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7月3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07月04日讯】【中国禁闻】7月3日完整版

提要
掌关键内幕秘书被双开 周永康案坐等公布
必须拿下 徐才厚参与政变计划!
徐才厚倒台 军方表态 泄军政现状

香港特首立法会遭集体离场抗议

香港特首梁振英7月3号出席立法会答问大会,遭到泛民主派议员的集体抗议,期间有议员向他投掷物品。

据香港媒体报导,梁振英上午9点进入立法会议事厅后,泛民主派议员集体上前,高举“真普选、无筛选”标语,要求梁振英回应“七一”游行与普选问题,还有议员要求他下台,议员陈伟业向梁振英撒纸星星,而较激进的黄毓民议员则向他丢掷文件,据说还扔了一只玻璃杯。

之后这几名议员被保安擡出会场,其他20多名泛民议员则集体离场抗议。

有分析表示,如果香港政府对要求真普选的巨大民意不做出回应,将令香港社会走入全面对抗。

香港各界发声支持被捕学生

香港学生预演“占领中环”,遭到警方清场,511人被捕事件,目前继续发酵,香港各界纷纷发声谴责警方的行为。

由于被捕者很多是大专院校的学生,因此香港学术界对事件反应强烈,一批学者7月3号发表联署声明,表示以学生为荣,呼吁北京当局和香港政府正视学生的诉求。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参加连署的人数已经超过5千人。

据报导,香港学术界7月4号还会举行“学者声援公民抗命学生”记者会,声援因参与预演“占中”行动而被捕的学生。

香港社工组织“民福60”7月3号也发表声明,声援参加公民抗命活动的人士。发言人罗健熙表示,他们希望通过发表声明,让因为呼吁普选被捕的学生知道,他们并不是孤军作战。

大陆成立“关注组”声援香港真普选

香港目前的局势引起大陆民众的关注,一批大陆维权人士已经成立了“中国公民真普选关注组”,来支持香港民众争取真正的民主选举。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关注组”第一批成员目前有30多位,其中包括大陆维权律师、知名学者及大学教授。不过,除了北京知名活动人士胡佳、和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外,其他成员的名单暂时还不方便对外公布。

据郑恩宠介绍,“关注组”的主要工作,是把香港正确的信息透过短信、微信传给朋友圈,打破大陆对香港信息的封锁,令民众真正了解香港的情况,并以各种形式支持香港民众争取真正的普选。

胡佳也表示,成立“关注组”的目的,是要让香港不仅有海外支持,也有来自大陆处于危险境地下的公民支持声音。

因为成立“关注组”,郑恩宠上周六曾被警方传唤约5小时。本周三还被国保和公安抄家。

编辑/周玉林

掌关键内幕秘书被双开 周永康案坐等公布

中共体制内的秘书,掌握许多无形的权力,因此被称为“二号首长”。他们是高官们的心腹、管家兼智囊。7月2号,中共中纪委公布﹕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贴身秘书冀文林、余刚、谈红三人,被开除党籍和公职。他们是继周永康另外三名“前秘书”——郭永祥、李华林和李崇禧落马之后,再被调查的中共官员。而舆论已“坐等公布”周永康被调查的结论。

中共中纪委网站7月2号公布﹕“双开”海南省前副省长冀文林、和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余刚﹔及开除警察公安部警卫局原正师职参谋谈红党籍。

三人被指以权谋私、受贿,其中冀文林和余刚更与他人通奸,而受处罚。案件已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香港《苹果日报》引述分析报导说﹕“中共打大老虎周永康的大戏,即将开场”。

时事评论员陈明慧﹕“周永康的案子,自从2012年重庆事件爆发之后,直到去年的12月初已经被拘捕,我觉得现在(案件)胶着状态。江系的残余势力一直在阻挠这个事,通过各种情形来搅局。因为现在打老虎已经到了一个白热化的阶段了,而且打虎最后是你死我活的状况。习和江泽民是不可调和的,他不把老虎打死他就被老虎吃掉了。”

