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川:青龙山剿匪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3月20日大陆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和张俊杰及部分法轮功学员家属第三次前往青龙山洗脑班,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21日早,四位维权律师和七名法轮功学员在宾馆遭到二十多名中共警匪绑架。警匪的野蛮行为被曝光后,引起社会关注,从律师、公民联署签名到各地良知人士奔赴洗脑班的紧急营救;从各地民众签名、举牌抗议到正义网友对警匪局长的网上通缉令;从解体黑监狱的倡议到为公民声援营救团队募捐,全国的正义民众对青龙山迅速形成围观之势,大有“不除匪窝不罢休”的勇气,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一部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

《乌龙山剿匪记》是一部美化中共,给人洗脑的电视剧,在中共洗脑的欺骗下,很多观众像我一样,真以为被中共称为土匪的对手各个凶残、邪恶、无人性。长大后,尤其是亲身经历了99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后,才恍然大悟: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中共更野蛮、残酷、血腥的组织了,才真正明白为什么国民党一再称中共为共匪、赤匪了。原来真正的匪贼不是别人,正是中共。曾经被国民党五次围剿,差点全军覆没的共匪被迫大逃亡,事后却篡改历史,掩盖真相,为自己贴上“长征”标签;假抗日,真分裂后,中共侥幸窃得政权,摇身一变,邪灵仿佛成了正神。然而匪就是匪,窃国60多年来,中共自身的匪气不仅未褪,且愈发邪恶,终成为名副其实的马帮、邪教:以马列洗脑为要务,以屠杀、残害中国民众为能事。自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其匪气、邪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洗脑、恐吓、抄家、绑架、劫财、谋杀、酷刑、活摘,毫无底线可言,不断地制造著“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经过法轮功学员15年坚持不懈、持之以恒的讲真相和揭露中共邪恶的努力下,中共穷途末路,在千夫所指的唾骂声中,被迫取消了臭名昭著的罪恶劳教制度。但匪就是匪、邪教就是邪教,在劳教没有被废除时,比劳教更邪恶的黑监狱就悄然兴起,待到劳教废除后,黑监狱更加肆无忌惮,成为邪恶中共迫害善良民众的新匪窝、新踞点,全国黑监狱众多,其中黑龙江建三江青龙山黑监狱尤甚。

据报导:黑龙江农垦总局洗脑班于2010年初非法成立,在建三江农垦分局青龙山农场,对外谎称法制培训基地。原迫害仅限于农垦系统内部,后逐渐蔓延到农垦系统以外。2011年9月23日,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李涛下发关于在建三江办洗脑班的文件,并给9个管理局下达硬性指标,绑架农场管局内的法轮功学员到青龙山洗脑班进行迫害。

该洗脑班采取的迫害手段有:肉体上酷刑折磨,精神上恐吓威胁,经济上巨额勒索,强行洗脑、长期非法关押、流氓侮辱、刑讯逼供、跟踪骚扰等等。据不完全统计,从2010年4月至2013年9月,有52位法轮功学员及1位法轮功学员家属被绑架到这里残酷迫害。

黑监狱黑幕被媒体不断曝光后,江天勇、唐吉田等正义律师,曾多次前往黑龙江青龙山黑监狱,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3月20日唐吉田等四位律师再去青龙山喊话,要求洗脑班立即停止犯罪,马上放人。作恶者一边慌乱的来回走动,一边偷偷录像,法轮功学员和律师离开青龙山返回建三江时,几辆蒙上车牌的黑车尾随跟踪到律师们的入住酒店,次日实施绑架。

有报导称:这次绑架是建三江政法委“610”下达命令,建三江公安局国保大队指挥,七星农场公安分局具体抓人的,是一场有预谋的绑架。建三江当局实施迫害之前一定是请示上级才敢动手的。

自古以来邪不压正,面对此次绑架律师和民众的官匪恶行,律师界精英和觉醒的公民迅速做出回应:

当天大陆各地律师、各界民众向当地有关部门打电话,询问被绑架的律师和公民的下落;北京大学法学博士、中国人权律师滕彪等,在网上倡议通过网路快闪行动,营救唐吉田、江天勇等四人。大陆人权律师团率先推出四点严正声明,要求当地放人并要求最高检等机构调查并取缔“法制教育基地”这类黑监狱,认为这是严重侵犯人权,对维权律师进行打击报复的恶行,要求惩处相关责任人。该声明获得到上百律师与数百公民的联署签名支持。

随后一批律师、公民自发组建了公民营救团前往非法绑架关押四位律师和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并且后方有一批人出面为这次营救行动进行募款。23日,第一批律师、公民抵达当地进行围观,向地方当局相关部门要人。24日又一批律师和公民赶到黑龙江建三江七星拘留所,要求会见被非法拘禁四维权律师,七星拘留所如临大敌。25日,再一批律师和公民们前往七星拘留所依法要求会见被关押的当事人。律师要求会见遭拒绝,宣布绝食抗争,直到拘留所让会见为止。晚上,律师们点燃了四根蜡烛,为里面的四位人权律师祈福,并希望能照明这黑夜!

四位律师被绑架后,除了律师界大力发声外,网路民意也极大关注和声援:胡佳鼓励更多的人前往当地解救律师;上海市民建议,组织百名律师观摩团,到那个农场门口静坐。一天不答复,就增加一百人;有正义人士呼吁大家关注、致电、评论、呼吁、谴责、围观(包括到建三江寻人)等以各种可行的方式营救四律师。

最有创意的当属网路知名维权人士网名“超级低俗屠夫”在网路上公布的悬赏通缉令:“经查实:黑龙江建三江农垦公安局局长刘国峰在当地无恶不作,知法犯法,私设黑监狱,迫害信仰人士,当地称它为刘魔鬼。”“对刘国峰本人予以全球通缉,并开除做人资格,全民有义务声讨、谴责这种无恶不作有法不依的恶棍。同时悬赏五万人民币征集此恶棍贪腐、包二奶等等罪证,如能提供有效真实罪证,请与超级低俗屠夫杀猪办联系并领取赏金。”随后该正义人士留了自己的信箱与电话号码。

同时,正在平度关注陈宝成案的部分律师也在办案地的住宿房间内打出标语:“宝成案律师声援建三江”,并要求“建三江,还我维权律师!”;山东百余民众签名声援四律师,谴责黑龙江建三江当局的非法拘押。

此次针对律师被绑架事件,律师界和觉醒的民众不畏邪恶、挺身而出、配合默契,网路内外各方正义力量对青龙山匪窝形成围剿之势。正如大陆著名律师伍雷所言,聚焦黑龙江四律师事件的意义在于:第一,对于全国类似以法制教育基地为名设立黑监狱严重侵犯人权、破坏法律秩序问题的全面揭露;第二,对于严重公然违反宪法、设立类似农垦系统自办公检法的历史问题的彻底解决;第三,对于大规模的宗教信仰群体迫害事件引起全社会彻底的反思和批判。这就是决战,这就是突破。

虽然,目前四位律师和七名法轮功学员尚未获释,虽然声援的律师和民众们自身也面临风险,但整体觉悟的律师和公民们义无反顾,他们今天围观、围剿的不仅仅是青龙山,而是整个黑监狱的罪恶;今天人权律师们所捍卫的不仅仅是法轮功的人权,而是每一个中国公民的尊严和基本权利;他们所挑战的已不仅仅是黑监狱的邪恶和犯罪,他们正直逼中共这一邪教的最根本罪恶。

诚如觉醒的民众所说:他们(维权律师)不是党员,不可能参加邪教!在民众心里,谁正谁邪,早以一目了然!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