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秘书帮的覆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07月10日讯】【热点互动】(1181)秘书帮的覆灭:秘书帮参政,背后有何政治轨迹可循。秘书帮覆灭又说明了什么?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

中共的官场秘书参政,形成了政治圈中的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而且周永康的几乎所有的秘书都成为了副省部级以上的高官,这更加令人匪夷所思,而且这些秘书结成了帮派,形成“秘书帮”。但是,也难免落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这样一个下场。

那么我们现在再看到“秘书帮”参政,这个背后有何政治轨迹可寻?“秘书帮”的覆灭,背后又说明了什么?围绕着相关话题,我们今天将和观众朋友们展开讨论。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的热线直播节目,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号码参与讨论,电话号码是: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们也可以拨打我们的免费电话:950-403-33999,接通之后再拨899-116-0297,参与我们今天的节目。

今天我们在现场的嘉宾是政论家横河先生。横河先生,我们今天看一个非常奇特的在中国官场的一个现象,就是这个“秘书帮”,尤其是最近所曝露出来的关于周永康的“秘书帮”。那么现在媒体中所揭露的,不论是秘书的五人组也好,或者是六人的秘书也好,这些个秘书和周永康究竟有什么样的一个交集?究竟有什么样一个特点?

横河:这个最早的时候揭出来了四个秘书,那么到今年7月2日的时候又公布了三个,三个当中有一个是重复公布的,等于又公布了两个。所以有人就把它叫作是,有人说是“秘书五人组”,或者叫“五人帮”,或者是“秘书六人帮”。

那么前四个,最早的时候四个,第一个是李华林,李华林是1988年到1992年在石油部门作周永康的秘书。第两个是沈定成,那么他是接着李华林的位置,在1992年到1997年作他的秘书。

第三个就是冀文林。前面这两个后来都分别到了中石油当官,这个李华林在中石油是前副总经理;沈定成是中油国际,中油国际是中石油下面直辖的一个石油公司,中油国际当党委书记,所以他是厅局级的,就是不是全都是省部级的,他是厅局级的。

那么冀文林时间是最长的,他是从1988年到2008年当了周永康10年的秘书。你要说秘书的话呢,真正的秘书时间最长就是他。他是从国土资源部就跟着他了。然后周永康调到四川当省委书记的时候,他就跟到四川去;周永康从四川调到公安部去,他也跟到公安部去;然后当政法委书记的时候,他又在政法委手下,就是等于一直跟着他的。一直到2008年以后离开周永康。因为2008年以后可能就进了政治局了,是另外一套人马了,所以他就下去了。下去以后,最后当到海南省的副省长。这是冀文林。

那么前面这三个都属于“专职秘书”,就是说是处级的秘书。因为一般省部级的高官,正部级的官员,他有两个秘书,一个是厅局级的秘书,一个是处级的秘书。处级秘书就叫“专职秘书”,专职秘书就是非常贴身的。那么厅局级的这个秘书叫“大秘”,简称叫大秘。那么他实际上不只是管他一个人,很多都是一个什么办公室主任,就这种类型的是大秘。

然后就是郭永祥,郭永祥这个人他也是跟着周永康从国土资源部到了四川省。但是他和冀文林不一样的是,到了四川省以后,他没有跟着他去北京。其原因在什么呢?他是属于“大秘”,就是他是属于厅局级的秘书。厅局级的秘书更多的是附属于比方说四川省委、四川省办公厅里面,这个位置它一般不大会跟着跑的,跟着跑的就是那种非常贴身的秘书。所以他跟冀文林是一样的,都是从国土资源部到了四川省,但是他没有再向其它地方走,最后就当到了四川省的副省长。

所以这两个分别当了一个省的副省长级的官员,也就是说副省部级的官员。这是这四个秘书跟他的交集的情况。

那么最新宣布的,就7月2日又宣布了两个,一个是余刚,余刚是中央政法委的办公室的副主任。周永康原来在退休之前是中央政法委的书记,他是办公室的副主任,当然是他的秘书。这个是比较新的,相对来说比较新的一个。所以他还没有来得及转到行政部门或者是地方上去当一个大员,还没来得及,现在就倒掉了。

另外一个是谈红,谈红严格的说不算秘书,他是他的警卫秘书,他是属于公安部警卫局。中国有两个警卫部队,一个是中央警卫局,一个是公安部警卫局。中央警卫局最早最早的时候,大家知道最有名的是8341部队,那个时候属于中央警卫局的系统。公安部警卫局专门保卫副国级的,不是国家领导人,他是副国级的领导人,归公安部警卫局管。这个人是公安部警卫局师级的参谋,这个你可以算他是他的警卫秘书,但是跟前面五个人有一点差别。所以说起来有人说“五人帮”,有人说“六人帮”都可以的。

主持人:由于周永康的秘书帮形成引发对于秘书帮的本身在中共官场中现象的一些讨论,一会我们可能还具体谈,具体涉及到周永康本身秘书帮还有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无论是他在四川还是在政法委系统,还是在石油系统,总之是跟过他作为秘书的,最后有一个特点,大部分人都成为副省部级以上的高官,这个升迁的本身难道不令人匪夷所思吗?