《苹果日报》表示,余刚和谈红,这两名周永康近身的秘书,通过帮人买官,受贿高达4亿人民币。去年12月,专案组带走周永康夫妇时,余刚和谈红也一并被带走调查。

余刚,作为周永康最后一任秘书,被认为掌握大量周永康违法违纪的内幕。

大陆媒体人罗昌平等人,在网上询问余刚和“军中妖姬”汤灿之间的关系﹖早前有报导说,余刚曾与汤灿登记结婚。而汤灿曾被爆料涉入军中高层的贪腐案,与10多名中共高官有染,其中包括周永康、和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公安部前副部长李东生、中共中央军委前副主席徐才厚、前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央视台长焦利、以及前深圳市长许宗衡等人。

据美国《大纪元》新闻网报导,汤灿是卷入周永康和薄熙来“政变”的核心人物。因为她知道得太多,很多人不希望她活着。2011年年底,汤灿已神秘消失。

而冀文林,分别曾在国土资源部、四川省、及公安部担任秘书,一路追随周永康长达十年。报导说,冀文林与去年落马的另几名“周永康亲信”关系密切,其中包括:四川省前副省长郭永祥、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前副总经理李华林。传周永康核心集团在海外转移石油资产。

中共“十八大”以来,多次对秘书配备提出要求。按照规定,只有副部长级以上的领导干部,才配有专职秘书。可是,当前中国一些市县的所谓“一把手”,也都配有多种名目的“秘书”。

今年4月,多家官媒曾狠批“秘书腐败现象”。其中,《央视网》列出周永康历任的四大秘书冀文林、郭永祥、李华林和李崇禧,作为典型的案例,来说明秘书腐败的现象。

官媒还强调,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要求秘书﹕不能认为“机关牌子大、领导靠山硬”而有所依仗、有恃无恐,更不允许滥用领导和办公室的名义谋取个人私利等。

旅美中国问题评论人士李善鉴﹕“周永康他下面的一些马仔,陆陆续续的已经搞掉很多了。(中共高层)警告那些…对周永康可能躲过这一劫的那些人,持续的在发一个讯号: 周永康这个人肯定是要处理的。具体什么时候处理﹖什么方式处理﹖是不是能把他犯的…这些年来对中国法律秩序的破坏,特别是参与活摘器官这种事情,敢不敢把他讲出来﹖这是关键问题﹗”

《苹果日报》根据大陆时评人士的分析,认为周永康案很快就会揭开盖子,因为:“大目标已经很明显了,只坐等公布。”

采访/陈汉 编辑/周平 后制/钟元

网络发起七一反共节 全民“倒共”

7月1号,是中共所谓的“建党日”。中共海外喉舌《环球时报》刊文,为中共唱赞歌。不过,这一天,香港上百万人走上街头,高呼“打倒中国共产党”﹔还有网络人士在网上发起“七一反共节”,呼吁以各种方式全民“倒共”。这一天同时也是“全球退党日”,已有近1亿7千万中国人选择了抛弃了中共恶党。下面请看报导。

7月1号,《环球时报》发文说,中共93年来渐入所谓“执政佳境”,号称8千万党员“渗入”中国社会各个阶层,与国家和人民“同命运”,还说所谓“祝党好,就是祝国家和人民好。”

时事评论员任百鸣:“为了保持(中共)自己的生存,故意的就把中共邪恶的党和我们这个5千年文化的民族、国家它进行一种捆绑。叫你党、国不分,爱党就是要爱国,你反对共产党,你就是反对中国,你就是非法、你就是卖国贼。”

时事评论员任百鸣表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思想上,已经从中共的暴力恐惧中摆脱出来,特别是中共当局对香港发表《白皮书》之后,近80万港人以公投方式,反对中共的管制,还有超过100万人上街游行,向中共说“不”。任百鸣认为,这不仅震慑了中共内部,对整个国际社会也是一种唤醒。

7月1号,香港大游行中,一位香港抗议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举起自制的标语“不要共产港”。

