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黄奇帆与“奔驰哥”

薄熙来当政时,我发表过一篇文章,题为《薄熙来与奥迪哥》,这回我又以《黄奇帆与奔驰哥》为题,不是我有“哥恋”,而是官员行骗的榜样作用,并未因薄王的垮台而有任何改变,不用去看全国,笔者没那个精力,单就重庆来说,至今父母官换了两茬,但还是骗局和谎言遍地,如果是普通老百姓,平时撒点小谎,也无伤大雅,何况还有善意的谎言呢,问题是官场上的谎言,不仅易于误导一部分群众,而且,还使更多的人形成一种“怀疑一切”的思维定势,无疑地,一个没有公信力,人与人之间缺乏诚信的社会,是一个可怕的千疮百孔的社会,它随时都在崩溃之中,如不信,请读重庆官媒近日的一篇文章吧。

据重庆晚报5月24日报导,前日凌晨1时45分,高速执法二支队执法人员,巡逻至沪渝高速公路出城方向1663KM路段(长寿云台段)时,发现一辆牌号为渝A88R××的奔驰车停在应急车道,车后既无三角标志牌,也没打危险报警闪灯。执法人员上前查看,车内无人,又用电筒在周围寻找10来分钟,也没见到人影。通过奔驰车登记时留下的电话拨打过去,被告关机。难道此车被盗?执法人员决定将此车带回执法站进一步调查,于是在车后摆好锥标,联系急救车前来拖移。然后,继续向前巡逻,行至1660KM路段,即距离事发地3公里时,突然看见应急道上一名男子向执法人员招手。男子满头大汗,喘著粗气对执法人员说:我的车在后面没油了。

这就是所谓的“奔驰哥”,他和“奥迪哥”一样,都是国内比较富裕的社会阶层,但改变不了一个基本的事实,每个人都在一个大的社会背景下生存,突发事件是难免的,而决定命运的一切,都是以官员为核心的政治体制,所谓“父母官”的意思,就是群众是以集权的官员为楷模,规范自己的一举一动,换句话说,他们的言行是老百姓的指南。无疑地,“奔驰哥”的故事无论多么富有戏剧性,如果是在薄王乱法的年代,这样的记实性的报导根本就无法出笼,就这一点看,孙政才领导下的重庆还有点新气象,他的楷模作用比薄熙来要略好一点,但可惜问题的实质没有彻底改变,那就是:统治这座城市的办法,还是主要靠两手,一手“硬”,一手“软”,一手是“打”,一手是“骗”。而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每天上演,都与官员的榜样作用有关,都由软硬兼施解决。

报导说,原来,男子正是那辆奔驰车的车主王先生。他说,他从长寿到万州,出门前忘了看油表,跑到半路汽车没油而抛锚。更巧的是手机没电了,“根本没法拨打电话求助,我只有拦车求助,结果半个多小时都没有车愿意帮忙,幸好遇上你们。”王先生回忆,一开始,他就在奔驰车附近拦车,心想怎么也能拦下一辆,即便对方不愿施救,借手机打个电话求助总可以吧!没想到,虽然有过往车辆停车了解情况,但是最后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忙。王先生一开始不太明白原因,还是一个长安车驾驶员点醒了他:“大哥,你也一把年纪了,这种老掉牙的骗局,你还是算了吧!再不走小心我报警哟。”原来大伙把他当成了骗子。他说,我这才想起,自己也曾从新闻上看到过高速路上豪车借钱加油玩失踪的事,都是被这些骗子给害的,“狼来了”害死人啊。王先生为了避免大家将他和这辆奔驰车联系在一起,就步行远离抛锚地求助。

这个故事非常具有典型性,它集中地折射了重庆的社会风气,也反映了老百姓的矛盾心理,现在,他们什么也不信,不是人们缺乏同情心,爱心,而是以前被欺骗了无数次,说句形象的话,“爱心”磨出了犟子,已是伤痕累累,就拿薄熙来事件为例吧,回想他在台上时,都是怎么讲的呀?什么做官“一是干事,二是干净”啊,“爱莲说”啊,“大智慧”啊,“没有任何财产”啊,等等,总之,全世界最美的语言都用尽了,全世界所有的眼睛都感动得潮起潮落的,后来怎么样呢?我不想再重复了,只想问一个问题,是不是“不查都是王歧山,一查都是谷俊山”?像薄熙来这样的骗子被关进秦城,的确是件大好事,但随着他贪赃枉法的内幕披露,也使人们产生新的疑问,如今,还在表演的官员们,比如黄奇帆,张轩之类的人,难道真的是清官吗?他们平时讲的话是真的吗?这一沉重的问号,压得整个重庆抬不起头来。当官的行骗,老百姓能怎样对待发生在生活里的琐事呢?