横河:这个在中国的政坛上,大概不是特别奇怪的。中国政坛上跟出身有关的分类我不认为这是一种真正的派系,因为你不可能当这个人的秘书和当那个人的秘书被结成帮,他这里讲的“帮”是指同一个人的秘书。

中国的政坛上有这么一个关系就是根据出身,比如说“太子党”,当然他们政见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但他出身是一样的。“团派”就是他从共青团系统出来的,共青团就是共产党的接班人,所以从这个系统出来的当官也是正常事,他原来受的训练就是要当官,就是要当主要领导。所以太子党这一派和团派当官是受过训练,整个培养过程就是这样子。

但是现在其实还有一个就是技术官僚派,技术官僚派是从地方技术官僚上来的,朱镕基就是属于这一类的,他们是具体管某一种专业的,最后慢慢爬上来的。这个派和秘书帮就有点交集。在中国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当过秘书的人很多会当到很高的位置上去,这个实际上是不正常的。

所谓“秘书”,英文把它翻成secretary,所以在英文里很容易被迷惑,在美国有两种叫做 secretary就是秘书的。一种是普通我们认为的秘书,就是管文字的,就是有一个当官的,另一个人在帮他做具体杂事的,这个跟中国的秘书是类似的。

还有一个是部长他也叫secretary,就是所有的部长都是某某某某secretary,像就Secretary of State Council是国务院秘书,就是在各个部门里面当一把手的。中国的部长也是这样叫,但这个跟中国就完全不一样了,他是委任的官员。

那么中国这一批就很奇怪的,因为秘书本身受的训练和对他的期望值是接受命令,然后做好他细节的工作,就是帮人家办事的,他不是自己去派人办事的。不是说作秘书的就不能去当官,他可能是有才能的人,但是每个领域都会有才能的人可以去搞政治、当政客,这在美国也是一样的。但是作为一个群体,作为一个职业来说他并不合适当这个领导,因为他受的训练不是这种训练。所以只有在中国有这种情况,而且非常普遍。

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当官的就是这些琐事,就是执行命令,反正他也没什么创新,所以这种人当的很自在;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它是一种幕后交易,我给你什么好处,你给我什么好处,最后让你去当这个官。在中国更多的是这种情况。

主持人:刚才您详细的分析了在中国作为秘书究竟会有什么样的特点,秘书参政的畸零现象。面对古今中外来说,有没有这样的例证?有没有像现在中国官场这样的情况?

横河:其他国家不知道,第三世界国家或者是一些法治不健全的国家有没有这种情况不知道。因为他要具备几个条件,第一个他要经济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就是当官要有很大的油水,平均当官的都要有很大的油水。这是一个。另外一个,他有一套比较完整的秘书系统,他没有一个完整的官僚系统。所以在西方民主国家是没有这种事情,因为西方的秘书,大部分真正的秘书是很多文字工作的,所以女的偏多;而中国主要官员的秘书都是男的偏多,都是男的,女的不做这种事情,女的是小秘书,但是真正的像这种大官旁边的秘书都是男的。

所以这种现象在西方国家是没有的,没有说秘书变成帮派然后在政坛里面占一席之位,这个是没有听说过的。在中国古代也没有这个事情。中国古代有没有这个职位呢?比较接近的是师爷,什么地方出师爷呢?绍兴就是俞正声的故乡,周恩来也是出身那个地方,那个地方就是出师爷的地方。为什么出师爷呢?因为那个地方的人受过很好的教育,受什么教育呢?就是办这种事情,当秘书,就是中国现代秘书这种职位,就是帮当官的人出主意, 帮他去拟一些文字,实际上就是参谋的意思。

因为中国的当官必须经过科举考试,而这些人是不经过科举考试的,他就是训练来做这些。然后一个官当县令,到这个县里去只有一个名额,没有第两个吃政府饭的人,你要再去雇一个人,所以他就雇一个帮他干事的人,到哪里雇呢?专门到绍兴去雇一个师爷,绍兴专门出这种人,雇师爷帮他做这些事情。

但是这些人因为没有经过科举考试,所以他永远也当不了正职,只有在中国这种情况下,就是没有一个完善的考试制度。所以中国古代的科举是很有道理的,人们说科举制度什么坏了坏了,不是的,科举制度是选拔官员不是选拔科技,这是完全两回事情。我们总把科技教育和选拔官员完全混淆在一起,其实是完全两回事情。

