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执法犯法 建三江为何有恃无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04月08日讯】【热点互动】(1141)执法犯法 建三江为何有恃无恐?黑龙江建三江农垦公安局非法扣押拘留并殴打维权律师。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

建三江当局持续地抓捕维权律师的事件也不断地引发人们的关注。那么在6号早晨被抓捕的3位律师被释放,他们控告当局利用酷刑对他们进行折磨。同时我们也看到当局在此前公然地发表声明,同时也不断抓人这样的举动,使得这件事情也不断升级。在另外一个方面,全国各地的律师和民众不断地前往那里进行声援,也形成了今年维权的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那么在这起事件中,中共当局为何敢不断地抓人、抓捕,使这个事件不断地升级?这背后为什么他们能够有恃无恐?究竟又是谁使这件事情达到了人们容忍的极限?围绕着相关话题我们将和观众朋友们展开探讨。

那么今天我们是热线直播的节目,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参与讨论,热线电话号码是:646-519-2879。今天我们请到了两位嘉宾,一位是在现场的政论家横河先生,另外一位我们连线到了目前在中国大陆北京,也是这件事情直接的参与人,北京的律师,陈建刚律师。两位好。

首先第一个问题我想先请教一下陈建刚律师,现在最新的情况究竟是怎样的?我们目前看到在6日早晨3位律师被释放出来,他们在监狱中都遭到了各种不同程度的酷刑折磨。唐吉田律师他曾经接受本台记者的采访,倾诉了他自己在狱中的遭遇。我们先看一下背景的短片。

4月6日下午3点,本台记者拨通了唐吉田律师的电话。唐律师表示,他早上4点多办理了相关手续后,被建三江公安局三个警员押到佳木斯。

唐吉田说,他和江天勇等四位律师在被拘押期间都遭到酷刑迫害,他现在前胸还感觉疼痛。

维权律师唐吉田:“(胸腔)软组织挫伤,因为当时被他们吊起来用拳打,然后脚、腿也被他们踢,而且被他们用矿泉水瓶、整瓶矿泉水打面部,还有耳光,我的一个牙被打出来一个豁口。”

在酷刑折磨的过程中,警察边打边叫喊。

维权律师唐吉田:“说要为我挖个坑埋起来,或者是活体取肾,回到训问室他们(警察)也曾经威胁,说要把我送到洗脑班去强制转化。”

唐吉田表示,江天勇律师的前胸软组织也被打伤,而张俊杰律师当时被打得西装都撕碎了,后背都直不起来,呼吸困难。

唐吉田指出,建三江施用酷刑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反映了当局对公权力的漠视。

维权律师唐吉田:“尤其对法轮功学员,包括为法轮功学员进行法律帮助的人他们是充满仇视的。只有他们这种以侵犯人权为乐的人才会去随便把别人的思想定为邪教,利用人们长期以来对法轮功维权的误解,来达到为自己违法行为开脱的目的。”

唐吉田表示,在身体恢复之后,将对黑龙江当局非法拘禁的违法行为进行追究。

主持人:我们看到这里面突显了,唐吉田律师暴露出来了关于这个酷刑方面,其实不只是一位律师,多位律师都有被打的这样的一个情况。为什么这样一个执法单位敢执法和犯法?您怎么看这件事情?这是否是它一个常态化的动作?

横河:对于一般的国家或者是一般的地区来说,律师是属于法律体系的一个部分,他是为当事人辩护的,所以他本人并不是当事人自己。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就说抓了四个律师,而且每个律师都被打了,那就说明什么呢?说明第一,这个地方打人是个常态,不打人是很罕见的事情;第二,它不管谁都打,就是说以前打人的所有过程当中,他没有受过惩罚,反而可能是受过表彰的,就是他打了人,他是受表彰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才可能去对所有的律师,还不仅是第一批律师,包括第二批律师和第二批去维权的民众,王全章是第二批(律师)被打的。也就是说这确实是一个常态。

那么为什么会发生这个常态?这个常态是怎么发生的?就跟这个地区也存在这个洗脑班是有直接关系的,并不是说他们是无缘无故这么做的。当然律师在其它地方也有被打过的,这个情况也是经常发生。所以它是一个常态,它是一个特例,但是它又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也就是如果说全国所有的地方都是法治社会的话,那不可能在建三江这一个地方的警察就会忽然之间,哪一天冒出来说我就是要在这个地方为非作歹,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这是一个常态。

主持人:那从各种酷刑折磨来看的话,其实都有一个动作,就是说他们给这个律师戴上黑头套。这个黑头套我们知道在电影、电视中都是说这个黑社会和绑架的行为。您怎么看这个黑社会化的这样一个行为?

