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唐吉田:建三江酷刑遭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4月6日讯】(新唐人记者陈汉采访报导)中国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张俊杰、王成四人,上个月20日因要求会见被非法拘押的法轮功学员,遭到黑龙江建三江当地的公安强制拘留和暴力殴打,并被警方以参与邪教活动为由,行政拘留5~15天。其中,张俊杰律师已于3月27日获释,其余3位律师,带着不同的伤,于4月6日早获释。

《新唐人》记者就这4位维权律师在建三江所遭遇的魔难,采访了唐吉田

记者:唐律师您好,您受苦啦!

唐吉田:你好,没事你说。

记者:你是今早几点出来的?

唐吉田:今天早上4点多办理相应的手续,之后,建三江公安局用一辆黑色奥的轿车,有三个警察给我押到佳木斯。

记者:他们为什么把你们分开,不一起放呢?

唐吉田:他主要不想让我们过早的会合,怕我们和其它省的同行还有朋友会合,因为,实际上他做的在法律上也是站不住脚的,那么他们就想淡化这个事件。

我现在前胸腔还是有点疼,软组织挫伤,当时被他们吊起来打,脚腿被他们踢,而且他们用整瓶矿泉水打面部(矿泉水瓶装水打人脸,是专业手法,奇痛,但外面看不出,没有伤。),还打耳光,我的一颗牙被打出个豁口。

我们在20号那天陪同家属去法制教育基地,洗脑班或者叫黑监狱,准备和负责人交涉,但是他们不理不睬,然后我们就喊话,要求无条件释放被害人,并告诉他们被关在里面的违法性。当地的警方,包括当地洗脑班,还有610的一些人可能觉得他们受到了挑战,因为以往可能这种面对面的维权并不多见,所以他们对我们非常生气,也非常恼火,肯定是给我们颜色看看。

所以在3月21号那天早晨破门而入,我们还没有完全起床的状态下就被押走了,押到大青分局,在大青分局先把我们的物品进行了拍照,控制在不同的区室对我们进行询问,我这边的话呢,警察不出示证件,也不告知诉讼权力,而且是一个不出示证件的警察和一个协警做笔录,严重违反法律规定。

我指出来,他们非常恼火,然后就开始骂我,开始打我。后来到中午,我也没有签笔录,到下午他们就要我签,我指出他们的违法,就把我铐起来了,双手铐在后背,而且给我把头套蒙上,给我押到讯问室。到了我也说不上什么样的一个房间,给我吊起来,就是把我铐起来的双手,用绳子穿起来然后就吊起来,双脚都不能沾地,进行一顿暴打,打的我满头都是大汗,身体承受不了!我迫不得已,答应跟他们好好谈。

回到讯问室,就是用黑头套给我套回询问室,强迫我接受一些内容,我跟他们辩论,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就打我,而且用矿泉水在我后背,就是顺着内衣,浇我(冷天浇水比针扎还难受)两次持续到当天的下午大约5点多钟,在他们的压制下在笔录上签字。后来他们就把我带着手铐送到了一个值班室,有几个警察押我。在暴打当中他们威胁我,说要把我挖个坑埋起来,活体取肾、像朝鲜的金正恩对付张成哲那样,对我进行犬决。回到询问室他们还对我进行威胁,要把我送到洗脑班去强制转化。

后来第二天,从他们控制到进拘留所,就给了点小面包,非常差的小面包,从大青分局去体检的路上用我们的衣服把我们的头都蒙上,到第二个体检的医院才放开,一直到后来进拘留所。拘留所的人发现我身上有伤,本来要拍照,他们这些办案人员跟拘留所一勾通,也没有给我拍照。到后来拘留快要结束前,才给云南白药喷剂,现在,在表面上看到这个黑青,里面还是疼,在这个中间我曾经跟拘留所的一个老医生说过这个事,我也掀开衣服给他们看,他说这个由办案单位解决,他们不负责。

总体来说,建三江公安确确实实是比较迷恋酷刑,也比较迷信口供,而且由于农村这种封闭性,他们法律的意识,包括观念,很多方面实际上是非常差的。

记者:您受苦啦!对他们这种行为简单的谈一下。

唐吉田:用那种酷刑的方式,是严重的违法行为,也反映了他们对公民权力的漠视,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包括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法律帮助的人,他们是充满了仇视的,而且他们反复强调国家定性,只要国家定性就可以不择手段。而且他们还反复讲,共产党就是对你们客气了,不然的话把你们全弄死等等这些刀把子这套思维,每个人身上就是非常非常的明显。包括我们进到拘留所之后。也经常来问话,有时候也威胁要多关押我们,或者把我们送到其他的地方关押等等。就是想方设法获取对他们有利的一些陈述。他实际上就是把我们弄到听话,为他们这种违法解套。

记者:他们把你们定为利用“邪教人员扰乱社会秩序”……你怎么看?

