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人们常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有点夸张,也有点道理,在重庆就能找到这方面的佐证,由于多年来,薄熙来为首的两面派贪官示范作用发挥的好,带起来一批“大骗子”,他自己进了监狱之后,留下的高徒黄奇帆依然在继承薄熙来的“事业”,培植更多的形形色色的骗子,据中新网重庆10月16日报导,一名老翁带领五名老太婆扮“神医”专门诈骗老人钱财,团伙成员平均70岁,年龄最大成员85岁,记者从重庆大渡口警方获悉,6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拘。对此,我感到奇怪的是,他们走街串巷,摇唇鼓舌的,欺骗的不过是数十个人,涉及金额才几万元,当地公安对他们的抓捕行动却搞得满城风雨,还上了报纸的要目,而黄奇帆呢,他欺骗和忽悠了全世界,造成的经济损失多达上千亿元,但至今一点事也没有,他的骗局还愈演愈烈,这里的奥秘究竟是神马?据警方介绍,最近3个月内,重庆多个地区发生四起“神医”诈骗案,其团伙成员分工明确,其中罗某负责物色对象,以寻找神医名义与受害者搭话,了解受害者信息并告知神医,以便神医能准确“算出”受害者家庭情况;左某负责带受害者找刘某扮演的“神医”;杨某负责跟踪受害者,并且接过刘某调换的“包”;邓某、胡某负责跟踪受害者。团伙成员供认三个月内共在重庆江北、沙坪坝、大渡口作案四起,涉案金额3万多元。

我仔细看了这篇报导,觉得这些“神医骗子”的诈骗手法和薄熙来,黄奇帆等人类似,仿佛他们都是一个“骗术学校”毕业的,2008年,薄黄在山城大造与论,搞“唱红打黑”,麻醉愚民神经的书籍《读点经典》印了数千万本,“红色短信”发了上亿条,“红歌会”开了无数场,挥霍公款难以计量,各级干部都强迫老百姓相信一件事,只有薄熙来才是正宗的“红色革命接班人”,谁反对他就是“黑社会”,“黑老大”,这一点与上述的骗子罗某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先造与论,然后再用“薄熙来神话”去骗人,实在骗不了的,就命令“打手”王立军带领“091专案组”去抓捕和判刑,他们的不同之处在于,上述骗子是以个人与小团体的名义,受害人的范围极小,而薄熙来,黄奇帆,王立军等人,是以政府和公权力的名义,因此,更具有欺骗性和危害性,也更有必要深刻地揭露和批判。

虽然,一手贪污受贿,一手翻阅“爱莲说”的“薄骗子”倒了,但他的余党们还盘踞在云山雾罩的重庆,黄奇帆还在继续表演,尽管不利于他的消息不少,但也有好新闻给他强心剂,据重庆消息来源说,3月2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参观德国北威州杜伊斯堡港,观看重庆至杜伊斯堡港的“渝新欧”铁路列车,脸上露出笑容,这令阿黄激动得夜里难眠,他逢人就说,这个项目是我亲自抓的,推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功劳不小,我是具体主抓人,这和抓党务的薄熙来没关系。看来习主席肯定了我们。人们由此想起阿黄的“如鱼得水”说,禁不住讪笑,但与前述街头的“神医骗子”一样,他不太在乎,反正阿黄主政重庆多年,有丰富经验和较深的关系,管你换了谁抓党务,张德江还是孙政才,都得靠我干事,牛皮吹厚了,老百姓不得不当被盖,此前,据华龙网报导,3月27日,市长黄奇帆主持召开市政府第41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2014年市级重点项目建议名单》,大言不惭地宣称,今年市级重点建设项目包括政府主导和市场主导两大类,涉及综合交通、能源保障、水利、通信、生态环保、民生保障、工业、现代服务业、现代农业、城市开发等10个方面500多个项目,总投资2万亿元,年度计划投资3500亿元,投资强度保持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25%以上。其中,市委、市政府已确定的40大重点项目集群共230多个项目,总投资1.3万亿元,年度投资1900多亿元。