横河:这个共产党它自己倒是一直就是黑社会,而且它后来也利用黑社会,包括在香港、在澳门,甚至现在在台湾,它利用的都是黑帮嘛。这些竹联帮的老大代表中国共产党到台湾去发表演说,要跟学生斗,对不对?这个竹联帮老大已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了,不是台湾公民了,他代表共产党去的。所以共产党历来就是这样子的。

那么当然在这个案例当中就普遍戴黑头套,我们记得当初高智晟律师在被迫害的时候,他专门写这个黑头套,就是讲他被套上黑头套以后被打。

主持人:这也不仅仅是一次了,而且是经常性的一个动作。

横河:对,是经常性的动作,而且肯定是一个常态,不仅是个常态,而且这是个标准装备,这是对待维权人士,或者法轮功学员,或者是律师的一个常规的,因为这个黑头套你还不容易找到,并不是说你随便找一个东西套上去的,所以这变成了一个他们的常规配置了。所以也就是说这种黑头套的行为还不仅是某个地区的警察违法乱纪,而是变成了警察的标准配置的话,那就是自上而下的,是整个维稳体系的一个部分。

主持人:好,我们再次接通一下陈建刚律师。我们刚才已经请现场的横河先生分析了,在监狱中律师为什么受到这种普遍的打压?是否是一个常态化?接下来我想请问您,因为您在网络上也披露出来这个过程之中和建三江的一些对话,而这些对话听起来都是非常令人吃惊。

比如说他说跟踪是为了保护这个律师,为了保护你们;同时他们说戴上黑头套是为了对他们保护隐私;那么没敲门就进入房间,是怕他们跳楼;同时说警察是有政治觉悟的,不怕律师来。您对他们的这些发言,当时您是直接参与者,可能还会听到其它方面的,您给大家做一个介绍;同时对他们的这些个言论,您怎么看?

陈建刚:我认为这简直就是黑社会的话嘛,是黑话,一派胡言。我在大陆这边,前两天我听到一句话说,如果要是这种解释可以说得通的话,那是不是强奸犯都可以有理由啊,是为了让你得到幸福啊?这是一帮王八蛋!你知道吗?说这话的是一帮王八蛋。

主持人:好,我们看到建三江总局在此前也发表了一份声明,他在声明中不去说他自己本身违法的行为,而是说律师违反法律,他在声明中指出。您对他的这个声明怎么看?

陈建刚:他们这份声明,我都觉得没有必要对他们作任何评论,因为这就是黑帮的话,这真是一个黑社会、黑帮,他们没有任何道理可讲。中国的法律在他们眼里现在连废纸都不如。

主持人:好,陈律师我还想请问一下,我们知道现在最新的情况是三位律师早前被抓的时候,已经在6日早晨的时候被释放回来,同时对这个当局进行指控他们的酷刑犯罪。现在又过了一段时间,目前的情况怎么样?还有没有当地的律师或者民众被抓?大家目前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陈建刚:直到现在还有十几位公民被关押,我们新一波的律师也在准备过去,准备过去为这些人维权,现在有好多律师已经开始报名了,但是下一波的事情可能就不是我来接力做了,因为我这边确实有一些手续上的困难解决不了。

主持人:好的。我们再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一会儿返回来再请陈律师进行一些评论。匈牙利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匈牙利王先生:大家好。建三江这个事的发生其实一点也不意外,因为中共它是个黑社会,它是集团统治,它的政策执行和形成都不是一个人的事,没有了周永康,还有李永康、张永康,如果我们认为中共某些恶行是某个人造成的,只要除掉这一、两个人中共就变好了,这只能说明中毒太深了。

顺便说句题外话,为什么周永康案处理起来这么难?拖了这么久?还不就是因为周永康为中共在法轮功问题上背负了太多的骂名了吗?所以在中共眼里这是大功啊!迫害法轮功与贪腐相比,孰轻孰重,它们在权衡啊,最后怎么处理还很难说的。

主持人:好的,谢谢王先生。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的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执法犯法,建三江为何有恃无恐?”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参与讨论。我们再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加州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建三江这个事情我提一点看法,在中国有关这个事情是牵涉到行政诉讼的问题,你在中国共产党的那种体制跟政府搞,哪怕县政府或者镇政府都没得搞!

维权律师在中国的确也非常的不容易,有很长的路要走。在中国,律师根本就没有专业发言权,你知道律师经常被司法部门叫进去训话、警告,什么话能讲、什么话不能讲,法庭应该怎么做,都有一个规定。不是说像美国这样为了替当事人抗争,不敢的。普通的律师也怕得罪法官、得罪法庭里头的人。因此在这个问题,律师被打,我都是相信的,跟它流氓集团没得搞!谢谢大家。

主持人:好,谢谢何先生。我不知道横河先生您对此有什么样的回应?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唐吉田律师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他举出一个非常惊人的话,就是当地的公安局就威胁要活体取肾。此事正是对应了不久前,中共一直不承认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事情。您怎么看?

