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才厚案“昭告天下”的六个关键信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7月1日讯】(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今年3月中旬即被海外中文媒体报导已落马被查的中共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日前终于被北京当局正式宣布开除党籍并移送高检授权军事检察机关处理。对与徐才厚的落马,中共喉舌媒体离开跟进评论称“身份不是特权象征,反腐不避官阶大小,谁都不能心存‘刑不上大夫’的侥幸”。海外中文媒体则针对徐案的爆发、处理,以及当局的后续动向等各方面展开解读。

徐才厚落马 中共官媒主动放风

根据新华社报道,习近平6月30日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听取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对徐才厚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决定开除徐才厚党籍,对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问题线索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处理。

同日被宣布开除党籍并移交司法的还有其他三位部长级高官。包括国务院国资委原主任、原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中共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610办)原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李东生以及中石油集团原副总经理、党组成员王永春等三人。

现年70岁的徐才厚是中共前党总书记江泽民的门徒,并被视为薄熙来的支持者。他去年底因卷入周永康的政变密谋,而被双规(即在规定的时间、地点交代问题)。

根据陆媒报导,今年3月15日,北京当局已决定对徐才厚涉嫌违纪问题进行调查。外界注意到,3月15日也正是习近平主持中央军委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的日子,据信,这两件事在同一天进行绝非偶然。

此前有外媒报导称,徐才厚落马的直接原因是卷入2012年初被双规的前中共军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的贪腐案。徐被认为是谷俊山的军中靠山。

早在今年3月中旬,《新唐人》网站及海外多家中文媒体,都引述消息来源报导了徐才厚及其妻子、司机都被带走调查的消息。6月中旬,海外中文媒体广泛报导了徐才厚案情已在中共党内司局级以上官员范围内被传达的消息。当时的消息称,徐才厚被查出曾收受谷俊山中将四套在上海的房产,徐及其家人还收受谷俊山大约4000万现金贿赂。

6月30日,北京当局正式公开了徐才厚被开除党籍并移送军事检察机关处理的消息后,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立刻出面引导舆论,在其官方微博发布主题为《打老虎,刑要上大夫》的“人民微评”。其文声称,徐才厚的“倒下”,体现了当局的“反腐力度”与“整肃军纪的决心”。微评特别强调“身份不是特权象征,反腐不避官阶大小,谁都不能心存‘刑不上大夫’的侥幸”,并斩钉截铁地选称,“谁触犯党纪国法,就请以铁笼相待!”

外界通常认为,“刑要上大夫”之中的“大夫”,应该是对应于中共党内高级别的官员。徐才厚虽然是中国军队中涉及贪腐案的军阶最高的将领,但是只是政治局委员。而此前被外界持续关注了一年多的周永康,看来更适合成为这句“刑要上大夫”所指的对象,因此,这句话被解读为北京当局为下一步的“打虎行动”提前释放的一个信号。

外媒评说徐才厚落马

《法广》在其30日的相关报导中引述资深媒体人石扉客评论说,“徐才厚案是林彪九一三案之后,43年间级别最高的涉军案。徐兼军委副主席、总政主任、书记处书记和军纪委书记等要职在身,职位远超此前的总参姬胜德案、海军王守业案、总后谷俊山案等。震荡之大,可以想象。徐案信息通报过程之曲折,也可见阻力与考量均非同凡响。”

《德国之声》则引述中国人民大学的“政治专家”表示,中共早期落马的军事将领比如林彪或者是彭德怀都没有被指涉及腐败问题。在军届打击腐败打倒徐才厚这个级别是第一次,说明这个问题是“非常严重的”。

《路透社》报道则指出,买卖军职在中共的军队中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不过中国的媒体普遍回避这块主题,所以“人们难以评估这个问题的广泛程度”。

海外中文网站《文学城》日前也引述政情观察人士表示,“上梁不正下梁歪”是中共官场腐败现象愈演愈烈的主要原因之一。而过去多年来“刑不上常委”的定论,不仅使下级官员因“保护伞”而肆无忌惮,而且也使老百姓对执政当局“信心不足”。假如习近平这回真的奋力拿下周永康,连政治局常委级别的贪官也不放过,这对中共高官及其部下各级官员,都是一次前“所未有的震慑”。但从北京当局目前对周案还迟迟不正式对外公布信息来看,“似乎是抓了一窝‘大老虎’,还有些争议与犹豫”。

徐才厚案被“昭告天下”的六个关键信号

海外中文网站《多维》日前就徐才厚案的进展情况做出了6点解读。

文章表示,这次“大老虎”集体落马,是中共对军队反腐的“加码”和对周永康案件的“收网”。而分析中共喉舌将徐才厚的情况“昭告天下的通报,可以发现以下“几个关键信号”值得解读。

1.徐才厚将在军事法庭受审。由于徐才厚曾担任过十七届政治局委员,对于他的处理要通过政治局审议,因此习会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而徐的特殊身份决定他是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进行提起公诉,徐最终会在军事法庭接受审讯。

2.徐才厚贪腐两宗罪都涉家人。而最为关键的是,对于徐才厚事件的定性,当局用来“情节严重,影响恶劣”这八个字。去年,当局对薄熙来进行通报时的定性是“贪污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

分析指,所谓“情节严重”,主要是指重大贪污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挥霍贪污数额巨大无法追回的;销毁贪污罪证或者嫁祸于人的;多次贪污且打击报复检举揭发人的;因贪污致使国家遭受重大经济损失或者造成的社会影响十分恶劣等情形。

因此断定,当局虽然对于徐才厚没有用“情节特别严重”,但他的问题“依然严重”。

3.重新梳理徐案爆发的前前后后,可以理出一条时间线索:徐才厚3月份被从医院带走调查;4月初军中18位高级将领在军报上集体撰文向习近平表态;4月中旬徐才厚被正式双规;5月集中展开调查;5月19日至6月22日,王岐山“神隐”一个月,几无公开活动,或正全力主导对徐的审查;6月30日正式向社会公布。

4.中共当局在通报中罕见使用“武装集团”一词来指称中共军队。在通报的第三段直接指称“人民军队是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鉴于以往中共当局对于军队的描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主要的武装力量”,这次将军对称为“武装集团”这样的措辞尚属首次,这种信号值得后续观察。

5.通报的时间安排在“七一”之前,虽然尚不清楚这是否是有意为之还是时间巧合,但是四名高级官员落马的情况,相信在后续会被视为今年中共党庆的“献礼”。

6.通报中强调了“任何人不论权力大小、职务高低,只要触犯党纪国法,都要严肃查处,决不姑息、决不手软”。今年3月两会期间政协发言人吕新华回答记者对周永康案提问时也说过同样一句话。同时,与周永康案关系密切并早已落马的蒋洁敏、李东生、王永春这次也同日被宣布开除党籍并移交司法,这些现象被认为是周案“收网”的前兆。

文章认为,《人民日报》发布的《刑要上大夫》的短评,“或将暗示著徐案后将迎来更大打虎风暴,比如对前常委周永康贪腐案的揭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