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从“一战”百年谈“集体自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07月15日讯】【世事关心】(295)从“一战”百年谈“集体自卫”: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是迈向正常国家的一小步,还是改变地区安全形势的一大步。

七月一日晚,日本内阁会议正式决定修改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这一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一面是中韩两国对此发声反对,一面是美国、澳洲和南亚国家纷纷支持。

日本离放弃和平主义有多远?这一决定对亚太格局有多大影响?是迈向正常国家的一小步,还是改变地区安全形势的一大步?

我是萧茗,这里是《世事关心》。7月28日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纪念日。7月1日日本内阁通过了解禁“集体自卫权”的解释。“集体自卫”又称“集体防御”,在国际政治中历史悠久。19世纪末、20世纪初欧洲相互竞争的大国间,为了自身的安全和威慑对手,纷纷寻找盟友、缔结盟约,发展“集体安全体系”,最终形成了相互敌对的军事阵营,然而在半个世纪前,也正因为有“北约”这样的集体防御体系,才保护了民主世界的安全。今天由于日本政府的动作,“集体自卫”又成了一个热门话题。它到底是福是祸,现实的意义和作用是什么,这一集我们来探讨。

一百年前六月底,萨拉热窝几声枪响,奥匈帝国皇太子费迪南大公夫妇倒在了血泊之中。刺客是塞尔维亚的激进民族主义者普林西普。愤怒的奥匈帝国要惩罚塞尔维亚。然而俄国是塞尔维亚的保护国,因此俄国就要为保卫塞尔维亚对奥国作战。德国又是奥匈帝国的同盟,奥国一旦受到俄国攻击德国就要支援奥匈帝国对俄国作战。可是俄国和法国又是同盟,所以法国又必须为俄国对德国作战。在这个时刻,维持欧洲和平的最后希望是英国,英国是要选边站、还是维持“光荣的孤立?遗憾的是,英国最终选择了支持法国;并以德国入侵中立国比利时为由,向德国发出了最后通牒”。这样一来欧洲列强就像被拴在一起的一串蚱蜢,无一幸免地被扯进了这场无前例的惨烈厮杀,这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这一系列连锁反应的锁扣,就是“集体防御”。

根据1945年签署、生效的《联合国宪章》第51条规定,集体自卫权是指与本国关系密切的国家遭受其他国家武力攻击时,无论自身是否受到攻击,都有武力进行主动干预和阻止的权利。比如北约就是类似概念的国家群体。“集体防御”或“集体自卫”意味着同盟的一员受到攻击,就等于同盟的所有成员都受到攻击。如果发生对抗的不是两个国家,而是两个联盟,那么结果必然是战争规模迅速扩大。加入集体防御的国家,初衷一般是增进自身的安全、威慑强大的对手,代价是增加了国际间军事对抗的复杂性。

一百年间国际政治的风云几经变幻,集体防御的概念在2014年七月一日再次走入了公众的视野。这一天,日本内阁决定修改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这将确保我们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来保护人民,并根据现行宪法确保和平。”

消息一出,美国、澳洲、菲律宾及部分南亚国家迅速表示支持和欢迎。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哈夫:“美国欢迎日本政府关于集体自卫权和安全问题的新政策。”

同时,这一决定也遭到中国和韩国的反对。韩国外交部发言人当天发表声明称:在影响韩半岛安全和韩国国家利益的事项上,若没有韩方的要求或是同意,韩方不允许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也在当天例行的记者会发表评论,然而没有使用“谴责”这个字眼,

洪磊:“日本的发展走向,归根结底要由广大的日本人民来决定。中方反对,日本方面蓄意制造中国威胁。以此来推进日本国内的政治议程。”

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时事背景是中日之间僵持不下的钓鱼岛争端,然而对于日方的大动作,北京的反应却没有很多人预想中的激烈,这又是为什么呢,来听一下文昭的看法

萧茗:“北京的反应是反对通过“中国威胁论”推进日本国内的政治议程,但没有谴责解禁集体自卫权这件事本身,语气上和韩国还有所差异,这是为什么呢?”

文昭:“我想因为韩国和日本分别与美国有军事同盟关系,如果韩、美在共同执行军事任务过程中遇到特殊状况—比如和北朝鲜发生军事冲突,日本需要履行和美国的集体防御关系,就有可能卷入,甚至派兵到朝鲜半岛。所以在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这件事上,韩国是相关国家,有一定的发言。而中共就没有发言权了。其次“集体自卫”是任何主权国家的权利,是联合国承认的,中共要谴责也没有国际法上的依据。另外近期中共的外交又出现了一些软化的姿态,由于前段时间四处树敌外交上陷入孤立,最近又有些调整,我想这些都是原因。”

今年是一次世界大战一百周年,以史为鉴我们能学到什么呢,我们来听一下文昭的分析。

萧茗:“为了避免战争建立的‘集体安全机制’反而导致了战争扩大为世界大战,这是不是‘一战’的一个历史教训呢?”

