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疯狂的亚洲鲤鱼

最近,一则亚洲鲤鱼入侵美国疯狂繁殖的新闻在网上广为传播。这篇腾讯网的文章配有许多照片,十分生动。其实这早已是旧闻了。

这篇文章至少有两个看点:一是亚洲鲤鱼之疯狂,二是美国当局束手无策。

美国人所说的“亚洲鲤鱼”其实不光是鲤鱼,还包括青鱼、草鱼、鳙鱼、鲢鱼等一共八种鱼,是一个统称。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从中国引进“亚洲鲤鱼”,是用于控制湖泊里疯长的水草的。这个目标实现了,但发生了一个意外:一场密西西比河的洪水沟通了大河与湖泊的水体,这些“亚洲鲤鱼”于是进入了大河,并沿密西西比河一路北上,势不可挡。它们具有极其旺盛的生命力,其适应性、繁殖力都远远超过美国本土鱼类。目前,在美国的一些河流中,“亚洲鲤鱼”的数量已占鱼类总数的90%。在短短30多年时间里,它们战胜了其他鱼类,并破坏了途经水域的生态平衡。在另一处,我看到过一些更加惊人的照片:被捕获的鲤鱼居然有一人高,在冷冻加工线上挂着的鲤鱼,一律有将近一米长。说实在的,我无法想像我们所熟悉的鲤鱼、青鱼、草鱼、鳙鱼、鲢鱼竟然能长到这么大。这似乎表示,这些鱼不是入侵到一个完全陌生的新环境,而是回到了自己的伊甸园。美国河流自然生态之好,以及中国水污染之绝望,看来是不需要辩论的了。

为了维系生态平衡,美国政府和环保组织试图控制“亚洲鲤鱼”的泛滥。但基本上无效。在水里架电网,收效甚微。又有人试验在河里大量投毒,结果更搞笑,漂起来的都是本土鱼类,而“亚洲鲤鱼”毫发无伤。有位叫阿土哥的网友发表评论说:“老美做梦都想不到,天朝的鲤鱼不仅是从吃抗生素进化而成,而且经历了各种化工污染自然选择出来的品种。要想毒死天朝的鲤鱼品种,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是不是可以这样解释,我缺乏知识,也许是吧。总之,美国人束手无策是一个事实。这篇由中国腾讯网编撰的新闻写了这样一段话:“美国政府决定斥资180亿美元,计划用25年时间建造堤坝拦住亚洲鲤鱼的新闻引爆网络。许多网友不禁发问,中国的野生鲤鱼已经难觅踪迹,为何在美国却泛滥成灾?这么好的餐桌美味,中国人正求之不得,美国人却要花180亿美元来消灭它们,老美既然这么有钱,怎么不偿还拖欠中国的巨额债务,让中国人去解决掉亚洲鲤鱼?”

这段话引来一些网友的异议,一位说:“别有用心的舆论导向,让很多人以为美国欠了中国多少多少钱。其实,美国国债本就是一种理财产品,买卖自由自愿,自欺欺人有什么意思?”另一位说:“美国没有借过中国一分钱,何谈拖欠?中国把美金投资买美国国债挣利息,想卖随时可以,美国从来没拦著。”我们也很难怪这类官方写手或编辑,他们在谈论任何话题时都会习惯性地给美国一枪,煽动一下对美国的仇恨,当然这并不影响他们把自己的妻子儿女送到美国安居。

如何解决“亚洲鲤鱼”泛滥成灾的问题?谁都会想到的一点,就是把人加入这个生态平衡系统,换言之,就是以“亚洲鲤鱼”为捕食对象。但美国人不习惯吃淡水鱼,特别是多刺的“亚洲鲤鱼”。那么卖到中国去呢?中国野生淡水渔业资源已经枯竭,如今市场上的各种人工养殖鱼类,基本上是用激素抗生素喂出来的。但有一条消息说,虽然从美国运来的亚洲鲤鱼是毫无污染的野生鱼,但是冷冻的,中国人喜欢吃活鱼,所以在中国市场上销售情况不好。这就令人无言了。也许,中国人也像“亚洲鲤鱼”一样,“不仅是从吃抗生素进化而成,而且经历了各种化工污染自然选择出来的品种。”是百毒不侵的。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