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缘才自述建三江凌晨被抓经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3月31日讯】不许动,不许动,不许动,警察抓人。这声音很大,很急。我从梦中惊醒。迷迷糊糊被两个人从睡袋中揪出来。强行把我按蹲在地上,用我身穿的大衣蒙住我的头。我叫喊:我鞋还没有穿。他们不理会。用黑头套把我头套住—-这是214.3.29凌晨在建三江拘留所发生的事情。

六点左 右我们十一人被带到建三江大兴公安局。摘下黑头套,搜刮出各人的随身物品。之后各自被带去做笔录。我被两个和我年龄相仿的人架著到前面他们的办公区去做笔录,共四人。眼睛扫了一圈挺气派的办公楼,上书“大兴公安局”但没见到穿制服的警察,全是便衣。一个年龄稍大的人说。我们把你传唤来,你要坦白交代!

我说:这不是传唤,是绑架。

匪:这是强制性传唤。

我: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

匪:我们是警察。

我:你们没有出示警官证,那个年龄大的匪走过来拿出一张证件在我眼前晃了一下,隐约看到一个国字。

我:我没有看清。

匪:我已经给你看了,你没看清是你眼睛有问题。

我:你一晃谁能看清?

这时在旁边得一个年轻的人骂了起来。“别废话,我们问你话你要老实交代,再废话给你洗洗澡,搓背你信吗?”年龄大的问:你为什么来这边?

我:我在微博上看到我朋友被抓了,律师还不让会见,所以我就过来看看我朋友。

匪:你朋友是谁?

我:江天勇

匪:你一个人过来的吗?

我:是的

匪:谁让你过来的?

我:没人要我过来啊!我在微博上看到我朋友过来被抓,律师又不让会见。所以我就过来看看我朋友到底怎么样了?

匪:没人要你过来吗?(旁边的年轻人凶狠得说道:给我好好说,不然把窗帘和等关了,我们来问你。)

我:我一直都是坦诚交代的,我是在微博上看到我朋友江天勇被抓了,我就过来看看我朋友。

匪:你朋友被抓了,你就千里迢迢过来。那你挺讲义气啊!

我:我很尊敬江天勇,我称他为江老师。

匪:家里不好好待着,跑拘留所门口睡觉,你是吃饱撑的吧!在拘留所门口和你一起被带回的都有谁?

我:我是昨天下午才过去的,谁都不认识。到了拘留所门口看到很多人,都是来见他们的朋友的。认识了江天勇的律师王全章。和他聊了几句,问了些江天勇的情况。他说他也没见到江天勇,也不知道他具体的情况。

匪:你认识王全章吗?

我:我到了拘留所门口才认识他的,之前也不认识。但听过他的名字。

匪:你和他不认识为什么找他聊天?为什么不找别人聊天?

我:他是我朋友的律师,我当然找他聊天。

匪:那他也是你的朋友。

我:我昨天下午才认识他,也不算是朋友。

匪:你朋友的朋友也就是你的朋友。

我:那你朋友的老婆也是你的老婆吗?(你说话注意,别瞎扯。旁边的两个年轻人说到。)

我:我真不认识他。

匪:你们在拘留所门口喊了什么口号?

我:我不清楚。

匪:你和他们在一起,他们喊什么口号你能不知道?

我:我手机在拘留所门口没有信号,就到离拘留所二三十米的地方去玩微博了。

匪:你有没有喊?

我:没有。我在别的地方玩手机。

匪:他们谁喊了?

我:不清楚,当时天已经黑了看不清。

匪:他们喊了什么?

我:没听清楚,我离几十米远.

匪:你真的没喊?

我:没有喊。

匪:你也太不仗义了,别人都在喊口号你在玩手机。

匪:你是法轮功吗?

我:不是。

匪:你们家或你朋友有练法轮功的吗?

我:没有,我们家没有任何信仰。不信佛教,不信基督教,不信法轮功,也不信共产党(找打是吧!边上的年轻人说)

匪:谁给你报销的路费?

我:没有人给我报销。

匪:你怎么来的?

我:从上海做飞机到哈尔滨,之后哈尔滨到富锦,从富锦打车到这里的。

匪:你住在哪边?

我:在格林豪泰。

匪:房间号多少?

我:206
匪:那么多宾馆不住为什么住格林豪泰?

我:我在微博上看到江天勇是被从格林豪泰抓走的,所以才住格林豪泰。。。。。。。。。。。。。。。。。。。。。。。。。。。。以上只是凭个人回忆整理出的一些问询笔录,还有很多无聊和繁琐的就不一一整理。《主要就是问谁组织的?谁策划的?谁出的钱?和法轮功有没有关系?》

到了将近十一点做完笔录,看了遍笔录,把我写成是在拘留所门口扰乱秩序。我说:这和我说的不一样,我没有扰乱秩序,只是在门口等我朋友出来。并告诉他,你不修改我就拒绝签字。在我强烈要求下他们把笔录改了,改成是在门口静坐。我方签字。

签完字把我带回侯问室,在侯问室里已经有五个人了。期间梁燕和秦兰英身体一直不好,梁艳头疼和肚疼得不到治疗。四个女警甚至在旁边嘲笑他们是装病。到晚上的时候医生说他们身体不行给梁燕输液,把秦兰英送到医院。就这样我们大家一直在侯问室等到凌晨四点才把我带走,一同走的还有刘晓晨,苏东升,祝忠孝。带出来后把我们安排在一个小旅社。让我们先休息,说是等有车了把我们送到佳木斯,不让我们在建三江待。。。呜呼。。。这黑色的土地,黑色的头套,黑色的时代,黑色的我,之黑龙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