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振强:贪官“老虎”是性欲亢奋还是淫乱堕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纪委近期通报的多名贪官被双开、查处的公开档中,均罕见地使用了“通奸”一词——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原副总经理戴春甯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因其“贪钜款”“受巨贿”“与他人通奸”;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和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余刚被双开,两人均“与他人通奸”;山西省监察厅原副厅长谢克敏日前被双开,“与他人通奸”亦赫然在目。

其实,“通奸”一词,较之贪官“老虎”们的实际性行为、淫乱作为,实在是太轻描淡写了!太九牛一毛了!真的什么都说明不了,什么都算不上——犹记否,被查处的河南开封市长周以忠,传其共收集了300多根女性阴毛,均为与其发生性关系后,不知以何种方法得之而珍藏。这些密密麻麻的阴毛,能带给周市长何许甜蜜的回忆呢?周市长是不是由此而常会在慷慨激昂作报告的停顿瞬间,露出意犹未尽的微笑呢?

这样的变态淫官,绝非少数。原海南纺织工业总公司副总经理李庆普,2013年被判处20年有期徒刑。办案人员在其家中,发现了其“特殊”的收藏:女性阴毛236份、自拍性交照片213张、本人淫乱“纪实”摄像带6盒、VCD光碟4张;记有194名不同“性伴”姓名、年龄的花名册长达18页;记载本人性乱过程和内心感受的笔记95本,还有带血的内裤、卫生巾和许多淫乐用具等;四川乐山市副市长李玉书包养的情妇,竟只有16岁!湖北省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张二江1989年至2001年的12年中,竟与除老婆之外的107个女人有染;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包养的情妇竟多达140余个!三宫六院的皇上都不如他!

有资料显示,广州、深圳、珠海等地被查处的贪官中,100%包二奶。这还是前些年的资料,若有最新统计,估计需要惊叹的,当是贪官们包二奶的数量了。

要是以为这些变态淫官只是少数,或以为有这些变态行为的只是下层贪官、地方贪官,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事实证明,那些身居高位、掌控一方社会经济甚至操盘全局的大贪官、大“老虎”们的荒淫无度、错乱变态之举,较之上述令人作呕的小萝卜头官员,一点都不差,且玩的更大胆、更花哨,更令人叹为观止!

前铁道部长刘志军,竟可以宠幸尽某剧组全部美女,真可谓“阅尽人间春色”矣!不久前被查处的“秘书帮”重要成员、海南省前副省长冀文林,外号“淫荡副省长”。据传,冀文林名下共有78套房产,竟包养了13名情妇,包括女主持和各行业美女!其与这些情妇所生的14个孩子,现今已全部移民美国。而前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更加狗血、更加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其与自己的副手共用情妇不算、这名情妇竟然给两人各生下一子,皆被万庆良安排在广州读小学!

另据传,同样是刚刚被查处的徐才厚,除了与某大“老虎”等人共用“军中妖姬”情妇外,还与其子共同包养、享用一名情妇。儿子、公爹与儿媳、妈母,黄瓜上长香蕉,香蕉上套萝卜,何其穿越也!

仅以例举的这些贪官、“老虎”而言,小的50几岁,大的70几岁,都过了性欲强烈期,都已然进入老年。但是,这些贪官、淫官以垂老之躯动辄动包养十数、过百个情妇,且淫乱至超乎人的想像,难道他们全都是性欲强烈、无处发泄?或患有性欲亢奋症?

笔者这样的设问,但愿不要成为一种提醒,令某些专吃“反腐饭”的专业人士灵机一动,弄出个什么新鲜的鸟课题——这样的担心不是空穴来风,日前即有消息称,中科院心理研究所一教授领导的一个团队发表报告称,当“人们宁可牺牲道德准则去追求财富”时,大脑左侧额下回稍上方的一小块区域起了“关键作用”。研究人员通过实验发现,向实验物件提供金钱,无论多寡,都会刺激他们脑部的“愉悦”区域:右侧前额叶皮层及双侧脑岛。实验物件决定接受一定的金钱时,他们左侧额下回的启动程度强于其他区域。资金越多,启动程度就越强。

这样的结论,竟成了“研究成果”!该教授竟表示:“研究结果”或可进一步阐明腐败为何及如何发生。

笔者相信,若照此逻辑,医学专业人士研究上述贪官的性欲,一定会从专业的角度指出这些人大脑结构、性器结构的特殊性,进而会研究出,性欲亢奋者,更容易升官,更容易成为领导者,更容易拥有众多乃至无数的性伴侣。由此水到渠成地归纳出:淫官无罪,淫乱情有可原。

不是吗?专业语言是这样描述“性欲亢奋”的:“有些严重性欲亢进的人,可达到见异思交、不知羞耻、不择对象、时间、地点的地步……”这岂不是与上述滥交、乱交、与下属甚至儿子共用情妇的贪官、“老虎”的“病症”相吻合吗?

人不是动物,不是禽兽。官员更不应该是。不管专业人士如何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研究出所谓金钱刺激脑部的“右侧前额叶皮层及双侧脑岛”“愉悦”区,不管有多少貌似专业的弯弯绕语汇忽悠人,有一个事实注定是难以改变的:当下的贪官、“老虎”官员之养情妇、包二奶、荒淫无度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皆在于权力的失控、权力的全盘私有化、家族化、团伙化以及权力用来庇佑一切人间恶行。

仅就贪官的淫乱而言,事实上,是权力铸就了一张硕大的淫床。权力的棒子,比其性器更长、更直接、更具诱惑性——这根权力棒子的背后,是民脂民膏,是动辄数千万、数十亿乃至数百亿的贪腐额。有了这样的金钱做后盾,任何官员的性器,都会长到他们想要长的长度,想插哪儿就插哪儿,想上谁就上谁,想怎么上就怎么上,想收集多少根阴毛就收集多少根阴毛。

不是吗?有钱有势有权力,蛤蟆王八乌龟哈喇顿顿吃,伟哥、春药随时嗑,性欲焉能不亢奋?性器焉能不棍子?

对权力的追求、对金钱的追求、对女色的追求,实际上是三合一的。正所谓欲壑难填,这里面昭示出的,是人性之恶所能够达到的超乎人类想像的纵深度,是人类所有欲望所能够代表的丑恶之总汇。

进一步说,这些淫官,实际上原本就是丑类鼠辈、渣滓瘪三、地痞流氓,根子原本就是烂的。这些人不从政,就可能是猥亵强奸、危害社会的罪犯;这些人从政上位,一定是靠偷鸡摸狗、买官行贿的手段窃取的。

贪官、“老虎”、淫官掌控从地方到部门、全局的要害部门,乃国家、民族、社会、民众的灾难,乃中国两性关系、两性关系史的灾难,乃大小官场的灾难——通奸、情妇、公共情妇、小三、上下属、父子两代享有同一情妇……性乱、淫乱、乱交、滥交成为官场小情调、开胃菜……国哪里还是国?官场哪里还是官场?人哪里还是人?禽兽哪里还是禽兽?

限制权力、制约权力、规范权力、监督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使权力回归其本位、真正为民众所有,使权力不再是贪官、“老虎”们自肥的手段以及性乱、淫乱、乱交、滥交的工具——这样的认知,这样的共识,再不能只是说说而已了,再不能光打雷不下雨了。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