另一位香港抗议人士站在平台上,喊出了香港人内心中真切的五个字:“打倒共产党”。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我觉得他说的真的是肺腑之言,真的就说在这个国家,只要是共产党统治,它就不会有民主、法治、自由和人权,就会永无休止去痛苦。”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表示,“共产”实际上是暴政的代名词,只要共产党当道,香港不会有真普选,中国不会有自由。一切变好的基础就是香港人不要“共产港”,中国人不要“共产国”,结束中共一党专政。

一位名叫“刘无荻”的网络人士,在网络上发起“7.1反共节”烧匪旗活动,并特别制作“倒共”短片作为邪党的生日礼物、与“7.1献礼”。他呼吁民众以自己的方式“全民倒共”。

网络人士刘无荻:“我觉得很有意义,这是一种对这专制强权的一种蔑视,(虽然)这种言论表达看起来很弱,但能够协调人心,让大家都知道你不是被恐惧压倒的,或者是不敢发出自己真实的声音。这要有一点反对的声音,而且我认为这种声音会越来越大。”

网络人士刘无荻表示,7月1号很特别,这一天,当年杨佳因反抗不公杀了警察﹔中共也在这天推行“绿霸”,企图控制个人计算机,过滤信息,引发抗议﹔而中共把所谓的“建党”当作一个庆典,但对人民来讲,会作为谴责中共的一个日子来纪念。

2004年11月,美国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发表社论《九评共产党》,引发全球华人的退党大潮,7月1号,成为“全球退党日”。至今,已有将近一亿七千万海内外华人,公开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摆脱中共。

成都维权人士陈云飞:“如果为了党派利益、为了个人利益、为了家族利益,他不超越这个东西,他一样会走上绝路,所以这些人的退党就是彻底的摆脱、一种唾弃。”

成都维权人士陈云飞表示,中共独裁所谓的“执政佳境”,实质上是最后的回光返照。

时事评论员任百鸣也表示,作为中国人,只有从内心、精神上对天庄严宣布“三退”,才能真正脱离中共,达到心灵的真正救赎。而当这种巨大正义力量形成之时,就是中共执政土崩瓦解之日。

采访编辑/易如 后制/陈建铭

必须拿下? 徐才厚参与政变计划!

原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被开除党籍和移交司法,全国叫好。国内军事学者指这是大快人心的事情。 而原中国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表示,徐才厚参与了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和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政变”计划,因此为了完整掌握军权,习近平必 须将他拿下。同时他表示,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和曾庆红也都参与了“政变”计划。
正文: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倒台,国内外舆论一致叫好。“上海政法学院”国际事务与公共管理系教授倪乐雄对《新唐人》表示,习近平敢于动这样一个大老虎,把徐才厚揪出来,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消息。他认为,从中国的历史上看,中华民族和国家最大的敌人是内部的贪官污吏。

上海政法学院教授倪乐雄:“1.15中国最大的敌人,是中国内部的,那些混进管理层的那些贪官污吏。它们对民族和国家从内部攻克堡垒,破坏力最大。因为你这样把内部搞乱了以后,对外就没有了力量。”

原《中国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对《新唐人》表示,这件事情应该说是习近平接任以后,对建设军队方面一个重大的转变。他说徐才厚这些年把军队搞得腐化堕落,战斗力大大下降。

原中国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0.22你想军官是挂牌买官,军官花几百万元钱买个将军,打仗他有牺牲精神吗?你想。所以徐才厚他这一届把军队搞得实在是不像话。部队的战斗力,士气受到很大的影响。”

辛子陵又指出,徐才厚倒台不是一个孤立的事情,他涉及薄熙来和周永康的政变。习近平将他拿下,好比是挖除一颗定时炸弹。

辛 子陵:“2.50你看有一次开会,他和薄熙来,‘一薄一厚’坐在一块,薄熙来在最伤心的时候,他上去安抚。薄熙来、周永康他们这个政变阴谋,徐才厚是参与 其中的。因为他们搞政变,没有军队的参加是搞不成的。这个问题非常严重,这样彻底解决,就把军队的定时炸弹给卸掉了。”

