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稳陷入恶性循环 专家非常担心一件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5月8日讯】(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 中共当局5月6日公布了首个国家安全蓝皮书《中国国家安全研究报告(2014)》。这份报告指称中国国内恐怖活动再次呈现高发状态,并呈现出地域扩大等等新特点。同一天,广州火车站发生持刀砍人袭击事件,将中国境内暴力恐怖事件频发的问题以一种直接而又血腥的方式提到了国人面前,也提到了中共当政者的面前。有舆论认为,当前中国境内发生的系列暴力恐怖事件成因复杂,不可简单一概而论,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有切实的反省与改变,类似的悲剧或将一再重演。

海外学者:暴力事件频发凸显中共维稳体制彻底破产

中国大陆境内的恶性暴力袭击事件正在以惊人的方式密集性爆发。从去年10月,北京发生吉普车自杀性冲撞天安门金水桥事件开始,在民族矛盾严重的新疆地区,就频繁爆发针对当地公安机关和政府机构乃至公务人员的暴力袭击事件。

今年3月1日,昆明火车站发生群体性砍人血案,袭击者持刀行凶,29人被杀死,143人受伤;4月30日,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疑似自杀式爆炸袭击事件,据称暴徒在引爆炸弹前还使用刀具砍杀民众,导致包括2名涉嫌袭击者在内的3人死亡,79人受伤;5月6日,广州火车站广场发生歹徒持刀砍杀过往旅客事件。(以上事件死伤数据来自中共官方媒体)

而最具讽刺意味的是,就在广州火车站广场发生砍杀事件的同一天,中共当局公布了《中国国家安全研究报告(2014)》(下称《报告》)。

中国境内的暴力恐怖袭击为何频发?中共如果继续采取过去那种依靠暴力与高压“维稳”的方式来对待这个问题会是什么结果?这样的话题立刻成为海内外媒体关注的焦点。

5月7日,法广中文网就上述相关问题采访了法国塞尔齐-蓬多瓦兹大学副教授、时评人张伦先生。

张伦先生表示,当前中国境内暴力袭击事件频发,是中国社会矛盾和民族矛盾长期积累的一个结果,这些矛盾到了一个爆发期。对这样的举动,当然是要谴责,但是我们必须对这些事情发生的原因,也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要想从根本上减少这些事件爆发,就必须正视“如何处理社会公正”、“如何维持一个正常法制秩序”的问题。

张伦表示:从《报告》内容看,当局把中国的恐怖主义的多发现象和国际恐怖主义势力的再复兴相联系的做法“过于简单了”。虽然国际恐怖主义对中国是有一定的影响,但前些年国际恐怖主义最活跃的时期,中国并没有出现像当今这样频发的现象。中国今天暴力袭击事件的多发,实际上是和中国整体危机的形态、中国整体社会治理的问题、社会矛盾的深化有根本的关联。

张伦认为,人们对恐怖主义的定义是模糊的。在严格意义上来讲,只有针对平民的袭击才是多数人所接受的对恐怖主义的定义。而针对军警、国家机关的袭击,有些人是将此视为一种反抗行为,算不算恐怖主义是有争议的。

他分析说:“我看到报告把袭击国家政府机构和袭击平民等同划之,我觉得这是有问题的。如果以这样的方式来算,那当年中共搞革命的时候,袭击国民党的所有政府都应该叫做恐怖主义活动了,中共政权现在接受这样一个说法吗?我是很怀疑的。所以这里就有一个很重要的区别要加以划分的。”

张伦表示,如果中共当局继续以现行的“严打”这类的方式来处理这一现象,并不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之道。他认为,“真正的防御恐怖主义的最有效的武器实际上还是人心,还是焕发起人的最善良、最内心的、人性的善和美的东西,否则,以镇压的方式能够防御一切是令人怀疑的。”

他说:“从最近连续出现的各种各样的暴力事件我们可以看出,中共十几年维稳体制彻底破产。越维越不稳,越维稳代价越沉重,是一个恶性循环,而且这个维稳成了一个恶政的一个表征。如果这套体制不赶快加以调整,不能真正地树立社会公正、树立法制的公正,今后这类事情可能依然会层出不穷,而且只会加速、只会扩展、只会恶化,这是我非常担心的一件事。”

中国学者:中共维稳恶政的几大特点

对于中共当局奉行的所谓“维稳”政策,中国学者有更为深入的体会与认识。早在两年前,中共学者杨黛丽就在《“维稳”已经蜕变成“维腐”、“维恶”》一文中有比较深入的探讨。

文章表示,任何一个国家,都要维护社会的稳定,但中共的维稳模式是独特的。长期以来,中共当局奉行的维稳模式,实际上是一种“可以逐级复制的作恶授权”模式。

文章分析了中共特色的维稳模式及特点:

1.维稳政治化:当权者总是把许多基于利益问题发生的矛盾和冲突上升到政治层面,结果是由于将问题政治化,而使社会矛盾及其解决变得敏感化和神秘化,并导致维稳的非理性化。

2.不稳定概念的含糊性和对不稳定因素界定的任意性:当局常常把治安事件、利益矛盾、对政府或领导人的不满、正当诉求等等通称为不稳定因素。最关键的是将执政的持久性与社会稳定混为一谈。

3.举国体制: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开动全部国家机器,将维稳变成一种新的政治运动。

4.责任逐级分解,实行“目标管理”:一把手负责,一票否决,结果是形成逐级复制的作恶授权。这种授权,无意间形成一种恶性激励,导致社会矛盾进一步恶化。

5.权力主导,不择手段:为达到压制矛盾对立面的目的,不惜破坏规则,破坏法治,甚至借助于黑社会和流氓手段进行所谓“维稳”。

这样“维稳”结果是破坏了规则和法治,加速了社会生活无序化;掩盖或推延了问题的解决,导致问题的发酵和恶化;使得社会矛盾人为地升级;使持异议者踏上不归之路。

有评论认为,如果中共当局不能从根本上抛弃他们奉行的维稳恶政,彻底“改弦更张”,社会悲剧将一再重演,甚至愈演愈烈。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