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如:奴隶、贵族小姐与海盗(4)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弓福在偷渡失败后因用弓箭误射空中飞翔的县令公子昌剑所养的雕而被公子百般欺侮,像玩弄一只小鸡一样,天天把他叫到县衙,不是拿他当活箭芭折磨,便是要求毫无剑术的弓福与他对打,用一支木剑就把弓福打得浑身是伤,奄奄一息。县吏的儿子顺镇是弓福的好友,不忍心天天看到弓福像畜牲一样被公子折磨,让弓福跪下求饶,弓福却是宁可被公子打死也绝不跪下求饶的性格。正是这段遭遇,引起了县令大人的女儿,也就是昌剑公子的妹妹——婷花小姐对弓福的同情和帮助。弓福有幸结识了这个知书达理、心地善良正直、敢于仗义执言,最终成为剧中救助与信任弓福一生的一个十分主要的人物。

婷花在剧中是知恩必报、信守承诺、坚守本分、看轻名利权势,注重人格的女人。她为报夫人养育之恩,在凄苦无奈的命运中挣扎一生,最后勇敢摆脱紫薇夫人的控制,以坚强的意志面对夫人的迫害而堂堂正正做生意的精神;她孤苦一生无依无靠,却为弓福默默付出无怨无悔并能放下儿女私情劝导弓福完成大业救助百姓的见识与胸怀都深深的触动观众的心灵,同情她孤苦伶仃一生遭遇的同时,人们不禁升起万分敬意。这对弓福而言是人生中一份十分珍贵的善缘。婷花明辨是非、善恶分明,对自己一生中因无奈寄身在夫人手下所做的一切都深感不安与自责,并为摆脱夫人,选择一条正路去走而努力了一生。这份努力摆脱夫人,渴求走真正自己认为正确道路的精神同样令人感动,尽管她这条路走得如此辛酸无助,走得如此艰难,却从未放弃过努力,她的形象与性格的塑造正是起到对张保皋人生的补充与正面的支持和肯定的作用,同时反衬爱慕她的走了海盗人生的阎长的失败,告诉人们明辨是非,懂得选择正道的可贵与重要。

如果说阎长为报海盗头子的养育之恩,忠心耿耿的为义父犯下弥天大罪是因为在人生的关键选择时没有善恶的道德基准来判断何去何从所造成的,那么婷花的一生就是阎长该效仿的一生,避免他走错路的一生,为观众为世人,婷花走出了一个可贵的人生典范,婷花这个人物的塑造正是对阎长这类不分是非善恶向恶势力妥协走错路的人给予的一个正面的人生答案。

因此导演在推演张保皋如何走完他可贵的人生时,婷花是他的正面补充与支持的作用。而阎长则是完全与张背道而驰的最可悲的命运,起到的是与张强烈对比的作用,进而使张所走的路显得更加可贵。无论是婷花还是阎长,在张保皋的人生中最为关键的两个人物所起到的作用都是为了进一步丰富、充实和肯定张保皋的人生他所选择和坚守的信念所走出的人生的正确。因此无论其中的人物命运怎样坎坷和错综复杂,以展现张保臬的人生为主的思想脉络却贯穿始终,是本剧的宗旨,决定着婷花、阎长及所有其他相关人物的性格、形象的塑造及最终的命运。

接下来看弓福是怎样在婷花小姐的帮助下从昌剑公子的刀剑下被解救出来的。

小姐看到弓福被自己哥哥折磨的昏死过去也不求饶,不顾自己贵族小姐的身份,亲自为弓福疗伤,并劝弓福唯一能活命的方法就是去学剑术,战胜她的哥哥。弓福十分吃惊感激小姐对卑贱的自己如此关爱,在小姐信任和鼓励的目光下,他毅然决定去寻找师父,因此碰上了实为海盗身份却在街上卖艺的阎长。他在阎长的教导下学会剑术第一次打倒公子时,公子愤怒的拔出真剑,认为是下贱的弓福胆敢以下犯上欲图谋杀自己,要当场将弓福一剑杀死。小姐每天都在一旁默默守望弓福与哥哥的对打,当下拦住哥哥,指责哥哥以身份地位的高下不遵守当初输了就必须让弓福走的承诺,不是大丈夫的作为,因而救下弓福一命。

小姐为弓福仗义直言的话已经勾画出了她基本的人品与性格特征。她善良正直、不重身份地位,从内心赞赏在困境中不轻易屈服并靠自己的努力战胜了困难的弓福。她一生为人如此,对哥哥往后因失去父母巴结紫薇夫人执著权势甘为傀儡的作法一直反对劝阻,劝哥哥不能依靠夫人去摆脱自己仕图上遇到的不公的对待与困难,希望哥哥再难再苦都要依靠他自己的努力去克服。婷花一生为摆脱夫人努力学做生意又在最后彻底离开夫人自己独立经营商团时,也对阎长表明自己的原则,再苦再慢也绝不走私,她要堂堂正正靠自己的努力去克服夫人对自己的逼迫与压力,绝不会为解决眼前的困境,在与夫人的较量中为走捷径而用任何不正当的手段。

可以说弓福生命中最为庆幸的就是除了薛大人以外,他能遇上婷花这样一位明事理识大体,为人正直的女子,在他将来人生遇到何去何从的第一个选择时为他辩明方向的就是婷花。而阎长最为可怜的就是在他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人去启悟他走正道。

就在弓福拼命向阎长学习剑术要对抗公子的过程中,弓福父亲为救儿子的性命答应船仓道长的要求,冒着被国法制裁的危险私下带领弓福与无父无母的郑年一起去修所谓的“商船”,期待从中获利能够给弓福买下去唐朝的公验(即今天的护照),再也不用偷渡,从此让儿子摆脱奴隶的命运,摆脱公子的折磨。

但是船仓道长的儿子宋达所推荐的那艘要维修的商船并非商船而是阎长所在的海盗船。官府发现之后父亲让弓福逃走被官兵追杀,父亲因而背上与海盗私通勾结的罪名被射死,弓福也被以同样罪名关入大牢准备受刑。阎长教弓福剑术隐瞒自己的身份从弓福身上获得了清海的地理资讯、水军配置情况,准备攻打清海,他以商团将前往唐朝为由告别弓福,弓福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与父亲所修的船正是阎长所在的海盗团伙的船只,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替海盗修好了船只被关入大牢失去父亲后,清海马上被海盗洗劫一空。

在混乱中好友顺镇打开牢门将弓福救出,弓福目睹了海盗残暴的行径,整个县衙全军覆没。

婷花因此失去身为县令的父亲,同时被海盗团团围住险些要被抓往海盗船上与其他年轻妇女一起面临被运往唐朝贩卖为奴的命运。弓福发现了危难中的小姐,用自己百发百中的弓箭救出小姐,领着小姐、郑年一起逃亡,途中突然被一蒙面少年海盗拦截去路,弓福、小姐与郑年正吓得面如土色时,不可思议的是,这蒙面海盗注视了弓福与小姐片刻,突然把刀放下,放过三人的性命,让他们逃走了。这奇怪的举动让郑年十分不解,弓福也十分纳闷,不明白凶残的海盗为何放他们一条生路。三人忙于逃命,没来得及多想。其实此人就是阎长。小姐因弓福冒着生命危险救了自己内心非常的感激,从此之后小姐一生将弓福放在心上,信赖他、珍惜他、救助他,无怨无悔。(待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