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建刚律师:打不死仍奔建三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4月4日讯】(新唐人记者李韵采访报导)黑龙江佳木斯建三江农垦管理局公安局因拘留4名人权律师而引发的“建三江事件”持续发酵,在张俊杰律师被打断三根胁骨,王全章律师被连夜黑头套抓捕,殴打致头颅损伤,大批声援公民和律师被抓捕的情况下,仍有公民和律师前赴后继的赶赴建三江接力声援。

4月4日,仍冒着生命危险留在建三江接力声援的北京律师陈建刚表示,我和王宇等律师还有11位来自各地的公民仍坚守建三江,要求会见被拘的唐吉田等律师。

北京律师陈建刚:“只要打不死我们,我们还是要到建三江接力声援,我现在已办不了案了,律协和司法厅的说我参与建三江事件,不再给我律师执业证了,我希望他们不要这样,我们这是在依法行使一个律师的责任。”

陈建刚表示,面对一个无法无天的残暴政府,我们律师的确无能为力,不能救出被拘的律师,甚至不能依法会见他们,不知他们安危生死,即便等他们出监也犯忌就始料未及了。

陈建刚:“我与他们有一杯酒的交情,临刑送一程也不许吗?估计秦始皇也没有如此残暴。 想起北京系列公民案件,看守所专门两次修改所谓的规定,禁止近亲属以外的人给存钱,继而也禁止律师存钱。是什么样的邪教让这个体制,让这个体制内的人如此残暴不仁、禽兽不如?”

陈建刚指责,建三江没有人性地制造冤案、假案、惨案,残酷迫害无罪之人,外加迫害抓捕打压同情、怜悯和帮助被拘律师的人,他说,这是恐怖主义的极致,国家恐怖主义。

3月21号,黑龙江佳木斯市建三江农垦管理局公安局,非法刑拘7位法轮功学员和4名代理律师后,对他们进行了野蛮殴打,至少3人被迫害致生命垂危送医抢救。

近半个月来,来自中国各地的一批批律师和公民自发组建“失踪公民营救团”,前往建三江要求放人。在遭到建三江当局大肆抓捕、暴殴及遣返的情况下,各地律师和公民仍前仆后继的接力声援。

4月1日,建三江公安局将“建三江事件”定调为律师聚众滋事,中共党媒环球时报也跳出来诬蔑律师声援“建三江事件”是搞政治。

并扬言:4位律师中除张俊杰以外的江天勇、王成、唐吉田都没有律师资格证,而且他们都收了4000至10000元不等的代理费!官方更将舆论的批评转向为“别有用心人员在网上歪曲事实、恶意炒作,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杭州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范忠信反驳说,“当局将建三江事件设定性为政治事件与文革的手法如出一辙。他表示,当局只要这样一宣告,抓多少人都正确,把人打断肋骨、抓头撞墙也正确,不准律师会见也正确,禁止给绝食律师送水送食物也正确,抓捕到现场围观者也正确。只要做政治定性,干什么都正确,文革就是这么干的。”

律师富敏荣指出,目前建三江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信息严重缺失,包括律师被抓捕和殴打的详细情况、当前的进展、具体代理案件的性质、建三江警方的官方态度等等。而所有的媒体都被禁令捆死,一句涉法轮功就可以塞住天下人之口吗?炼法轮功就不是人就该关该打该任意鱼肉之吗?

律师陆伟民表示:“建三江所谓的法制教育基地是个彻头彻尾的非法组织,它的存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其主使者己经构成非法拘禁罪,奉劝建三江的某些人悬崖勒马,早日释放非法关押的公民,否则你们迟早会成为替罪羊!”

不怕死 各地律师前赴后继前往建三江

陈建刚律师在网路上呼吁更多律师加入声援“建三江事件”行列,他表示,鉴于建三江警察就是黑社会,一同前往声援的条件是“不怕死”,当天即有十多位正义律师回应愿一起前往建三江接力声援。

而广东律师葛永喜等人则回应,为警醒世人,虽然怕死,但仍然愿前往建三江。

张磊律师表示,任你建三江再暴力再恐怖,中国律师有人,不怕。

4月2日,赶赴建三江农垦公安局七星分局要求会见被拘押律师的湖南谢阳律师被当地警方询问是不是和前几批律师一伙的。谢阳回答,是的,他们被抓了,被打了,被谴返了,所以我来了。

4月4日已回到北京的谢阳律师告诉新唐人:“律协说准备吊销我的律师证,他们说因为我不应该参加建三江这个案件,不听话。”

李方平律师统计说:“各地律师前赴后继前往建三江”:第一拨律师投诉黑监狱拘留出来的张俊杰,被打断三根旁椎骨,没出来三个或许更严重;第二拨律师律师去会见,被黑社会威胁做掉你们;第三拨律师过去被连夜黑头套,王全章被抓着脑袋撞墙直头颅损伤;第四拨律师又到了直接到七星分局;第五拨正在黑龙江的路上;第六拨已经订票;第七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