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法学家:这些中共警察严重触犯了刑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4月3日讯】(明慧网报导)最近中国唐吉田等四位律师在为法轮功学员维权的过程中,遭到中共绑架并被酷刑折磨,引起国内外关注,其中张俊杰律师被警察殴打,脊柱横突被打断三根。德国法学家托马斯﹒魏劳赫博士一直关注中国人权,他说:“这些警察的迫害行为严重触犯了刑法。”

中共警察又开打 王法何在

三月二十日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与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共三十人,前往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黑监狱(对外谎称“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石孟昌、韩淑娟、蒋欣波等人。二十一日四位律师与七名法轮功学员共十一人被建三江警察绑架。

四位律师和七位公民被绑架后,民间自发组建了“失踪公民营救团”。很多中国律师与公民亲赴建三江救人。从三月二十五日起营救律师团在寒冷的七星拘留所前静坐守夜并连续绝食抗争,要求合法会见被绑架律师。二十九日一早公民营救团发出“紧急关注!”的呼吁,二十三人,其中包括三名律师全部又被警察绑架。

二十七日张俊杰律师被释放,他亲述了被绑架的恐怖经历,当他要求审问他的警察出示证件时,被警察于文波扇了七、八个耳光,随后于文波随手拿起大半瓶矿泉水瓶猛砸张律师头部,接着于文波和另一名警察把张律师踹倒,拳打脚踢暴打三分钟后,张律师腰部疼痛难忍,无法坐起。张俊杰律师释放后去医院检查,经医院诊断,脊柱横突被打断三根。

谁是中国的黑社会

其实中共警察殴打为法轮功学员维权的律师已经不是第一次。中共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酷刑逼供早已是长期、大范围的存在,如今他们把这些暴力延伸到了为法轮功学员维权的律师身上。

二零一二年七月,大连政法委绑架了近八十名法轮功学员,借口是法轮功学员安装卫星电视接收器(俗称“安锅”),该案件被称为“大连安锅案”。二零二零一三年四月,六十多岁的程海律师和其他四位律师去大连为“大连安锅案”的法轮功学员提供法律援助,在程海去法院领取不开庭通知时,遭到警察殴打。事后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程海律师描述:“一个中年警察,他指挥三个小伙子抢我的手机,我不给。这时他们就掐我的脖子,控制我的手,终于抢走了手机。看我反抗,就打我。警号202297的警察拚命拧我的左手臂,另外一个一米八的小伙子,照着我的右脸颊就给我两拳。这样打了有二十分钟。”程海律师后去医院验伤,诊断是肩膀软组织挫伤。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日,“大连安锅案”再次非法开庭,当天有七位律师出庭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其中程海律师因被剥夺辩护权要求控告,遭到警察再次殴打,导致所有参加庭审的律师集体退庭抗议,庭审中止。这次殴打律师的地点是在法院内,法院这个所谓的执法机构,成了警察公然殴打律师的犯罪场所。此事被BBC和德国之声等海外媒体报导。

德国法学家:我绝对反对对法轮功的迫害

法轮功教导“真、善、忍”,这对德国法学家托马斯﹒魏劳赫博士来说并不陌生:“法轮功是源自中国人的精神传统。这个功法让人向善,修炼自己,法轮功在中国非常流行,导致了共产党产生妒嫉,并迫害其修炼者。我有很多中国朋友,其中很多修炼法轮功。他们很亲切、平和。他们不是疯狂的人,也不是头脑发热。他们静静的,有分析能力和会思考。这样的人我很愿意接触。”

托马斯﹒魏劳赫博士一直在关注中国人权,他表示绝对反对共产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共产党)对法轮功的迫害没有法律可循,违反了国际法,也违反了中国的宪法以及刑法,还有刑事诉讼法。”魏劳赫博士:“这些被迫害的人只是做了他们认为好的事。他们不想干坏事,他们通过他们的行动和思想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这怎么能违反了法律呢?在中国刑法中也没有这样规定。六一零办公室在一九九九年六月成立,只是为了迫害一群不伤害别人、用自己的信念去生活的民众,中国(中共)政府到现在也没有为此感到抱歉。”

这些警察严重触犯了法律

对中国律师在残酷的法律体制下仍然为无辜者辩护所表现出的勇气,魏劳赫博士表示尊敬:“我希望能带去我的敬意。我担心这些律师会受伤,他们的生命受到威胁。我也担心他们的家庭会有麻烦。我认为,他们的勇气是对这个世上的人们有着宝贵的价值的东西,因为有勇气的人才能带动社会进步,当然中国也是。”

警察打律师,到底谁触犯了法律?警察的职责到底应该是什么?魏劳赫博士说:“如果警察打律师,这首先是不允许的。律师做了什么,导致警察打他呢?如果律师有暴力行为,警察可以动手。但是律师只是在做他的本职工作,那警察必须保护律师。中国警察打律师严重违反了法律。我说这样的事不只一次,而是多次发生。”

熟知西方民主国家法律的魏劳赫博士还说:“这些法官(非法审判大连安锅案的法官)、警察、六一零办公室的人员的迫害行为严重触犯了刑法。如果他们到德国来并因触犯刑法被起诉的话,他们现在就能得到惩罚。”魏劳赫博士说:“我们不能指望中国(中共)政府像一个法制国家一样严肃对待法律。我们面对的是彻底的法庭暴力。法官不是独立的。政府毫不理会法律,而是遵照非法的原则做事,最突出的例子就是六一零办公室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