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不开枪?纽时披露六四时军队抗命细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6月3日讯】(新唐人记者张旖旎编译)八九六四时,拒绝执行中共戒严令的中共第三十八集团军前军长徐勤先曾对采访他的研究学者杨继绳说:“宁愿被杀头也不能做历史的罪人!” 徐勤先对中共的反抗在中共内部引起震动。有关徐勤先拒绝执行中共命令,及其后产生的震动陆续有新的细节被披露出来。这些新的资料包括对中共内部人员的采访、曾经参与六四的军人以及其他直接与六四相关的人员透露出来的信息。

军中充满疑惑

据《纽约时报》在今年6月2日的报导,与六四时所流传的谣言相反的是,新的资料显示,中共军队并没有互相攻击,但是三十八军前军长徐勤先拒绝使用武器针对民众的作法,使中共更加恐惧军队可能被拉入政治分歧中,中共实际领导人从而大批调动军队进行六四镇压。

六四发生后,邓小平讲话赞扬了军队的绝对忠诚,而外媒对中共军队的报导也展现的是一幅残忍并且绝对服从命令的军队形象。但是,在1989年6月4日之前以及六四屠杀发生几个月后,中共军中的讲话稿和一些报导显示,一些军人深有疑虑、感到不解,各种谣言和执行任务的残忍让他们感到悔恨。

据普林斯顿大学获得的一些军队文件显示,武警部队一名军官曾记录下当时职位为上尉的杨德安的一番讲话:“整个情况充满变数,让人感到困惑,我们低估了镇压的残忍性。难以分清敌我、进攻目标也不明确。”

据有关六四的资料显示,中共军中没有几个人愿意为向手无寸铁的民众开枪承担责任。军队在开进北京后,接到的是模糊的、令人迷惑的指令。军中一些指挥官还得到保证,上面不会要求他们向民众开枪。

军方高层联名请愿撤军

一名与军队有联系的前中共党史研究员张刚(音译)在一个采访中肯定了一份请愿书的存在。该请愿书由7名高级指挥将领联名签署,呼吁中共高层撤军。

根据张刚的回忆,该请愿书中写道:人民的军队属于人民,不能反对人民,更不能杀人民。张刚在六四屠杀前参与了学生与中共之间的和解。

38军驻扎在北京以南约150公里外,六四屠杀发生前,徐勤先曾因为治疗肾结石到过北京。他曾警告说,派遣全副武装的士兵进城可能会导致滥杀无辜,从而损害中共军队的名誉。徐勤先拒绝带领军队进入北京,但是他仍然将进城的命令传达给了部下。他被抓后被开除中共党籍、被关押了四年。

据普林斯顿大学获得的有关中共军队内部历史的文件显示,徐勤先的做法引起38军内部出现谣言,谣言称38军大量军官辞职,该军拒绝开进北京。随后,38军的军官被召集起来,对徐勤先的作法进行谴责,保证将无条件服从执行戒严

然而,徐勤先并非中共军队高层中唯一的不服从命令的人。王东(音译)上校曾组织中共军中高层进行请愿,反对戒严。张刚与中共军方高层有联系,据他表示,王东已经作古,现在是时候公布他组织请愿的细节了。

邓小平等因为担心军中对戒严的疑虑的扩散,切断了很多高层之间用于联系的红机,但是王东愿意利用他的联系来组织表达军中的不同意见。

1989年5月,请愿书的复印件传遍北京,但是请愿书的来源和真实性却并不明了,因此降低了请愿书的影响。据张刚说,他与王东边通电话边写下了请愿书和请愿者的姓名,然后将该请愿书交给了一位朋友。

在一些采访中,多名参与了与中共进行沟通的人都表示,王东与王军涛和周舵进行了一次秘密会议,以防止发生军事流血。在周舵家中,王军涛和周舵反复询问王东有关军队中的态度问题,王东并不认为会发生大规模流血事件,他说:“如果中共开枪并且杀害普通民众,中共不是在自杀吗?” 周舵没有想到后来六四的结果如此残忍。

请愿书在北京流传,但仍然有人数为18万到25万的军队从全国各地开来进行戒严。各种资料中记载了北京市民的抵抗,军人被失望、沮丧和谣言包围的情况。

5月19日,中共即将戒严的消息走漏,成千上万的民众涌上主要交通干道阻止军队前进,请求他们理解学生们的要求。

据一名当时仅17岁的士兵说,5月20日,有1万名士兵在长安街上被学生和市民包围着。被围困的三天中,北京市民和学生给进城的士兵送来食物,带他们上厕所,不停地向他们讲道理。

中共因为害怕失去军队绝对的忠诚,将军队暂时撤出北京城。曾经亲历的这名士兵说,撤出时,北京市民将横幅挂在窗户上,赞扬军队,军人们也感觉就像取得了一个大胜利一样。

军人签下血书 恐惧和疑惑仍然存在

在接下来的10天中,据多个军人回忆,在北京郊外的营地,他们被强行灌输邓小平的讲话,并且被告知学生和市民的抗议是一小撮人士为了推翻中共而发起的。

据一名李姓的军人回忆,军人们吸收了中共的政治宣传,军人同时也认为他们向民众开枪的可能性极微小。这名李姓军人在六四时25岁,是39集团军116师的一名雷达兵。他在军中被教导不要首先向学生开枪,如果军人首先向民众开枪,军人将向历史负责。

据另一名军人说,6月3日,军队接到命令,在第二天一早前不惜任何代价夺回天安门广场。

有些部队记录,军人签下用血写的战书。然而,军中的恐惧和疑惑仍然存在,尤其是有谣言传言,反抗中共命令的军队将与其他军队开战。这位李姓军人回忆说,他最担心的就是与38集团军开战。

据63军的内部记载,一些军官和士兵精神上感到焦虑,有些人认为前景残酷,本来已经两次试图进北京城,第三次肯定会充满危险。

当军队在拿下天安门及其他重要位置的时候,他们没有驱散人群的非致命性装备,他们更没有收到什么时候、如何使用武器的指示。

不为人知的良心军人

39集团军116师的李姓军人还表示,他幸好不用决定是否向普通民众开枪。他所在116师的指挥官徐峰(音译)在听说天安门发生大量流血后,并没有按照指示开进天安门。他将该师留在了北京东边的郊区,假装通讯电台出现故障。李姓军人说,他仍然记得通讯设备中传来反复询问:116师,116师,位置在哪?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