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系列片】真实的江泽民(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05月08日讯】历史真相系列片 《真实的江泽民》 第三集 江泽民的GDP (上)

回首中国三十年来的“经济奇迹”,人们也许想不起来,中国创造出什么样的世界品牌,但是人们一定不会忘记与“奇迹”伴随与共的一个流行的词汇 ,就是“GDP”。

从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看,中国的GDP从1980年的3千亿美元,到2012年的8万多亿美元,增加了20多倍,年增长率达10%。 继2005年GDP超过意大利,2006年超过英国,2007年超过德国之后,于2010年超过日本,结束了日本长达40多年“第二”的地位,中国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无论如何“GDP崇拜”,是江泽民时代的主旋律和最强音,但是其影响延续至今。中共官员和官二代们,以及裙带关系形成的利益集团,本身就是追求GDP,在经济上最大的受益者。霎那间,中国政府成为了世界上,最“资本主义”的政府。国家从上到下,“抬头向钱看,低头向钱看;只有向钱看,才能向前看”。

圈地

圈地是中国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 ,“圈地”对地方政府有诸多的好处:卖地所得完全归地方政府所有,归地方政府支配。卖地对政府来讲,除去拆迁费用,但羊毛出在羊身上,拆迁费用也可以从卖地所得中出,基本是零成本,可谓“坐地收钱”。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份报告显示:最近几年,土地出让金,房地产相关税收,占地方政府预算的40%;土地出让金净收入,在一些地方政府的预算外收入中,甚至达到了60%以上。

2009年杭州名列城市卖地榜首,其卖地所得为1,200亿元。而同年杭州的财政收入仅为550亿,其卖地收入是财政收入的218%。

土地在理论上被中共宣称为国有或集体所有,所以政府圈地是没有成本的。中共官员可以任意的在地图上勾勒,在中国新房子的价钱,是包括土地价值的;而老房子的价钱,则不包括土地的价值。也就是说,当老百姓买新房子时付给政府土地费(含在房价里)。但当老百姓把旧房子卖给政府时的拆迁费,政府不付给老百姓土地费,政府从老百姓身上净赚土地费用。而这土地费,占到了整个房价的30%到50%。

拆迁上海徐汇区一个10平方米旧式里弄式房屋,原屋主可得拆迁费65,604元。徐汇区是上海房地产的一个高价位区,2010年的平均房价为38,700元/平方米。原屋主所得拆迁费用,还不够在原地点买回两平方米这中间的差价,主要被地方政府拿去了。可以说政府通过“圈地”卖地从百姓中巧取豪夺了他们大量的财富。

曾经的上海首富,2002年在胡润富豪帮上排名第十一位的房地产商周正毅,原来是搞餐饮业的。他能以零地价,拿到有上海最后一块黄金地皮之称的“东八块”的开发权,离不开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弟弟陈良军的帮助。陈良军本人也利用和陈良宇的关系,在土地上发了一笔横财。2002年至2003年,陈良军想在上海市宝山区拿一块土地,并多次找宝山区区委领导帮忙。后者请示陈良宇,陈同意并表示:“按规定办 把好关”。在陈良宇的帮助下,陈良军获得了六百亩土地的使用权,随后他将六百亩土地的使用权,以一点一八亿元倒卖给了开发商。通过卖地,陈良军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亿万富翁,而这一点一八亿元卖地款,最后会被开发商转嫁到买房者头上。

中国社科院和北京工业大学联合发布《2010年北京社会建设分析报告》。该报告显示:2008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4,725元,户均可支配收入64,285元。2009年以一般北京城镇家庭,每户住宅面积90平方米计算,北京住房的平均价格为17,810元/平方米,需要支付160万元,相当于一般家庭25年的可支配收入。也就是说:北京普通家庭,需25年收入才能买套房。

到了2011年,北京、上海的平均房价,更高达两万元/平方米。上海内环线以内房价,自2010年已达到五万元/平方米。北京高端住宅市场,2012年第1季度平均售价也直逼五万元/平方米。上海、北京的“白领”年均收入为五万对他们来说,这房价是“可望而不可及”了。