他是一个选拔官员的制度,实际上是非常合理的制度,至少比现在中共官员制度合理的多。你不可能一个师爷不经过考试就把县长给推走了你自己来当县长,或者县长走的时候让你去当县长,这个做不到的,几乎做不到,有例外,永远有例外。所以我觉得古今中外大概像中国现在这样子的情况,秘书形成这种职业最后变成政治圈里面的部分的现象是非常奇特的。

主持人:我在媒体上看到有些评价管这些秘书叫“二号首长”,他效忠自己的主子叫“一号首长”,随着他自己升迁当了高官之后也变成“一号首长”了。《财星杂志》在评价周永康等等这些大秘的时候,他用一个词叫“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您觉得是不是有这样的特点?

横河:对,当然这种“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特点一定是存在的,就跟中国的秘书为什么跟当官是有关系的。这个秘书不是帮他做文字工作,他实际上是公私兼顾的。现在有一个特点,我们知道中国官场的腐败非常非常的严重,几乎无官不贪,当正职的不管省部级还是到中央一级,中央一级也是从底下上去的,所以不做贪官的很少。

但是这个贪官自己不会公开的去搞这么多贪腐的事情。所以这个事情有两种可能性,聪明的贪官就是算计好的贪官,一个是家人去做;另外一个是秘书帮他做。所以秘书有很多任务,就是在职业犯罪方面要帮他做很多事情,因为这个官员是职务犯罪。但是职务犯罪之外还有家庭成员,比如说你要开公司啊,或者是跟政府的合同,去拿合同、拿土地,就这种事情,秘书会去帮他们家里面的人做。就是他不仅是帮这个官员做职务犯罪,他还要帮他家里面的人做非职务犯罪。这样子一来,他已经变成这个官员犯罪的一个同伙、同谋了。

当然有的时候他不用这个官员说,他自己就把它做掉了,两个人心知肚明。那么为什么他不一定非得跟他说呢?因为你做了,他就知道了,他一定知道这件事情是你帮他做的。但是你不能告诉他,为什么不告诉呢?就是叫作可否定性,就是说到时候他说我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因为你没有告诉过他。所以他要帮他做很多很多别人想像都想像不到的那种脏活儿。

那么这两者的关系就变成了非常紧密的连在一起,就是说他们除了职务的连系以外,也有很多非法的连系,就是由于非法的行为把他们靠在一起了。这样的话,就使得他们的命运就更紧的连在一起了。

主持人: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既然您刚才分析了很多关于秘书当官因循的一个政治轨迹,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是不是做好这些秘书就能够做好官?这二者是否划等号?

横河:这个在中国现在的官场可能就是这样子。因为你无非一个就是利用权势,另外一个就是侵吞财产,或者欺压老百姓,这个就是秘书在作秘书的时候,他每天经营的就是这样的事情,所以到他去当正职的时候,他也是做这个事。我们讲的是正常社会的官员,这种秘书的训练是不能当的。但中国很可能他就是能当了,而且能当的很好,也没发现哪一个人因为不称职下来的。当然不称职,在中国也不存在这个问题。

所以这个事情,中国整个这个系统,你就不能单独的一项去跟国外比,是它整个系统都跟国际上不接轨的,完完全全不一样的,所以它的运作方式,你就很难说他称职还是不称职。因为现在不是秘书出身的那些主要官员,难道他们就称职了吗?按照他们应该做的职务,他们肯定都没有做好;但是按照党叫他们做的任务,他一定做好了,因为他只有做好了才能保住那个位置。

所以你要看他这个位置究竟是在完成什么样的任务?如果按照他冠冕堂皇在外面说那些漂亮话的话,那他们都不称职;但是要按照共产党要求的话,那可能他都称共产党的职。

主持人:既然分析到秘书当官这样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这里边确实有很多谜团。其中有一个问题我也想请教您,就是说这些个现在的官员,为什么接下来会安排自己的秘书去当官?您觉得这背后他是怎么样一个想法?

横河:如果大家记得的话,邓小平刚刚上台没有多久的时候,大概是70年代末的时候,就是打越南战争前后。那时候打完越南战争以后,就在地方上和军队里面都开始了一个接班的事情,让老干部退休,然后让新官员上来。

那时候因为改革开放还没有完全开始,所以那时候官员即使有特权的话,那些特权实际上是个人的生活特权和政治权力,它没有这么多的利益集团的那么庞大的利益在里头。因此他们退休以后就出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就叫“人走茶凉”,就走了以后没人理了。所以那时候老干部经常是一退休以后,过2、3年人就不行了,突然之间就从车水马龙到门庭若市,没有人了,然后谁都不去了。

