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平:建三江:习李治下的罪恶之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3月20日以来,中国黑龙江省的边陲农垦小城建三江,因为肆无忌惮、丧心病狂地打压、迫害法轮功学员、维权律师和声援民众而出了恶名,成了习李治下中共罪恶的又一明证!

建三江成了习李治下的罪恶之城

中国许多城市都设立了“法制教育基地”,实为践踏法治、践踏人权的洗脑班和黑监狱,专门用来绑架、关押、洗脑和迫害法轮功学员,同时也用来迫害上访维权民众。与其他许多城市一样,建三江也设立了这样一个“法制教育基地”,并且一轮又一轮地迫害法轮功学员。

目前,石孟昌、韩淑娟、蒋欣波等法轮功学员正被建三江当局酷刑迫害。与其他许多城市不同的是,建三江当局对于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受到了几位正义维权律师的持续关注和勇敢死磕。建三江的出名是因为,它在面对律师、法轮功家属和正义公民要求会见和释放被非法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时,不是像其他法制教育基地那样狡猾地耍流氓抵赖、拖延和搪塞律师,而是野蛮地绑架、关押和殴打律师。

3月20日,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四位正义律师和法轮功家属,来到建三江,要求释放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结果,21日清早,这些律师和家属反遭建三江警方非法绑架和关押。更令人发指的是,这四位律师遭到了于文波等当地恶警的野蛮殴打。其中,张俊杰律师在五天之后被释放,经河南郑州市某医院检查确认三根肋骨被打成骨折。其他三位律师也都遭到了酷刑殴打,具体情况尚不清楚。不过,建三江警方绕开王成律师的妻子,直接联系王成的老父亲,询问王成的老父亲能不能从湖北赶到黑龙江建三江见王成律师,而王成的妻子又已遭到“国保”警察监控。据此,有人猜测,王成律师有可能受到严重酷刑殴打并且生命面临危险。

四位律师被酷刑的消息一经传出,建三江马上成了微博热点,微博纷纷谴责建三江警方的恶行,呼吁立即释放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律师和家属。青石、杨在新、袁裕来、王兴、庞琨、陈建刚、周泽、王才亮、刘卫国、王甫等众多律师,徐昕、何兵、贺卫方、荣剑、范忠信等众多学者,纷纷在微博上声援被绑架的律师,要求建三江当局释放律师和其他被绑架公民。与此同时,陆续有众多正义律师和公民,包括真功夫创始人蔡达标的妹妹、董事长蔡春红及蔡达标的女儿蔡慧亭等,组成各路营救团,从全国各地赶赴建三江,营救被绑架的律师和公民。在此情形下,建三江当局如临大敌,在距建三江大约四公里处设置关卡路障,盘查和阻挡前来营救的各路律师和公民,进而出动警察和警车将王全章、付永刚、张胜生律师和前来营救的其他数十位公民再次绑架,并强制作笔录。目前,付永刚、张胜生两位律师已被释放,另有几位被绑架的营救公民也已被释放,王全章律师也已被释放但同样遭到了严重暴力殴打,其他一些营救公民仍被非法关押且具体下落不明。现在,唐吉田、江天勇、王成三维律师仍被非法关押。国内微博继续声援这些正义律师和公民,仍有律师和公民继续前往建三江参与营救,全国各地有许多律师和公民在当地聚集打出横幅声援。法广、香港南华早报英文版、大纪元、新唐人等海外媒体纷纷报道了建三江绑架法轮功学员、殴打正义律师、践踏法治的暴行。

参与声援营救的律师透露,黑龙江省公安、司法部门和律协已经参与建三江恶行,威胁和打压前往声援营救的律师,山东、湖南、北京、深圳等其他许多地方的公安、司法部门和律协也已经纷纷介入,威胁各自管辖范围内参与声援营救的律师和公民。至此,建三江迫害法轮功和维权律师的事件闹大了,建三江成了闻名全国乃至世界的罪恶之城,而全国各地的公检法司、律协也正在以不同方式卷入建三江的罪恶。

建三江的罪恶是以打压法轮功为名

建三江这样一个农垦小城的警方何以如此嚣张猖狂,竟敢置民众滔滔正义之声于不顾,公然毫无底线地打压维权律师和正义公民?这背后究竟有什么邪恶势力在支撑它?究其原因,就在于中共早已经公然将法轮功信仰群体排除在了任何宪法、法律和程序之外!也就是说,对于法轮功学员,中共610、公检法司、律协、黑监狱系统可以不讲任何法律,不讲任何程序,可以为所欲为!这正是建三江罪恶的根源。

对于这一点,中共从来都是毫不掩饰、毫不避讳。建三江警方之所以敢对维权律师和正义公民公然大规模绑架、关押和酷刑殴打,就是因为这些律师和公民触碰了中共给全中国乃至全世界设定的高压底线,也就是,法轮功问题是任何人都绝对不可以挑战的禁忌!谁也不准为法轮功说话,谁也不准支持法轮功信仰。任何人只要触碰这个高压底线,质疑中共迫害法轮功,中共都会将其打成敌对势力,不择手段加以打压、报复、迫害。