对此,有网友说:
最近,国家某部公布了一项统计数据,告诉人们你要不是三大式人物:大款、大官 、大腕,而想在北京买套100平方米,总价300万元的房,社会阶层所付出的代价请看:

1 农民 -种三亩地每亩纯收入400元的话,要从唐朝开始至今才能凑齐,还不能有灾年。
2 工人-每月工资1,500元,需从鸦片战争上班至今,双休日不能休息。
3 白领-年薪6万,需从1960年上班就拿这么多钱至今,不吃不喝取消法定假日。
4 抢劫犯-连续作案2,500次,必须事主是白领,约30年。

拆迁办是在城市改扩建过程中,应运而生的办事机构。当原房主不愿搬迁时,组织强行拆迁,这导致了野蛮拆迁,强制拆迁,利用黑社会或动用警力武警来进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继城市大规模拆迁后,农村也迎来前所未有的拆迁高峰,“城市化”现像越来越严重。在圈地强拆拉动下的土地财政,就像一头饕餮巨兽,强征暴敛肆意扩大地盘,将更多的村庄从地图上抹去,改写中国乡村的地理版图和乡土文化。而圈地运动造成的“城市化”,对农民的影响则更是不可逆转,上海征地拆迁律师团队指出:“因为征地拆迁而返贫,已经成了当代中国农村怵目惊心的普遍现象。那些遭遇非法征地拆迁的村民不外乎两个结局。一是沦为灾民,从此一蹶不振;二是沦为访民,从此迷失在循环往复的信访迷局里不能自拔。

唐福珍自焚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唐福珍为抵抗成都市金牛区城管和公安的强行拆除她的建筑,两次在身上浇汽油最后自焚,于2009年11月29日因伤势太重,抢救无效在医院死亡。

2011年底的乌坎事件,就是由于村领导在政府支持下,私自变卖村里土地引起了三、四千村民和警察的对峙。

“鬼城”

无度的发展房地产业的一个直接结果, 是“鬼城”现象, 英文称为“Ghost Town”,即大批量开发的房地产,但因乏人购买而导致大批房屋空置的新区。

英国BBC于2012年3月的一篇报导,将内蒙古的鄂尔多斯市称为中国最大的“鬼城”。

20年前内蒙出现了淘“煤”热,鄂尔多斯是个相对富裕的采煤中心,人口有150万。众多的淘“煤”者涌入鄂尔多斯市,出现了采煤业迅速的发展。当地农民卖地致富,政府财政收入激增。于是政府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大笔一挥,在鄂尔多斯市康巴什区,兴建容纳一百万居民居住的新城区。包括:办公大楼、行政中心、博物馆、剧院、运动场、高层住宅楼,还有中产阶级式的复式公寓和别墅。

新城五年就建成了,但却缺人购买、入住。时至今日,新城目前仅有人口1.86万。仍是一座空无人烟的“鬼城”。BBC感慨说:“如果你想在中国找到一个房地产泡沫已经破灭的地方,请到鄂尔多斯”。

红色贵族

中国三十年经济的发展,其实就是权力资本化的一个典型过程。广东时代周报2009年6月25日报导,中国权威部门的一份报告显示,0.4%的人掌握了70%的财富,财富集中度高于美国。

该报导接着引述“国务院研究室,中央党校研究室、中宣部研究室、中国社科院等部门一份联合调查报告指出,截至2006年3月底,在中国 3200名财产过亿人民币的富豪中2,932人是高干子女,他们占据了亿元户的91%,拥有资产20,450亿元。 2012年12月26日,美国彭博新闻社发表了题目为:毛泽东的战友们的后代,成为资本主义新贵的长篇报导。披露了中共邓小平、陈云杨、尚昆、王震、薄一波 李先念、彭真和宋任穷八名元老的103名家庭成员疯狂敛财的详情。以图文显示了八大家族,编织了一张利益交织的网络,结成庞大的红色贵族利益集团。不过,八大元老的后人,比起江泽民的公子们,还是小巫见大巫了。因为江泽民在位时,把权钱交易推向了顶峰。江泽民家族及其追随者,自然是利益的最大获得者。

待续

真实的江泽民》写作组新唐人电视台联合制作
二零一四年四月
All Rights Reserved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