实际上,由于“唱红打黑”搞运动,重庆把“半壁江山”的民企经济搞垮了,把国库掏空了,把招商引资的信誉搞没了,把民心打散了,还哪有“真金白银”干什么“40个重大项目”,能把以前多年累积的烂账理清了就不错,但黄奇帆是比“神医”强百倍的超级骗子,正如当年在北大演讲,替薄熙来“黑打”涂粉抹脂一样,黄奇帆不再提“6年半买房”,也不再提“地票”和“廉租房”,却编织出新的白日梦,继续忽悠善良而无奈的重庆老百姓,用“5个功能区”取代薄熙来的“5个重庆”,好像过去的灾难一点没留后遗症,重庆已进入新的“大跃进时代”。

一方面,黄奇帆和张轩等人一唱一和的,为“打黑”辩护,利用周永康的嫡系,重庆高院院长钱锋等人,千方百计地力阻冤假错案的平反,一方面施点小恩小惠,借助愚民的键忘症和怯弱自私的本性,拉拢一批发财心切的民企老板,来给自己捧场,而有些人的确也把阿黄当成经济“神医”,跟着瞎哄哄,这一点类似上述的骗子们。据官媒报导,4月4日,市长黄奇帆在全市部分民营企业座谈会上指出,要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强化创新驱动,促进转型升级,不断提高民营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推动民营经济更好发展。

官媒为讨好阿黄,谎话连篇:座谈会上,民营企业负责人踊跃发言,谈思路、讲问题、提建议,黄奇帆不时插话与大家交流,气氛热烈。但是,紧随其后的一段话露出了破绽:在认真听取大家发言后,黄奇帆说,直辖以来,重庆民营经济持续保持快速发展势头,为全市经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当前,重庆经济虽然保持平稳健康发展态势,但受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以及要素成本提高,劳动力不足,融资难、融资贵等影响,民营经济尤其是实体经济发展面临不少困难。了解当地情况的人都知道,由于薄王包装和虚构了640个“黑社会”,严重挫伤了民企的积极性,不平反和放人是绝对不可能恢复元气的,但阿黄自知罪恶在身,难脱干系,所以,只字不提“打黑”的问题,还用了一个“挡箭词”:直辖以来,尽显骗子绝招。

由于“大骗子”黄奇帆没事,紧跟他的地方“骗子群”都继续玩手段,不但不清算过去的徇私枉法的罪恶,而且把新的领导也巧妙地绑进“091”的战车。据官媒报导,3月31日,沙坪坝区委书记王越在区法院调研时强调,区法院要进一步增强担当精神,勇挑重担,坚持司法为民,践行便民承诺,用改革创新思维,务实推进各项工作。王越一行先后到区法院审判庭、心理咨询室、文化长廊、荣誉室视察,并与该院领导班子和干警进行座谈,详细了解区法院审执业务、机制改革和队伍建设情况。要知道,过去沙坪坝区是薄王黑打路线的重灾区,原领导李剑铭是“黑打干将”,“091”就是臭名昭著的一支薄熙来,王立军的“私人武装”,他们曾用德国纳粹的法西斯手法打击民企,而新任的书记王越应肩负拨乱反正的神圣使命,但是,这骗报导令人失望。

重庆官媒记者说,据了解,近年来,区法院以审执业务为主线全力保障地方发展,自2009年以来共受理各类案件84307件,年均结案率为96.23%。法官人均结案166.44件,比全市法院法官人均结案多59.01件。改判发回重审率为0.23%,收、结、存案保持良性循环。获得“全国模范法院”、“全国文明单位”等荣誉称号。