在唐吉田等四位律师来到建三江营救被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时,建三江警方公然叫嚣声称这些律师的行为“涉及政治事件”!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律师称:黑龙江、佳木斯司法局、律协逐级通知,建三江律师事件涉嫌政治事件,不准辖区内律师到现场围观或者在网上发帖、回帖、发表评论。这就是说,这四位正义律师就是被打伤、打死也不要管!建三江警方绑架四位律师之后,野蛮提审殴打四位律师,强制四位律师做笔录,并以“涉嫌利用X教活动危害社会”为名对唐吉田、江天勇、王成三位律师行政拘留15天,以“赌博”为名对张俊杰律师行政拘留5天,张俊杰律师遭受暴力殴打后被迫妥协在笔录上签字。前往建三江声援的陕西维权人士康素萍在建三江公安局被强行搜查材料,被询问“你来建三江干什么?法轮大法好吗?你是法轮功吗?”康素萍反问:“现在还是文革吗?你可以随意扣帽子吗?”见康素萍不吃他们那一套,一个被称之为局长的人在现场发号施令:“要做材料,都他妈整干净一个不留。”可见,只要是涉及为法轮功伸张正义,就会被定性为“政治事件”,就会被扣上政治帽子,就可以不择手段地任意处置!

这里所谓的政治事件,就是1999年江泽民挟持中共违宪、违法地将法轮功信仰定性为政治问题,进而大打出手,动用全国公检法司安暴力系统和媒体系统,对于善良的法轮功信仰群体发动了灭绝人性的污蔑、打压、迫害和杀戮,并且禁止中共体制内外任何人为法轮功说话。江泽民当年疯狂叫嚣,对法轮功要在名誉上搞臭、在经济上搞垮、在肉体上消灭,要在三个月内彻底消灭法轮功。在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的领导下,大批中共公检法司安尤其是国保恶警彻底灭绝了人性,公然叫嚣对法轮功不讲任何法律,对法轮功打死了算白死、打死算自杀、打死就火化。江泽民已经退位了,其下任胡锦涛也已经退位了,习近平已经主政了,但是,中共对于法轮功的污蔑和迫害并没有停止,中共将法轮功信仰定性为政治问题从而绝对禁止任何人为法轮功说话的政策没有改变。

在今天,谁要是敢在公开场合为法轮功鸣不平,哪个律师要是敢为法轮功学员代理和辩护,都是要有巨大的勇气、冒着巨大风险、甚至要付出巨大代价的。唐吉田等四位律师敢于挑战中共暴政,为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并且为此遭受酷刑殴打,实乃义举,堪称勇士!

这四位律师以及后续前往建三江营救声援的律师和公民的遭遇印证了,中共犯罪集团及江泽民、曾庆红、罗干、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王立军等首要分子对于法轮功学员的打压迫害又会是多么灭绝人性,多么毫无底线,多么令人发指!可想而知,中共对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绝非空穴来风!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对于活摘器官先是百般否认抵赖说什么器官来源是自愿捐献的,后又借承认从死囚犯摘取器官以避开活摘法轮功器官的指控,最近又变相承认中国大陆有许多有资质或无资质的医疗机构参与贩卖器官和为外国人进行器官匹配移植的事实。可想而知,善良和平的法轮功信仰群体及其亲人家属在这十五年来遭受了多少不可想象的国家恐怖主义暴行的迫害和威胁!就在这种不可想象的残酷打压迫害中,法轮功学员仍然坚持真、善、忍信仰,仍然慈悲面对各种污蔑和不解,仍然坚持善意告诉世人真相、劝告世人退党保平安,这又是需要多么大的善良、勇气和智慧!

这四位维权律师及其他营救律师和公民的遭遇也印证了,当年高智晟律师只身前往中共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城市调查被中共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了解并公布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迫害的真相,向胡锦涛、温家宝、全国人大等发表公开信,呼吁中共结束对于法轮功的迫害,反而自己也遭受了中共令人发指的酷刑迫害,迄今仍然被非法关押,很少有人知道具体音讯,在那种没有多少人知情和声援的情况下,高智晟律师有多么大的良知和勇气!