横河:这可不是一般说出来的话,作为警察在那个地方能够把这样的话说出来,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他们这里曾经做过这样的事情。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在中共这个系统里面,它到现在很难找到有人承认这件事情,很难找到有人会去公开承认。所以在这之前为什么王立军的案子这么重要呢?是王立军他自己承认他有过做过肾移植的试验,他自己承认过的。

那么这个警察实际上承认就不是一般的承认了。作为任何一个警察局的普通警察,如果在任何一个国家没有发生过这种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的时候,他绝对想都想不出这样的话来!所以能想出这样的话来就是他可能参与了。所以这是可以记下来的,将来要清算的时候,从哪些线索?就从公安部门这些线索去。

另外一个,刚才匈牙利的王先生谈一个问题,其实和加州何先生谈的是同一个问题,就是中共的背景在后面,就是这是一个体制的问题。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建三江警察讲的最多的一句话,不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就是社会主义制度有它的特殊性。

什么叫“社会主义特殊性”?什么叫“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实际上这群人想的不是法律而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因此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底下是没有法律可言的。他们所受的教育可不是法治的教育,他们整天开会接受的是上面传达的文件,是上面领导讲话,领导就告诉他们应该这样做、应该那样做,他们是不看法律的。

所以你可以看到建三江公安局所出的那个通告讲的几点,它最重要的几点,第一个讲律师以律师名义煽动纠集法轮功人员和家属在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聚众滋事。这叫扰乱社会秩序。这是一个违法之地,建三江的公安局能不能讲出来什么叫“法制教育基地”?法制教育基地是个什么地方?有什么法律依据在这个地方设一个法制教育基地?它讲不出来!这是一个违法的地方。所以律师不管谁到那个地方去,如果把那个地方,真的人家有办法用铲子把那个铲平了,那是维护法治的尊严。所以它不懂法。

那么它说3个律师都没有执业资格,为什么没有?他是被中共吊销了,是因为他捍卫当事人的信仰权利,法轮功学员的信仰权利,被吊销了执照,不让他执业。你把人家取消了职业资格,然后说人家不是律师,没有职业资格,那就是没有职业资格,公民还可以代理。所以它还是不懂法。

那么问题就在这个地方,它还说律师收取了1万元、1.5万元和4千元的手续费,这个费用只够车马费、旅馆费,只够这么多。所以一比较,它们的公安撒谎,周永康一贪就是几百亿,这相比较而言,我觉得建三江公安局这个通告还黑得不得了!你看看,就是全心全意为民众服务的律师只能拿到车马费,而这些公安系统当官的一贪就是几千万、几亿、几百亿。这个一比较的话,我觉得建三江公安局这个通告就是有意让中共当局权力集团的人过不去,跟他们过不去,当然他不会这样想。

我就觉得奇怪,建三江公安局怎么会把这么蠢的东西公布出来了?是它不知道这个东西很蠢呢,还是别人叫它写的,还是它故意出丑?要出上面的丑,意思就是不是它的。现在我们想不出来这么蠢的东西怎么拿出来的?因为中共花了很大的力气在全世界想证明它是一个法治国家。你花多少钱,做多少工作,一个建三江把你所做的形象工程全部毁掉!所以我想不出来它为什么能够这样子肆无忌惮的这么做,而且还要保持这个热点在这个地方。这个我想不通。

主持人:好的,我们接下来想请教在线上的陈律师。陈律师,这件事情您也直接的参与,亲自到那边去,您在维权上也做过多年。刚才横河先生其实讲到了一点,就是说人们也非常的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执法犯法,而且背后有恃无恐?我们看到王兴律师在网上总结的一个特点就是说,在整个这个事情中,可以说律师不断的去,而且社会舆论非常强大的情况下,它们是敢抓就抓,敢打就打,想打就打,想跟就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王兴律师用的一句话就是“无耻无畏”!以您的观察来看,为什么它会这样的无耻无畏?

陈建刚:是这样,我觉得中国本身就是一个警察国家。最根本的问题,有权力的人、有权力的机关,没有任何制约,他们的权力是无限大的,无边无际的。在权力得不到制约和限制的情况下,必然会制造出罪恶来。这就是最根本的问题。因为他们不需要对老百姓、对纳税人承担一点点的责任,或者说他们直接就是坐在我们头上的奴隶主,老百姓在他们的眼里是一文钱都不值的,他们想怎么欺压就怎么欺压。

主持人:好的。那么我们看到当地当局的回应,面对这么强大的压力,一波一波的律师去,他们竟然说:来1万律师又怎么样!全国的律师来了又怎么样!我们有强大的中国政府作为后盾,还有广大的人民群众作为后盾。这是他们当地讲的话,您怎么看?

