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铭:加剧的私企老板跑路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年以来,从金融体系、房地产领域到制造业和地方政府债务等等,都出现不同程度的风险爆发。中国经济下滑,在县级市层面表现非常突出。构成权力金字塔的底部,已经开始坍塌。

近日因房企资金链断裂,房企老板跑路,房企退地,房企破产的新闻频出。青岛房地产商王莉自4月30日起失联,她欠下高达12亿以上巨额债务,涉及三家以上的国有大型商业银行以及多个民间借贷公司和个体。

继房地产因房企资金链破裂断裂,房企老板跑路以后,经济形势危急的信号明显加强。各地方企业资金链的断裂迅速蔓延,胶州市钢结构企业青岛安基电力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李占才突然失联。李占才失联之前拖欠巨额贷款,银行界人士猜测,总额可达9亿元。

安基电力总部设在山东青岛胶州市,所在的生产基地占地200亩,厂房面积10万平方米,拥有资产总额约8235万元,现有正式职工1206人。安基电力目前并不缺订单,但因为各家银行自去年下半年开始惜贷,“到期不续贷”导致该公司资金链断裂。安基电力另一大问题便是互保,目前为该公司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的钢结构公司有5至6家。

值得注意的是,胶州已经形成继上海、杭州之后,全国第三大钢结构产业集群,胶州200余家钢结构企业年加工能力达到300万吨,实际用钢量约占全国用钢量的8.6%。拥有规模以上企业98家,其中过亿元企业25家,主营业务收入近300亿元、吸纳劳动力3万余人的钢结构生产基地。

而安基电力一度被誉为胶州钢结构企业中的后起之秀。李占才的失联,只是胶州钢结构企业危机的冰山一角,这边很多企业都挣扎在资金链濒临断裂的生死线上。目前胶州市著名的青岛远征钢结构有限公司已经宣布破产。一些不上数的小微企业老板纷纷选择跑路或者失联。以逃避自己本人和家庭的灭顶之灾。

位于铺集工业园的青岛安福尔电动车有限公司老板目前也在失联之中,该公司遭遇同样是银行自去年下半年开始惜贷,“到期不续贷”导致该公司资金链断裂。还有一些隐形的民间借贷更为可怕。按照大陆的信贷政策,银行的贷款政策完全倾向国企,而中小型企业却从来都没有得到公平的待遇,无论从企业开始的创业阶段,或是企业扩大经营规模,还是企业暂时遇到困难时,都很难得到政府和银行的支持。政府喜欢的是卖地和收费收税,而银行乐意的是抵押贷款,对待中小企业,银行就像当铺和典当行一样残酷无情。

中小企业筹措资金的其他办法,就是在小企业之间互相担保,互相连坐,任何企业如想正常运转,都离不开金融体系的支持。在被银行“抛弃”之后,有的中小型企业为了生存,只得向民间借贷公司寻求输血。而高息的成本,使得这种融资方式无疑饮鸩止渴。有时候民间高利率借贷也就成了企业救急的稻草。民间借贷从月息2-3分,即年利率为24%—36%开始,直至月息5-9分,即年利率为60%—108%的高利率,高利贷拖垮了许多公司。

许多中小企业老板为了最大限度的规避风险,保全自己,纷纷选择了跑路失联。失联或是跑路,更多是企业主的无奈之举。他们一走了之,为自己为所在行业和金融体系带来的伤害无法形容。把个烂摊子甩给政府和银行。但是受害最深的是那些几个月或半年没发工资的企业职工,还有那些供货商。损失最惨重的是那些不受法律保护的民间借贷。他们真是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哑巴吃黄连,有苦没处诉。

今年的中国经济就像泰坦尼克号,马上就要撞到冰山导致覆没的前夕,不仅是房地产行业的风险,制造业的风险,还是金融行业的风险,这是全社会的风险。这是中共专制下中国特色经济制造的灾难。诸多企业里那些几个月或半年没发工资的职工,他们是需要的是基本生活费、孩子上学或者还房贷的费用,这些人嗷嗷待哺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还有那些不受法律保护的民间借贷者他们将成为聚集在这个行业中的风口浪尖上的受难者。

面对今年频发的群体事件,面对各地血腥的恐怖袭击事件,面对大量的不断跑路的私企老板。充分体现了2014年,正是中共各种危机的积聚、行将土崩瓦解寿终就寝的一年,看明白中共要灭亡的国人都知道该如何做了。但愿中国民众都能清醒,不要再被中共制造的假象所蒙蔽。不要再被它的谎言所欺骗。

这真是:红朝败运浊浪翻,善良百姓生存难。贪官污吏遍地行,鱼肉百姓血榨干。邪党专制民遭殃,人心惶惶不得安。提心吊胆六十载,改革杀戮三十年? 茫然四顾路在哪,私企老板逃离散。红魔不除天不晴,邪党不灭祸不断。天翻地覆中共亡,谁愿陪它下无间?相信法轮大法好,脚踏通途步新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