同样是中共地方当局作恶,同样是网路纷纷谴责,平度事件有众多国内媒体报道,而建三江事件却没有任何国内媒体报道。这说明了什么呢?这说明建三江事件与平度事件有着巨大的差别。在建三江事件中,没有记者敢于前往现场,没有媒体敢于报道!反倒是,有各地司法部门和律协前往威胁和噤声,更有政法和宣传部门内部禁止参与和报道建三江事件。可见,法轮功问题在中共眼里是多么敏感、多么恐惧、多么不敢面对!为什么?这是因为,中共对于法轮功的迫害是全国性的、系统性的,涉及的面更广,罪恶更深重!中共对于法轮功的迫害已经超越了任何人类良知的底线,已经构成了举世震惊的反人类罪!中共当局迄今为止都没有勇气面对迫害法轮功的罪行,反而继续以整个体制为此种罪恶背书!在这种绝对高压的政治氛围下,中国的民众、学者、公知、商人、记者、媒体和律师大多慑于中共的淫威,不敢发声,选择沉默和自律!就是那些敢言的学者、公知、记者和媒体,对于法轮功也是自觉噤声!正义和善良人的沉默成了助纣为虐的帮凶,助长了中共和作恶者的邪恶!2013年,《财经》媒体集团旗下的《视觉》杂志曾借中共废除劳教,变相突破中共对于法轮功问题的禁忌,报道了马三家劳教所迫害上访维权人士的种种酷刑,并间接提及了中共对于法轮功信仰群体的严酷迫害。然而,《视觉》杂志随之遭到了整肃!因为中共设定了法轮功问题的绝对禁忌,因为绝大多数正义和善良人士的冷漠、恐惧和沉默,才导致中共迄今为止仍然继续迫害法轮功,才会有建三江警方的疯狂作恶!在中共继续维持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下,在中国谈论法治、宪政、公平、正义都是奢侈的幻想!

然而,人们终将会觉醒,禁忌终究会被打破!这需要越来越多像高智晟、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王全章等这样的正义律师和公民,一起加入到打破中共所谓的“政治禁忌”的进程中来!

习李治下何以继续发生建三江罪恶

习李治下何以继续发生建三江罪恶?这要从习李主政一年多来释放的混乱的政策信号说起。
习李主政已经一年有余,法治的承诺强调了许多次,改革的决心表达了无数次,反腐的力度也在不断加大。然而,到目前为止,习李所作的不过是在权力斗争中借反腐之名清洗“江系政变派”。习李反腐是为了权斗,是为了抓权,是为了集中权力和加强权力,而不是为了清算江泽民集团对中国民众所犯下的种种罪恶,不是为了清除恶政和暴政,不是为了建立法治和宪政。习李一年多来既没有释放停止恶政的信号,更没有释放清算恶政的信号,反而释放了令中共体制内外摸不着头脑的混乱信号,再加上江系血债派和中共既得利益集团的狗急跳墙和兴风作浪,搞得中共政局变换诡异,社会事件充满乌龙,而民众依然是中共混乱时局下不断受到威胁、没有安全感、任人宰割的羔羊!这背后既可能是习李与江系血债派被迫妥协的交易,也可能是习李本身就没想改变这种高压维稳的作恶体制。

习李主政只是表达了反腐败和权力斗争的决心和信号,而没有表达停止恶政和清算恶政的决心和信号,反而释放了默认甚至放纵维稳打压的信号。由此,才会有核准夏俊峰死刑的罪恶,才会有平度征地、放火杀人的罪恶,才会有废除劳教之后取而代之以各种罪名、刑罚和各种洗脑班、黑监狱的罪恶,才会有揭露马三家劳教所罪恶的上访公民刘华再次被报复拘留的罪恶,才会有各地继续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才会有建三江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进而才会有建三江中共恶警非法绑架、关押、酷刑殴打维权律师和正义公民的罪恶!才会继续有全国各地各种罪恶仍然频发不断、肆无忌惮的混乱时局。

在习李治下,中共恶政依然继续存在甚至愈发疯狂、变本加厉!对此,人们不得不得出这样的结论,到目前为止,习李体制是以民权和正义为代价,与江泽民和中共魔鬼做交易!这与其前任胡温体制没有什么区别。从力量对比来看,甚至比胡温体制更差!

然而,每一次新增的罪恶都将成为江系血债派把习李往死路上拉的筹码,每一次新增的罪恶都将成为习李无可推卸的恶债,每一次新增的罪恶都将成为习李主动改革的障碍!而且,每一次新增的罪恶都将成为唤醒民众良知善念的契机,每一次新增的罪恶终将蓄积新一轮更大的正义抗争力量!然而,建三江罪恶又是一次弃恶从善、停止恶政、清算恶政的机会。然而,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不会很多。不要幻想强权和暴力能够继续维系中共恶政体制,天意和民心才是历史发展的决定力量,弃恶从善才是正确的选择。

建三江罪恶再次说明,法轮功问题是中共绕不过去的死结,如何解决法轮功问题是中国走向法治和宪政的试金石,绕开法轮功问题侈谈什么在中国建立法治和宪政都太过虚妄!正如中国学者、律师滕彪在推特上所说,“2014年,到了律师界对法轮功问题破题的时候了。”是的,是时候了,不但律师界应该打破法轮功问题的禁忌,中国和国际社会的一切善良正义的力量都应该打破法轮功问题的禁忌!打破法轮功问题的禁忌,才是中国停止恶政、清算恶政、建立法治、建立宪政的关键所在,才是中国之幸和世界之福。

2014年3月30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