今年农历新年期间,徐才厚曾经跟习近平在给老干部拜年的活动当中同时现身,引来外界猜测他可能已经软着陆。但是辛子陵分析,习近平必须拿下徐才厚,否则他不能完全的掌握军权。

辛子陵:“6.31你想很多军官是通过徐才厚买的官,他在那当军长当市长,他内心里怎么想?凡是买官的,他对谁负责?他对交钱买这个官的这个人负责,因为这个人给了他军权,给了他将军牌子。”

辛子陵认为,“政变”这么大的事情,薄熙来和周永康都不敢轻举妄动,作为前朝核心的江泽民也一定参与其中。徐才厚一案会不会延烧到江泽民不好说,但是他底下的势力必须彻底铲除,否则,习近平的班子无法运作。

徐才厚倒台 军方表态 泄军政现状

中共开除原“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的党籍后,中共军方四总部、七大军区和武警部队,纷纷表态拥护中央决策。原军中第二号人物落马,全军立刻表示支持,这一戏剧化的表现,暴露了军方和政局的微妙关系。咱们一起听听专家们的解读。

大陆官方媒体2号报导,中共军方的四总部、七大军区和武警部队等,都表态拥护中共中央对徐才厚的处理决定。官媒还发表文章说﹕“解放军出了徐才厚是对军队形象玷污”。党媒《环球时报》也承认军队中的买官卖官“是直接的政治权力买卖,属于‘顶级腐败’的形式之一”。分析人士认为,这是暗示徐才厚有卖官鬻爵、收受贿赂。

美国杂志《中国事务》总编辑伍凡:“对整个军队震动非常大。徐才厚贪污最典型就是买官卖官。一个少将要一千万到二千万。因为军队从江泽民以来,到现在二十多年来,是在中国贪污最严重的一个群体。因为它是一个独立的、封闭的,法院、监察院根本也碰不到他们。”

今年71岁的徐才厚有上将军衔,1999年江泽民任中共党魁时,他进入中共军委,2007年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军委副主席,直到2012年11月他才退下。因此这次他被开除党籍,使他成为中共“十八大”以来落马的最高级别军官。

旅美时事评论家陈破空发文分析说,“徐才厚,曾为解放军的二把手,从总政治部主任到军委副主席,长期主管军队人事任免。也就是说,在过去或现有军队将官中,很多人都出自徐才厚的提拔,或出于徐的有意笼络,或出于徐的卖官买官。”

伍凡:“它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护它的政权,它维护着政权的手段,就是手上要有军权。现在对军队有两手,一手拉拢,两批将军登报拥护习近平,今年春天的时候。现在要来硬的,软硬兼施,要把军队收拾起来。”

徐才厚被开除党籍,除了在军队高层“大地震”之外,舆论认为,对中共政局也有强烈震撼。过去几个月来,传徐才厚罹患癌症末期,中共可能将他放过。现在徐才厚被党内以最严厉方式处罚,击碎了这一传言。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这就是徐才厚的利用价值。徐才厚那是江泽民的人马,就因为江泽民的人马把持军队,所以胡锦涛十年什么事他也做不成,所以习近平要想改变‘政令不出中南海’的魔咒,必须以反腐为武器,对江泽民的军中人马进行一种大清洗。”

陈破空认为,徐才厚属于“党和国家领导人”级别,他的地位,高于已经落马的政治局委员陈希同、和陈良宇、薄熙来。拿下徐才厚,是震撼性的大动作,表明:连徐才厚都能拿下,还有谁拿不下?

