红色权贵中国,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想说的话太多了,想骂的话也太多了,说太多和骂太多的话都不如这位哲人的一句警言。国人在“红色恶贼”的长期残暴统治下,已经习惯做沉默的旁观者,这不但是作为民主志士的悲哀,也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人无血性,必当奴隶!”已经深透出一个民族的特质。懦弱、卑怯的根在人性,任何民族都有,只不过我们这个千古民族特别地源远流长罢了。懦弱、卑怯的背后,是人性的扭曲,灵魂的魔化,精神的丧失,文明的堕落,民族的沉沦,国家的衰亡。

一个社会、一个民族,懦弱与刚勇并存是正常现象,但是,当懦弱占据了主导地位时,这个社会,这个民族离分崩离析也就不远了。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