但是现在这些官员没有这个问题了,为什么呢?他把这个秘书去安排到一个重要的位置,在他自己的权力范围之内,安排到一个重要位置上去。那么如果他退休以后,他为什么要安排他去?是因为让这个秘书继续照顾他家族的利益,经济上的利益;另外一个,要在位置上利用他的权力阻止对这个官员的调查,就是万一人家看你没权力了要调查,要让这个秘书来阻止。

为什么秘书会帮他做呢?是因为那些罪行,秘书都是同伙。如果说把这个老板在位的时候的那些丑闻都揭出来的话,这个秘书自己的位置也坐不牢。所以他一定会全力以赴利用他手上的权力来阻止对官员的调查,而且要帮他们家庭的利益搞得好好的。这是安排他们去做的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为了保护他的利益,而他因为是同伙,所以这个人选应该比选任何人都要可靠得多,因为这是利益结合在这里头。在1980年代初期之前,还不存在这样的问题,那时的权力和后来的权力性质不一样。

主持人:我们还注意到,由于周永康秘书帮的被揭露,对他们形成团伙的概念有一系列的指控。如果从这些指控来看,对于这些从秘书上来的官员,类似指控是否是常态?您怎么解读?

横河:对,这是常态。对他们的指控,全都是严重违纪、违法,违纪指党内;违法就是指法律方面,还有就是受贿;这次多了几个,通奸、和女人保持不正当关系等这一类。

主持人:而且“通奸”这个词好像是第一次用到。

横河:对,第一次出现。这些秘书所犯的罪行,说起来就是中共腐败官员的典型罪行。因为这一批人是从秘书升上来的,我们只谈秘书,秘书这个阶层之所以能升上去,是因为他操作这些违法乱纪的事情才能够上去的,上去以后,他驾轻就熟,连学都不用学,自然而然把原来那一套就用上了,比例非常高。

周永康的秘书帮,我们现在知道的是六人,据说应该还有一个,这一个秘书不一定就是干净的,只是现在没把他揪出来。比例相当高,至少在80%以上,大部分的秘书,只要时间来得及,都会安排到领导岗位,而且都会犯贪腐的错误,都有贪腐的罪行,这已经是常态而且几乎是100%,几乎没有例外。

这个现象,当然与中国官场上没有干净的官员是相对应的。从这个地方来看,他们的权力勾结和贪腐已经变成了是很正常的现象,在官场当中是常态,不这么做是异类。因此也就不存在这种人在官场上贪腐必须铤而走险的问题;如果官员要想保持不犯罪、不去做这些坏事,那是要铤而走险。所以我们现在看到有很多倒台的官员,他在这个位置上不这么做都不行,他不这么做、想保持清廉是很危险的;但是要想贪腐却是很容易的。

主持人:周永康的秘书帮派、团伙可以说是窝犯一锅端,秘书帮的覆灭究竟背后又说明了什么?您怎么解读?

横河:对于周永康,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公布,大家都等着它的公布。从目前情况来看,查他的轨迹是从石油帮开始的,当中隔开国土资源部,他在那个单位的时间不长,然后到四川省,然后到公安部中纪委,就是这一条线查过来,最后就到了秘书帮。我们可以看到实际上是从越远的地方、外围向内部圈进来,一圈一圈地缩小,最后缩到秘书帮。在外围都没有任何隔在秘书和周永康之间的东西了,没有,就到最后一步了。我认为这就是收关了,最后一步收关了。

在7月1日,所谓共产党的生日的前一天和后一天,6月30日和7月2日,一共公布了两批,前一批是四个人,后一批是三个人。如果前一批的四个人除了徐才厚以外的三个人,两个是石油帮的,一个政法委的李东生;7月2日的三个都是他的秘书。从石油帮、政法委到他的秘书帮,一共公布了七个人,有六个是跟他有关的,这就不能说是偶然的了!

主持人:现在很多媒体也在讨论,如果秘书帮被一锅端,是不是下一个就轮到了帮主呢?我们也注意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新华网的博客文章中说,要去调查像法国前总统萨尔科齐似的大老虎。它的用词也非常的有意思:这些贪官究竟是谁培养起来的?是不是故意行为?要去查背后。同时还说:即使调查像萨尔科齐这样的前总统,如果在中国的话,也不会抹黑,也不会给政府造成负面的影响。您觉得中共官方媒体透露出来什么样的信息?

横河:萨尔科齐肯定不是周永康,周永康只是在九个常委当中最后一名;萨尔科齐是第一位。要查前朝的第一位的话,那毫无疑问江泽民是前朝的第一位;胡锦涛不足以成为这么强大的一个派系、拥有这么大的权力。而且大家都知道,胡锦涛当政期间基本上是做“儿皇帝”,做江泽民的儿皇帝。所以要是讲大老虎、最大的老虎、比喻成萨尔科齐那只有江泽民,其他人不能进行这样的比较。

主持人:非常感谢横河先生的点评、分析。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