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未:血花三月下神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3月27日,习近平在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大会上宣称:“中国这头狮子已经醒了,但这是一只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

血淋淋的现实是,已经醒了的狮子,在向法国抛出180亿欧元大订单,在“和平、可亲、文明”的同时,向饲养它的民众张开了血盆大口,将外柔内狠的本性发挥得淋漓尽致。据不完全统计,今年2月以来,群体抗暴事件数量惊人,平均每天在40起以上,包括工人罢工罢运、农民抗征抗拆、业主维权、反污染等多种情形。

3月21日凌晨,山东平度杜家疃村村民搭起帐篷保卫自己的土地,遭逼迁者纵火,三名村民不同程度烧伤,耿福林被活活烧死,惨案震惊全国;22日凌晨,当局逼迫家属签字同意,大量防暴警察手持盾牌和警棍打伤村民,将耿福林的遗体强行拉走火化。

基层维稳的研究者透露,2009年湖北石首抢尸事件之后,中央政法委制作视频培训全国维稳干部,将群体事件中移除尸体列为“移除兴奋源”的标准操作,导致近几年各地抢尸事件频发。陈有西律师质问:“罪犯纵火烧死护地村民,当地政府和公安局不是保护人民抓紧破案,在罪犯没抓获、案件没侦破时,用大批警力和公务员亲戚施压,迫使次日就销毁证据火化尸体,维稳思路和强拆强征的利益,压倒了一切公平正义。公安不是揭露犯罪而是掩盖犯罪。这还是山东革命老区的人民政权吗?”

官方资料显示,地方政府在土地利用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达2.38万个,涉及土地面积超过20万公顷。部分地方政府征地补偿安置政策落实不到位,侵害被征地农民合法权益;14个城市拖欠征地补偿安置费用19.82亿元,未落实社保资金2.41亿元。冰冷的数字背后,是民口夺食、官商勾结、暴力拆迁的重重黑幕,是失地农民淋漓的鲜血和被烧得乌黑、卷曲的尸体!

平度事未了,东北灾又来。3月21日,人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以及公民王燕欣等前往黑龙江建三江农垦分局,为被关押在黑监狱(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的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被建三江警方以“参与邪教活动”为名行政拘留、暴打。一批又一批的律师、公民赶往建三江要求会见和声援,均被殴打、查证、查房、警告、盯梢、暗拍……

庆父奸臣犹未死,当知东北祸难平。有网友评论:“‘利用邪教危害社会治安’,好理直气壮的一条罪名。遗憾的是,当局自己就是古今最大的邪教组织。这个邪教组织所制造的罪恶,比全世界所有邪教组织加起来所作的孽的总和,要多得多的多得多的多得多。铲除真正的邪教,是现在青年的使命。”

沾上“邪教”,和沾上“境外敌对势力”、“东突恐怖分子”一样可怕,平面媒体无法跟进,难以产生巨大的社会反响,建三江当局自以为得计,3月29日,又非法拘留翟岩民、张圣雨、陈剑雄、姜建军、赵远、张世清、刘星、孙东生、梁艳、李宝林、李大伟、秦兰英12个公民!

连维护民众合法权益的律师都要受到不法侵害,民众还有什么安全感?民众还能指望什么?!为获得建三江政法系统官员的贪腐证据,《百年宪政》制片人沈勇平公开悬赏,任何人能提供有价值的线索,将获得一万至十万的奖金;还有热心线民公布自己的联系方式,聚集愿去建三江声援的人们:“呼叫签名到建三江现场围观的亲们:该出发了!路费一律报销,吃住这里给你解决,出事我们营救你,没钱买票的和我私聊。”

网路时代,谁能堵住悠悠众口?不可一世的重庆薄、王,尚且把自己堵进了监狱,建三江权贵的下场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在环境污染日益加重、癌症村星罗棋布的当下,反污染逐渐成为争人权最主要的内容。

哪里有污染,哪里就有反抗;哪里有镇压,哪里的反抗就会升级:3月27日,江西省上饶市鄱阳县芦田乡官田村,村民围堵一家化工厂,抗议环境被污染,遭200多警察使用警棍、催泪弹镇压,共有29人被打伤,9人被抓捕。3月26日至28日,福建莆田仙游县枫亭镇,数千村民到在建的蓝海化工厂阻止施工,火烧专案部及车辆,28日与数百特警、武警发生激烈冲突,双方互掷砖石对攻,派出所大门被推倒,多辆警车被砸、一片狼藉。为守护家园,当地民众准备以自杀式方式抵抗,并集资抚恤为抗争而死民众,目前已有十几人报名。

3月30日,广东茂名爆发反PX事件,当局出动特警将多名抗议民众和路人打得死去活来,现场网友报导:“一瞬间,全体警察拿着警棍冲向市民。没有预警,没有征兆,这就是茂名政府。现在只有一个愿望,希望照到相片的市民出来说话。那一刻,我觉得冲向我们的不是中国人,是侵略者,是洪水猛兽。茂名警察,你们好样的!”

入夜,愤怒的茂名民众与警方展开肉搏,推倒、点燃治安亭、警车、警服,抗争持续到第2天凌晨。民众流血和激烈反抗的图片触目惊心(http://wickedonna2.tumblr.com/post/81216992264/px-7)。

这正是:

律师伤心建三江,血花三月下神州。

铁棍盾牌催泪弹,唯见茂名火冲天。

他们没有罢工权、言论自由权、游行示威权,但他们是人,他们必须捍卫环境不被污染的天然权利,即最基本的生存权。尤其讽刺的是,就在国人反污染运动愈演愈烈之际,中国铝业在秘鲁的一处千万吨级世界特大型铜矿、同时也是中国海外最大的铜矿项目被暂停,秘鲁官方称中国公司在施工生产中破坏当地环境。

相比眼下占据国会、要求政府决策服从民意的台湾太阳花学运,大陆维权抗争还只是争取最基本的人权,中国这只狮子还没有真正苏醒,真正猛醒的那一天,民众的怒火会彻底清算恣意妄为、以万民为刍狗的权贵。

任何政府都是民众训练的结果,反之亦然。中国历史上无数暴动、起义的惨烈画卷,仍然不足以惊醒自以为“有兵在”的权贵。然而,网路广为流传的茂名警察反PX的图片,已经间接证明了辛亥革命就已证明过的道理:当社会不公、人心思变成为普遍现实和潮流,专制的掘墓人就是它曾经的守护者。

文章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