另据海外媒体报导,原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已交代贿赂徐才厚4套上海房产、和人民币3600万元。

华颇:“还有一点就想取得民众的信任,民众现在对中共真是离心离德,非常的不信任,所以出去重手,有前所未有的一个力度,要请老百姓,相信我,支持我,给我以时间,我会给你谋取利益的,其实归根到底就是要保江山。”

香港媒体注意到:军队14大单位撑“查徐才厚”,半数不提习近平。对此,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认为,当前军方没人敢公开反对习近平,因为那明摆着就是自寻死路。

伍凡则认为,军中肯定有人反对“查徐才厚”,所以中共还会继续整肃军头,但不会再高调公开了,因为事关军队的颜面和中共政权的稳固。

采访编辑/唐音 后制/李勇

面对中共渗透 香港掀“灵魂之战”

香港民众为了争取和捍卫民主自由,7月1号有数十万人冒着酷暑和暴雨上街游行,引起国际媒体的高度关注。英国媒体分析说,香港面对政权移交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真正治港的是一个“影子内阁”,“中联办”有很大的决定权。而面对中共的渗透,香港民众说,再不走出来抗争,明天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发声。

7月1号香港爆发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示威活动,上百万人走上街头,参加一年一度的“七一大游行”。2号凌晨,香港警方在香港岛中环,拘捕了超过500名滞留在街道上的抗议者,引起国际媒体的高度关注。

国际媒体纷纷表示,7月1号是香港经历半个多世纪英国殖民统治后,1997年主权移交中国的周年纪念日,但却演变成了香港民众大规模抗议中共的游行日。

美国《纽约时报》报导说,对民主理念的向往,促使成千上万港人走上街头、呼吁“特首”要以自由、公开的方式选举。

《美联社》报导说,游行路上,一些民众高呼“自己的政府,自己来选!”

《美国之音》报导说,“梁振英下台”,“打到共产党”的呼声一浪接一浪,很多港人已经觉醒,他们说,再不走出来抗争,可能明天就再也没有机会发声。

香港资深评论员程翔指出,香港民众已经向北京发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信息,就是不要再压缩香港高度自治的空间了。

香港资深评论员程翔:“从北京的角度来说,它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我们都知道驻港军队都已经做好有关城市控制演习,那么关键看北京最后政改方案方面,愿意不愿意拿出诚意,给香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普选。如果它认为自己手上有解放军就可以硬来,那么香港老百姓是不会轻易接受的。”

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社论说,北京与港人对特首普选想法差距大,北京强硬态度导致温和的港人也起来反对。报导认为,如果香港失去言论自由及法治等核心价值,将危害香港国际金融中心角色,这不单是香港的悲剧,最终受害的是中国。

香港《新世纪出版社》负责人鲍朴表示,7.1这么多香港人上街争普选,足以证明港人的理念和价值观跟北京有冲突。

香港新世纪出版社负责人鲍朴:“自由和不自由只有一线之隔,只有选举权,没有被选举权,也是不行的,所以他们争取民主、争取自由的态度,这个是毫无疑问的,香港的年轻人,我看是十几岁的也都参与了,很多都是20岁以下。”

一位坐着轮椅参加游行的81岁老人对美国《华尔街日报》记者说:“以前我从来没有参加过‘七.一游行’,如果今年我还不来的话,感觉我的孙子、孙女、还有重孙子、孙女,他们永远也不会原谅我。”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说,今年“七一大游行”很特殊,各个年龄层的民众都站出来了。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香港人那么强烈的出来表达不仅‘七.一大游行’,也包括在公民投票接近80万人出来投票,也很明确表达这个要求真普选这方面的诉求,我们觉得这样强大的民意,中国政府是不可能不关注,而且不可能不回应的。”

英国《路透社》发表题为“香港的灵魂之战”专题报导指出,中共在香港的正式代言机构“中联办”过去一两年来,动用各种方式和手段,加紧了对香港社会和政治的控制,包括动用人力、物力,组织各种针对民间抗议游行的“反方向抗议”和集会,试图抵消香港民间团体以及反对派对北京不满的声音。

报导援引“香港大学”历史系教授冯克的话说,中共多年来一直在运用、并在逐渐“完善”各种统战战术,在香港可以说是看到了统战战术的最新版本。

采访编辑/李韵 后制/周天

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今天的中国禁闻,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