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家”最新年报:香港排名十年最低 中国垫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5月3日讯】(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人权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日前公布的年报显示,香港得分跌落至过去十年来的最低,排名亦再跌三位;中国得分三年未变,但排名下跌至第183位,为全球最不自由国家的第九位。

“自由之家”发表最新年报

“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是一个国际性非政府组织,该组织致力于民主、政治自由以及人权的研究和支持,其最知名的是对各国民主自由程度的年度评估,该报告被用于政治科学研究。

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自由之家”5月2日发表了最新的全球新闻自由年报。报告再度将中国大陆列为“不自由”国家,香港列入“部分自由”地区,而台湾在两项主要指标评级政治权利获得最优的1级,公民自由则为2级,列位于“自由”国家。

该报告显示,在全球197个国家或地区中,香港继续停留在“部分自由”地区,但排名已下跌至第74位,比非洲国家迦纳还低。而在香港所处的亚洲区,香港在40个地区中排名第18位,在过往的亚洲四小龙中成为垫底者,甚至比东帝汶还差。

年报指出,自由度下跌的原因是在香港发生的针对记者、出版人及发行商的暴力袭击增加,而且传媒“自我审查”日益严重,以及来自北京的政治经济压力的增加。

至于中国大陆,连续三年得分未变,排名下跌至第183位,为全球最不自由国家的第九位。年报罗列中国大陆不自由的表现包括:加强打压网际网路、微博,撤销具影响力博客的账户,甚至拘捕他们,要他们公开忏悔;传统印刷和广播媒体继续受到严格控制;部分敢言外国记者签证被拒等等。

自由之家指出,新闻自由度变差原因,主要是政府加强控制信息的发布、打击互联网和惩罚作为信息传递人的记者,而私人或企业亦不甘后人地封锁信息。

而新闻自由有所改进的国家,主要是因为这些国家容许私人机构营办电视台或电台;市民可从网上媒体、公民媒体及国际媒体处获取信息以及在法律上保障新闻界。

报告评估的结果显示,荷兰、挪威和瑞典三国的人民享有最多新闻自由,这三个国家并列全球榜首。朝鲜居于全球排名最末,成为最不自由的国度,与古巴、伊朗、乌兹别克等国处于最差水平。

香港学者谈新闻自由

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院院长朱立曾撰文表示,表面看来,新闻自由是传播媒介和从业人员所享有的自由,表现在“接近、采访、报导与传递”资讯等方面。但实质上新闻自由是全民所应有的基本人权,是公民发挥社会责任的前题。  

朱立曾认为,新闻自由至少有三个主要的社会功能:

1. 监察环境:因为传媒和从业人员有自由,让我们更好了解我们的环境,以及和我们经常往来的社会、国家。政策正确吗?官吏清廉吗?治安好吗?因为有传媒可以向大众警示可能危害社会生存的“危险”,所以有助于国家和社会加以防范,社会进步和安定的可能性也就大得多。

2.提供不同的视角:新闻自由可以容许我们对同样的事物,作不同视角的观察和结论。

3. 做社会的“安全阀”:“防民之口,胜于防川”。人民所说的未必对,传媒所提供的观点或解释,也未必正确,但传媒的自由报导可以帮助渲泄人民的不满,而社会能透过传媒“出口气”,才有安定可言,才不会因气不过而“铤而走险”。

朱立曾认为,新闻自由可以使人无惧无忧,也无拘无束地思考,思想蓬勃也就自然有助于找到解决或舒缓问题的方法,新闻自由也容忍少数人的看法,他们的见解可能极端,但因有出路,得以渲泄,其走暴力路线解决问题的情况便会减少,则社会才能安定,有了安定才能进步。

文章写道:“新闻自由当然不是万灵丹,它不可能解决社会变迁过程中的所有问题,但它肯定可以帮助我们发掘问题,使问题不至于恶化到成为不治之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