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拜林昭 唐荆陵被控56小时释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5月2日讯】(新唐人记者李丽采访报导)大陆维权律师唐荆陵和各界民众,在4月29日前往江苏无锡祭典被中共秘密枪杀的原北大才女林昭时,被数百名特警包围和抓捕。唐荆陵被抓捕关押了5个小时,直到5月1日晚才被释放。

4月29日是原北大才女林昭被中共酷刑折磨、秘密枪杀46周年纪念日,大批民众自发前往林昭墓地祭拜,早上10点多,准备上山的民众突然遭到特警的粗暴阻拦抓捕

5月2日,唐荆陵律师告诉新唐人说,他5月1日晚上才被释放回家。

唐荆陵律师:“我从08年开始推4月29号祭典林昭行动,今年已经是第七届了,从2012年开始,当局的打压就开始一年比一年严酷,但是今年我们还是去了不少人,全国各地的网友都自发的去了。”

唐荆陵说:“我当时到达苏州的时间是10点左右,结果在现场,我们被好几百的穿着特警服装的人包围,把我们全部强行拖上两辆大巴拉到附近的派出所,我们从上午被抓过去,一直关到晚上的9点。大家才陆续被释放,就我一个人没被释放。”

据悉,当天被抓的民众有朱承志、唐荆陵、陈云飞、姜建军、尹旭安、刘士辉、翟岩明、陈剑雄、张圣雨、徐丽艳、李小玲、赵鹏飞、张占、褚庆界、郎玉冰、王法展、玉廷、欧阳经华、王建、王旭芝等一百多人。

广州维权人李小玲向说:“我们一百多人被暴力抓捕,多人被殴打。苏州警察把我们强行拉上大巴车,在长桥派出所我们拒绝做笔录。我陪着近八十岁的欧阳经华老伯去医院看病。因为一天没有吃饭,他身体受不了。”

唐荆陵被广州国保带回

当晚,苏州警方给唐吉田开具了一个非法聚会的罪名。30号早上9点多钟,广州的国保到苏州,把唐荆遣送回了广州。

唐荆陵:“到广州大概是下午5点多钟,国保把我带到我家附近的金锡派出所。国保说我印制了6000份书签,其中有4.29纪念林昭的书签,以及给狱中良心犯寄明信片活动的书签,还有5本非暴力抗争的著作,因此国保给了我一份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罪’一个刑事拘传的通知书,但是后来这个通知书他们又收回了。”

唐荆陵表示,他多年来一直在做这些事,“我只是针对当局一些不合理的法律,号召公民不合作,还涉及不到公民不服从那个领域,也涉及不到违反中共法律的情形。”

唐荆陵当晚被押回广州后,在派出所被国保问话到第二天凌晨一、两点,然后直接把他关在了派出所的留滞室,5月1号下午,广州市局的国保又过来给他做笔录。

傍晚6点半,国保把唐荆陵身上两幅有关纪念林昭的标语没收后,才放他回去。

除前往“林昭墓”参加纪念活动的人遭国保强行阻止、殴打及问讯外,普通民众的正常拜祭也都受到了打压。

有民众表示:“连一个死了的人都这么畏惧,可见这个政权是多么的脆弱!”

广东聚友律师事务所律师质问:为什么害怕死人?林昭忌日,收到朋友的信息:广东律师刘士辉去探访林昭墓,在苏州被国宝殴打、被脚踢、打耳光。我只想说一句话:一个组织连死人都害怕,说明这个组织病的不轻。

林昭被中共枪杀46周年

林昭原名彭令昭,中国早期持不同政见者。1954年入北大新闻系,1957年因支持同学写的长诗,并发表被当局认为“不合时宜”的言论,被北大划为“右派”,以“阴谋推翻人民民主专政,反革命罪”,关入上海提篮桥监狱,倍受非人折磨。

1962年12月,林昭再次被捕入狱。由于林昭拒绝违心服从,遭受虐待。1965年5月31日,当局开庭审判,林昭被判有期徒刑20年。1968年4月29日,林昭接到改判的死刑判决书,在上海龙华被枪决,年仅36岁。

1980年8月22日,上海高院“沪高刑复字435号判决书”宣布林昭无罪,结论为“这是一次冤杀无辜”。林昭被“平反”后,北大追悼会上有一副挽联,上联是“?”,下联是“!”因林昭死不见尸,苏州灵岩山有“衣冠塚”。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表示,不论是‘六.四’死难者还是45年前罹难的林昭,他们都是暴政下的受害者,他们都是敢于反抗暴政的人。

胡佳认为:“每年网友们都去苏州纪念林昭,实际就在表达对现有政权的不满及政权合法性的质疑。林昭早就说过‘这个政权是有罪的’,直到今天她的意识仍然是走在前面的,她看清了时代、体制。”

胡佳还说,林昭在那个时代,一个人面对所有黑暗,她都没有垮掉,没有向暴政低头。只要你做一个真实的人、独立思考的人,哪怕你很普通,都会让暴政胆寒。

《都市快报》宁波分公司经理庄培坤说:林昭是这个民族的先觉者,在黑暗中划亮一根火柴,照亮炼狱一角,她是个真的猛士,可以面对十八般酷刑,她用血写下了几十万字的控诉书,直到流尽身上最后一滴血,为民族而死是光荣的,为人民而死是永垂不朽的。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