请注意“2009以来”一句,这是“神马”意义呢?就是枉法判决李修武等人是对的,就是与周强领导的最高法对着干,因为不久前,全国最高法院在一起通报中异乎寻常地点名批评了沙坪坝区法院,只不过具体涉及的是一起司法不公的有关医疗事故的判案,实际上近年来,沙坪坝区法院是以徇私枉法出名的,已成为薄熙来的专政工具,为了抵制冤假错案的平反,他们利用这篇报导把新的区委书记王越也忽悠了,难怪王越说,只有发展才是硬道理。他的意义是,法院也抓经济,当公安的“后盾”就行了,平反的事没人理。由此看见,以黄奇帆为首的骗子群体,一点也没变,还在继续花言巧语地行骗。4月1日,黄奇帆还专程前往南川区督导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他要求南川区领导自觉地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的要求上来,但读者都明白,黄当年带领“私人武装”越界去四川抓捕王立军,使“党”丢尽了脸皮,如此高调地毁誉,永远无法挽回,他无悔意,却利用近日的官媒说,重庆干部队伍正打造著一张新的名片——“低调务实、少说多干,敢于担当、积极作为”。而就在此时,黄奇帆不仅高调地向富人开炮,提出“征收移民税”,而且还声称自己很聪明,重庆很富有,储备了天文数字的土地。

但是,骗子再狡猾,总有露出尾巴的时候,据报导,3月26日,李克强在辽宁主持召开部分省市经济形势座谈会并作重要讲话,会上,辽宁省委书记王玟、省长陈政高和浙江省长李强、安徽省长王学军、广东省长朱小丹、重庆市长黄奇帆汇报了本地经济社会发展情况,谈了对经济形势的看法,并就做好下一步工作提出了建议。这都是官样文章,其实,为什么偏偏是“部分省市”,还召见了黄奇帆,原来,他的“尾巴”被抓住了,成了反面教员。

李克强说,国务院有关部门要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地方政府也要抓紧全面清理审批事项,研究探索“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切实为市场主体松绑,完善事中事后监管,创造公平竞争环境,把改革的红利真正送到社会的最基层,把市场的活力和增长的动力充分激发出来。我认为,这里的所谓“负面清单”,一语道破天机,就是地方财政亏损的“无底洞”,全国是以重庆等地为典型的,薄熙来留下的烂摊子,交由他的死党黄奇帆收拾,他戴罪立功,搞好了不坐牢,搞不好就“双规”,所以,阿黄急了。人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要当着张德江的面痛哭,原来除了哭鼻子没办法啊。

我想,骗子不能长久,总有失算的时候,也许3月26日的另一篇报导,流露了一点乐观的气息,市委书记孙政才会见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一行。万主席来做什么?从报导内容看,与司法体制有关,孙说,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对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重庆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司法体制改革工作,在法治宣传教育、刑罚执行规范、社区矫正规范等方面做出了积极探索。但他也没提平反冤假错案的事,不过涉及敏感的司法改革一事,有点不同凡响,或许是中南海高层已感受到重庆地方的抵触情绪很大,要民主党派去调研和推动,而在同一天,据华龙网3月26日报导,重庆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通过:任命刘春焱为重庆市人民代表大会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重庆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蒋元文为重庆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副主任;还任命了一大批新的法院骨干人员。这至少说明,孙政才对法院的工作和人事并不满意,他似乎想做点事。

在笔者看来,靠欺骗手法无法疗治民企的创伤,更无从重振民企发展的雄风,必须抓住“平反”这一“牛鼻子”,把李修武等良民放了,恢复司法的公信力,进而打开重庆工作的新局面,但他好像心有余而力不足,他是属于温家宝派系的地方官,肯定不会与阿黄站在一起,但他可能把日后的走向,升迁看得太重,与中共各级的“官迷”一样,碍于党内另一派的阻力和歧见,有点瞻前顾后两茫然;他也可能不了解重庆,也不太懂经济,不得不利用黄奇帆,自己偷点懒,少担些风险,等到方便稳妥的时候再出重拳,也说不定。但时不我待,涌浪般的移民潮已掏空了民企的财源,“黑打”的阴影笼罩和压抑著民心,对财富的疯狂追逐与对穷人愤怒的恐惧交汇一起,动摇了社会稳定的基础,可能机会不多了,当社会的绝症已病入膏肓,“神马”神医也都将无济于事。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