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牧青:定罪容易 会见难 3见当事人

【新唐人2014年5月23日讯】(新唐人记者陈汉采访报导)2014年5月23日,维权律师隋牧青律师向《新唐人》记者叙述,他和刘正清律师在广州白云区看守所3次会见当事人王清营和唐荆陵。且遭遇到刁难与虐待。在中国定罪容易,会见难。

据维权律师隋牧青表示,5月18、19日连续两天他与刘正清律师一道前往白云区看守所会见王清营(刘律会见唐荆陵),看守所以提审中及手续问题为由两次非法拒绝他会见。19日在一便装领导带领下,众警(043444罗翔030618女)对隋牧青围攻,言辞辱骂、威胁殴打。投诉至市局监管谢科处长,又遭其辱骂。

隋牧青律师转述刘正清律师“关于会见唐荆陵律师的情况通报”。

2014年5月16日上午10点唐被白云区公安从家中直接刑拘抓走,给家属的拘留通知书上罪名为寻衅滋事,但扣押清单上写的是聚会扰乱社会秩序。因追求自由民主的义士们都随时有可能被莫须有之罪而捕,故事先均留有委托律师的授权书,唐荆陵亦如此,捕前几天唐留有空白授权书给刘正清。

“得知唐荆陵,刘正清当天下午就和唐妻汪艳芳赶到白云看守所要求会见唐,结果看守所以快下班为由拒不让刘律师进所办理会见手续。星期一(19曰)一大早刘正清和我(会见王清营)赶到白云看守所办理会手续,结果值班警察表示,该二人均正在提讯不让会见,我俩强烈抗议并与所领导交涉,结果所领导答应第二天下午安排我俩会见。”

“恐口说无凭我俩强烈要求其出具书面证明。第二天(20日)下午我俩按其书面安排的时间提前到达看守所准时办理会见手续,当时值班警察审核我俩的三证后要我俩协商好谁先见谁后见(理由是唐、王是同案要拆开见)。对此无理要求我俩与其理论一番,为了能顺利见到人我俩作了妥协,由刘正清先见唐。我继续与挣表现的值班干警争论。”

刘正清会见唐荆陵后,唐荆陵告之其拘留期限延长至6月15曰。

唐荆陵向刘正清透露:“进看守所时因不接受屈辱性的蹲著而被一年轻警察踢了一脚,里面条件艰苦无洗漱用具。唐乃仁义之士,称如因宣传非暴力追求民主而获罪他愿承担全部责任,袁、王二人是因他而被拘的。因唐无寻衅滋事之事实,故对莫须有的问话唐拒绝回答。唐嘱我要外界多关注袁新亭和王清营二人。”

隋牧青律师称,因要留出时间给他见王清营,刘正清律师草草结束会见(约30分钟),他正式办会见手续时挣表现的干警又说他手续有问题拒不让见——先前让他俩协商谁先见(没说手续有问题),现在又说手续有问题!

隋牧青律师最后表示,“昨天(23日)上午第三次赴白云看守所,终于得以会见王清营。铁窗下的王清营,精神状态尚好。曾被市局国宝抽过几十耳光,因其不配合陷害唐荆陵、袁新亭的阴谋。罚蹲地一个多钟,并被强迫每日劳动。监仓约20平米住30余人,睡觉翻身难,每日两餐差过猪食。生活虽苦,已经适应,且受同仓尊敬。他感谢外面朋友的关注、声援!”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