报导进一步描述说,“奔驰哥”称,后来执法人员分析,我走的方向错了,如果是向后走,大伙没看到抛锚车,或许不会和骗子联想到一起。但我是向前走的。王先生说,就这样一路走一路拦车,还是没有车理他,直到最终拦下这辆执法车。写到这里,记者指出,执法人员在感叹大伙警惕性提高的同时,也想对驾驶员朋友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助人之义也不能灭啊。最终,执法人员帮助王先生加了油。王先生对执法人员的热情相助表示感谢。但感谢之余,我想,人们还像失落了一种东西,它比什么都可贵。

这里展示的故事情节似乎富有哲理,但“防人之心”与“助人之义”的关系如何摆正,也就是说,让普通老百姓在一瞬间,甚至要冒险去自辨真伪,相当困难,假如是在加拿大,以我所见,“奔驰哥”不用吃这份苦,肯定会有许多人帮助他,这是因为社会风气好,民选的官员撒谎的少,这次要是说谎,下次就没了选票,比如,吸毒的多伦多市长福特就是这样。眼下的民调显示,如果再选举市长,他的得票率已低于他人。原来根子就在这里,之所以薄熙来垮台后,说谎成性的黄奇帆还是重庆市长,还在继续行骗,孙政才不敢大举平反冤假错案,就是因为滋生薄熙来,王立军的土壤还没变。

不过,由于官场存在着激烈的内斗,反薄派占了上峰,一部分人质疑黄奇帆的谎言,并鼓动群众起诉到地方法院,而重庆第五中法竟然受理了,这说明老百姓试图通过法律的手段,揭穿“黄楷模”的谎言,不论其动机如何,结果怎样,都有很大的进步意义,比如,媒体以《重庆十年卖地4000亿,失地农民要明细》一文,首次披露此事,许多读者都关注这一民告官的奇闻,说它奇,是因为凡事要解决,先抓“牛鼻子”,这一纸诉状才是抓住了困扰“奔驰哥”问题的实质。

报导说,2014年5月20日上午,重庆市第五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当地四十位失地农民,状告重庆市政府信息公开一案。本案缘于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前一年全国两会期间公开讲的一段话。黄奇帆称,重庆市十年用了20万亩,每亩赚200万,这就4000亿。这些失地的农民向市政府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公布这赚的4000亿的明细账。市政府答复让他们去看网站上的资料。农民们不满意,经行政复议也未达到目的,遂一纸诉状将重庆市政府告上行政法庭。

其实,我早就说过,由于薄熙来“唱红打黑”,徇私枉法,重庆经济上已经破产了,只不过官方为了稳定人心在竭力掩盖而已,黄奇帆留任就是要靠他戴罪立功,收拾残局,所谓4000亿是个骗局,钱财是由以前多年强拆和动迁而来的,的确不少,但早就花光了,还留下一个“地票”的大坑没法填,连未来10年的财政拨款都预支光了,单是“唱红”就挥霍了2700亿,何来余额?所以,官员怎么可能公布明细呢?还说什么“上网站查看”,请问黄奇帆:你在全世界的媒体上撒谎,信誓旦旦地宣称重庆卖地富得流油,薄熙来倒了,油也大大地在,为什么不把这一明细账登在你的言论下边做注脚呢?老百姓谁知道狗屁的“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公众信息网”,是个神马东西?难道薄熙来,黄奇帆之流的说谎的榜样作用,不是重庆遗失社会公信力的原因之一吗?当官的都在骗人,老百姓能相信“神马”呢,因此,“奔驰哥”不论“往前走”,还是“往后走”都一样,都没走出中国政治的迷局。

2014年5月23日于多伦多大瀑布。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