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林培瑞:天安门屠城 摧毁中国人价值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6月4日讯】编者注:今年是1989年六四天安门屠城第25周年,中共当局至今未公布六四实情,为了编制这一场谎言,今年已经有50人左右因此遭到逮捕或“无故失踪”。

新唐人新闻团队从亚洲、欧洲和美国三地,采访25年前天安门大屠杀的见证者和幸存者。希望呈现给观众和读者更为完整的历史原貌。

采访:郝毅博
整理:朱洋宏、李雨璇

林培瑞Perry Link简介:
•美国著名汉学家
•1989年学运期间 担任美国科学院中国办事处主任
•协助中国著名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进入美国驻华大使馆避难

我天真,没想过真的会屠杀

问: 六四那天晚上您在哪里?

答:那天晚上,6月3日的晚上我跟朋友一块到东城去吃晚餐,我们看见了几个军车被老百姓包围着,不让它进城。但也许我那时候还算天真,没想到真的会发生屠杀。回来时我们公务车的司机是个年青人,他一直很支持学生,他告诉我,他说老师今晚我们怕广场会有事情,然后他从坐位底下拿出一把8吋长的刀子,我吓了一跳,我觉得太夸张了,怎么可能会严重到这种地步,可是第二天事情就发生了。

第二天6月4日我骑自行车到附近的人民大学前看看,学生在那设了广播站,北京各区死了很多人,他们骑自行车回来,车后头有些带了血迹的人体皮肤,我都看见了。学生回来报告,有的气到切齿咬牙的说不出话,有的是大喊大跳。后来我又骑车去找一些中国的知识份子朋友,看看他们怎么看待这些事情。

“请你的孩子过来喝茶” 协助方励之逃亡

问:那天晚上您有没有担心您自己的安全?

答:我没有怕,我也许当时想得天真,我一直没有怕。六四的中午我到中国最有名的天文物理学家方励之家(方于六四后遭中共通缉),开门时李淑娴(方励之夫人)也是气到几乎说不出话,她一直说:他们疯了!疯了,真的疯了!方励之倒没那么激动,他的态度是我没有做错事,这是我家,我何必怕?我不怕!所以他虽然也是卖命,但看上去可以是很平静。

我走的时候我跟李淑娴说你需要我帮忙,我就帮忙,她说我们需要你帮忙,我们就会打电话告诉你,请你的孩子过来喝茶,我当时有2个孩子和我一起到中国,一个8歳的女儿、一个4歳的儿子。

那天下午4点时电话响了,她邀请我们过去喝茶,我就知道情况不佳了,我找了个出租车去接他们出来,把他们带到香格里拉大饭店,那时他们本来想到美国使馆去问问,能不能暂时住几天。可是六四是星期天使馆没开,我们就到香格里拉饭店去。第二天5号星期一,我找了我们办公室的车,带他们到使馆去再问问。

那整个过程气氛是非常特别的,街上还是有人,偶尔也看见人在外面跑,很多路上都有那种长的公车横著把路堵住,所以我们很难开车到使馆,大概用了2个钟头,拐弯的才能到。但是你问我怕不怕?别人也问过,这种特别的情况你怎么不怕?我没有怕,我没有感觉到有亲身的威胁,到了使馆果然也没有事情,我们到使馆谈了一个下午,我们谈的时候,使馆外面的那条街上,有一些军车过来对空射击机枪,哒哒哒!很显然是想把外国人给吓走,很多外国人是吓跑了,包括我的家人那一天到机场也被吓到,我不是说我伟大,我想可能我愚蠢,可是我没有感觉自己有亲身危险。

不正常的平静

问:对于这件事情,中国人他们的反应怎么样?

答:当然是很激动,我看见有人突然会很激动的大叫,但是大概过了2、3天反应就不一样了,变得很沉闷,不说话、很静、非常静。我记得有几个老人在外头打太极拳,外面看上去是很平静的,当然内心我不知道,可是那也是一种非常奇怪的静,额外的平静,不正常的平静。

六四,历史的转折,价值观的摧毁

问:当时在天安门伤亡的人数,您觉得是多少?

答:现在过了25年,伤亡人数没人知道,可能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一个确切的数字。当然我觉得意义不在死了多少人,我这句话可能听来有点狠,但你想死亡的话,今天有多少小孩在遭疟疾死亡?每天有1,400人,这也不是因为是个我们人类不能控制的问题,疟疾是可以预防和治疗的。那为什么我们注意25年前死了可能也是1,400人,或是没那么多人,比起天天在非洲死那么多的小孩,这很明显是因为六四的意义超过远远超过伤亡人数的问题。整个中国的历史转折点就从那里开始,因为90年代邓小平很清楚,你赚钱可以,你爱国主义可以,你其它的所谓思想你都不可以,政治你不能,你自己的组织不行,甚至宗教除非是党控制的宗教,不然没办法。这个在中国的历史上影响太大了!你现在要是知道国内老百姓的精神境界是怎么在意赚钱,赚钱领导物质主义,乱七八糟,那价值观很肤浅。而爱国我们都可以爱国,但中国那种狭隘的民族主义,也是个相当肤浅的一个价值观。

共产党武力镇压 还会重演

问:据您的理解,当时学运是怎么发生的?共产党为什么会镇压?

答:这是两个很大的问题。当然有很多原因,主要是学生,学生后面是很多老百姓不满,我感觉他们不满的最大原因是腐败。当时有一种腐败叫官倒,官倒是因为在中国经济刚开放不久的一个情况,掌握政权的人他们用政治权力去开发自己的私人经济,所以抗议中很大原因是因为腐败。

当然我觉得学生也是一种,你说白了有点太白,可是他们有一种不自由、在笼子里的感觉。当时的学生是由所属的党委书记分配他的工作,他不能自己找自己的路子,所以很多人常常会巴结领导。所以学生这种不自由的感觉,加上社会腐败和通货膨胀,这些都是原因,当然我没办法一句话把发生的原因都说尽了。

可是政府是不是要镇压呢?关键的问题是为什么用武器镇压?因为它完全可以用水攻,催泪弹或者棍子。在1976年,13年前,天安门也有一个大规模的民众抗议,当时警察是用木棍去驱离占领广场的人,有没有死人不知道,死的话也很少,它完全可以用棍子,它也可以用催泪弹,它却决定用坦克车、机关枪来杀很多人。

当时流传一句话,说是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透露的,邓小平说我们开枪换取20年稳定,那邓小平是不是说了这句话我不知道,但我很肯定他的逻辑思维是这样,因为你就是用一种很可怕的手段去镇压,不但北京的老百姓吓住了,全国的人都吓住了。当时不只是北京,几乎全国各地都有大规模的示威,六四发生后全国就吓住了,他说换取20年稳定,到现在已经是25年以后,你看那是换起了很长时间的稳定,所以我觉得这个相当清楚,他用武器去驱离,是为了他的政权能够维持25年。

问:您觉得像天安门类似的事情,会再发生吗?

答:这个是共产党的底牌,它已经用过好几次,当然我不希望再发生,我想它也知道,共产党的领导也知道他们在六四丢脸丢得相当厉害。但是它要是到一个关头,它只能维持或放弃政权,有那么一个绝对的决定的事件发生时,它肯定会使用暴力,我说它就是共产党的性质,就是这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