横河:前面半句,就是“强大的中国政府作为它的后盾”,这就是它能够为非作歹的真正的理由,也就是说它所做的一切跟中共的政策是吻合的,在这个政策指导下,犯多大的罪都没有关系。

但是它忘记了一点,就是由于你这个权力,由于你这个不受制约的权力,你会得罪其它集团里头的人,就是该清理的时候,你也没有任何法律的保护。周永康怎么样?不比你强大多少倍,对不对?说倒就倒了!李东生怎么样?说倒就倒了!你以为你能比周永康或者李东生还要强大吗?可能用不着等中共倒台。

至于说广大人民群众,中共倒台第二天,你看广大人民群众是追你们这些作恶多端的公安呢,还是追其他的人去清算?第二天,你都跑不了清算。当然了,很可能还轮不到中共倒台的时候,中共自己内部就把你给清掉了,这个可能性是最大的。

所以他所说的这一切吧,他都是有一个虚幻的……他认为他是中共这个系统里面的最低层的打手,所以他就安保险了。其实一方面,中共最早会把这些人踢出来;第二个,不说远的,就建三江这次闹的这么大,在国际上丢这么大的脸,全世界都关注这件事情的情况下,没准哪一天,内部悄悄清理的时候,就把你给清掉了!

主持人:好,那么接下来我想请教一下陈建刚律师。我们看到这个活动它有个特点,就是律师和民众在不断地去,一波一波的,而且这件事情已经是非常显着的热点的一个公众事件。在面对着刚才所谓的当局不知廉耻的丑恶的发言和声明,而且民众他不断地去。您曾经讲过一句话,您说:打不死仍奔建三江。当时您是怎么有这样的勇气?

陈建刚:说实话,我不是一个怎么勇敢的人,真不敢当。因为作为一个社会人,我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关系,有家人有孩子。我是非常胆怯的人,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啊,我们律师还有退路吗?因为无论放弃什么样的代价,我不会选择跪着讨生活。如果我再往后退,那么我们就是跪着讨生活,任人欺压,任人宰割。一个沉默的好人是邪恶的同谋,这话我认为是最有道理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个人认为我不应该保持沉默,所以我去之前我是做好被拘留,甚至被刑拘、坐牢的准备的。

主持人:好,谢谢陈律师。横河先生,您对目前出现一波一波的律师前仆后继这样一个举动,同时民众对这件事情的声援形成一个热点的这个特点,您有什么样的看法?

横河:我觉得是几个方面的因素,一个因素就是这个事情的全部起因是在于这个洗脑班,这个法制教育基地。实际上它是比一个劳教制度更邪恶的地方,因为它连手续都不要,劳教还有一个劳教管理局,你可以找它的麻烦。现在连这个都不需要了,随便就抓人,随便就任意拘禁!要是说全世界有任意拘禁的话,那么有一个就是在这里,有一批就是这个洗脑班的系统。所以这个洗脑班是迫害法轮功建立起来的,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国的法治永远不可能实现。这是一个。

第二个,你可以看到每一次事件,就是跟律师有关的,跟维权有关的,跟信仰有关的案子,一次比一次大,也就是说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就像刚才陈律师谈到的,就是说没有退路了,会越来越多。那么在这个事情上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对于律师协会,对于其他每一个人其实都是一个考验,都是一次机会,就是你站在哪一边。

主持人:好的,那么究竟站在哪一边?我们最后还有一分钟的时间,我想交给陈律师。那么这件事情其实并没有平息,而且在持续地发酵,下一步究竟会怎么样?您可以对现在在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讲几句话吗?

陈建刚:是这样,我们现在知道还有十几位公民被关押,现在北京这边也有律师在陆陆续续地准备去维权。我今天已经得到消息,大概明天就会有律师过去,有好多人现在已经做好准备,授权书我们这边也都准备好了,手续很快就可以解决,现在律师马上就会到。

我觉得现在这个事情如果说可以作为一个标志性的事情,虽然我们现在都受到一定的压力和打击,认为这是一个组织,对某些集团反对他们的组织。其实律师还没有做到这一步,仅仅是律师同行之间相互关注,我们不能对其他同行的苦难保持沉默,到现在仅仅是这种状态,没有任何组织,但是当局可能非常敏感。

主持人:好的,谢谢陈律师。那么我们由于时间关系,我们这一期节目就只能进行到这里。面对这个持续发酵的建三江维权事件,新唐人电视台还是要为您持续的关注。非常感谢横河先生和陈建刚律师今天加入我们的节目,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