唐吉田:这是非常荒唐的,因为法律是评价行为,不评价思想。只有他们这种侵犯人权为乐的人,才会随便把别人的思想定为邪教,实际上就是属于一种霸王的逻辑,从法理上是站不住脚的。他之所以用这样一个名目,实际上就是要混淆视听,利用人们长期以来对法轮功维权的误解,来达到为自己违法行为开脱的目的。

记者:说你们三位律师没有律师证,你是怎么看?

唐吉田:我们确实被他们非法吊销,其中一个注销,另外一个考核转所,到现在转走也不给转,但是我们是依法以公民身份去代理,有法律依据的,而且我们和当事人之间也有约定,我们从法律上尽最大努力去帮助,也没有空头承诺,当事人家属也清楚我们是尽力而为,也没有要求我们向熟人一样去捞人。我们只能说去主张权力,去恢复法律。法律应该有的一些状态。这个实际上呢,我们也有限制工作,比如说去洗脑班交涉,去检查院控告。

包括我们去邮寄一些文字上的,一些控告状的,这实际上是真金白银的,他(共产党)说我们是诈骗,是非常荒谬的,因为诈骗的话也得有受害人提出来,你官方跳出来说我们诈骗,那实际上是非常荒谬的。

记者:在这期间你是否见过江律师他们?

唐吉田:我见到他(江律师)了,我在里面的时候,就知道他前胸伤了。我们有一天前后相随去上药,我就碰到他,我说你好吗,怎么样了,他说还没好。今天早晨我们一起办手续,分别被他们押走。他可能已经到北京了,但是我还听说有尾巴。王成是被送到哈尔滨,张俊杰呢27号凌晨被他们押到哈尔滨。张俊杰的伤可能比我们每个人都重,他是骨头方面的伤情,当时的西服都已经被撕碎了。

记者:你出来的时候又遭到他们的威胁和警告吗?

唐吉田:出来的时候他们就威胁以后不许代理这类案件,不许再来建三江,否则就对我不客气。然后呢不能复议,不能诉讼,让你违心的答应他们的一些条件,包括说他们的处罚是正确的等等。这种欺骗利诱的惯常的手段,他们都在用。

记者:下一步您要怎么做?

唐吉田:先恢复一下身体,我们从法律上考虑看看,有一些程序看看启动可否启动,对他们的违法行为要追究,尤其是对他们这些非法拘禁的行为进行揭露,这种非法拘禁的现象需要更多的人来关注。

记者:听说陈建刚、王宇律师他们也被抓?

唐吉田:听说他们已经出来了,之前有一些被拘留或者被跟踪。我在里面也有所耳闻,对他们,我表示感谢,同时我也从这次看到了中国权力意识和公民意识的增长,以及公民维护自身权力,争取公民正义的行动意识在增强。表示感谢的同时,我对中国民间维权的努力,以及这种努力所带来的变化,持一种乐观的态度。

记者:您对法轮功学员的案子还会继续代理,还会继续维权?

唐吉田:如果条件允许的话,肯定继续提供一些帮助。他们的要求是非法的,这个人的事情能够做,那个人的东西不能够做。林彪和江青,包括薄熙来,他们不是要有人辩护吗?这些酷刑的警察,我倒是不希望他们将来被行刑,但如果他们服刑的时候,是不是也需要有人来帮助,难道他们希望自己受到虐待的时候,举目无亲吗?我觉得他们不会想到那个地步,如果他们愿意那么损人利己,那我们也无能为力。

我要正告那些侵犯人权为乐的人,不要觉得人人都可以被吓住。他们应该知道,邪不压正。另外,对国内外各界朋友这段时间的关心支持和帮助,包括媒体朋友的声援,表示衷心的感谢,大家一路走来都非常辛苦。我希望其他仍可能有一些危险的朋友,能够转危为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