文昭:“集体安全体制不能说是一个教训。以集体防御为目的军事同盟关系,以前存在,今后也会存在。一战的提出的问题是,大国如何运用自己的中立地位来达成和平。我认为一战最大的教训是:美国不应该参战。”

萧茗:“为什么美国不应该参战?”

文昭:“当时美国是唯一一个没有卷入战争的世界大国,如果它扮演调停者的角色,那么战争完全可能在1917年就结束。俄国不至于内外交困,共产革命就不会发生;德国得到一个体面的和平,不至于在巴黎和会上被极尽羞辱,那战后德国就不会有强烈的复仇民族情绪,法西斯主义就没有土壤。那么20世纪人类的两大恶魔: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就都不会存在。”

美国的参战使得德、奥集团的完全失败不可避免,但是并没有带来长久的和平,一次大战结束的二十年后第二次世界大战就卷土重来了。有时候和平、与胜利这两个要项不可兼得。对于一战这个具体情况来讲,与其得到一个没有和平的胜利,不如达成一个没有胜利的和平。当然假设不能改变历史,但是合理的假设是我们总结历史教训的重要途径,它能改变未来。

虽然中共官方对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反应相对“淡定”,大陆媒体却充斥两种截然相反的声音,一是日本将重启“战争之门”;另一种是内阁的决定在日本国内也遭到大量反对声浪。事实真是如此吗?日本人的国民心态到底是怎样呢?

根据日本经济新闻和东京电视台于5月23~25日实施的舆论调查显示,对于修改宪法解释以解禁集体自卫权,只有不到三分之一受访者表示“赞成”,超过半数受访者表示“反对”。另据《每日新闻》6月27日和28日实施的全国民意调查,反对解禁集体自卫权的被访者为58%,超过半数。

解除禁令宣布当天,有2千多人手持标语,在首相官邸附近游行抗议。

30岁抗议者岸田孝:“他们没有咨询我们的意见就做出决定,忽略了我们的感受。”

此前一个周末,甚至有抗议者在东京闹市新宿南口的天桥上,手持扩音器高呼“反对重新解释集体自卫权”等口号后点火自焚。

与此同时,偏向于右翼的日本媒体所做的民意调查,显示的结果与上面所说的情况有较大差异。根据《读卖新闻》发表的民调显示,63%的民众认为“在必要最小限度的范围内可行使集体自卫权”,8%的民众认为“应可全面行使”,两者合计,有71%的日本民众表示赞成。

不管是赞成或者反对,有一点是日本人的共识,那就是解禁集体自卫权,将增加把日本卷入战争,继而牺牲日本下一代的可能性。

台湾清华大学博士后研究员戴宗翰为《苹果日报》撰文分析,日本政府长期由右派自民党主导,因此透过日本政府公开言论,往往让外界解读日本从未反省二战历史;然而日本媒体系长期由左派主导,在媒体影响下,日本社会与人民仍是充满和平主义,所谓的“军国主义复辟”在日本社会现况来说,仍是不可想像。

萧茗:“这些反对的声浪其实代表了不同的声音。要弄清楚这些问题,我们首先需要知道日本集体自卫权禁令的历史背景,以及对日本的影响,来聼一下雪丽的介绍。”

雪丽:“谢谢萧茗。日本在集体自卫权上的禁令要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作为战败国,他们签署了美国在占领日本时推动制定的《和平宪法》,其第九条规定日本‘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而且‘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从这个条款出发,日本最多在自身受到攻击的时候可以行使天然的自卫权,却是不能向海外派兵的。也就是说,这条宪法和1945年生效的《联合国宪章》第51条规定的‘集体自卫权’是互相矛盾的。1972年日本政府发表并沿用至今的宪法解释,是说日本在行使国际法的集体自卫权时,不能超越日本宪法容许界限,即日本宪法优先于联合国规定的“集体自卫权”。而此次内阁重新解释宪法第九条,就是要优先履行联合国宪章。就具体内容来说,这一次日本所讨论的集体自卫权,刚开始主要是商讨日本作为美国的军事同盟国,能否在美国受到攻击时出手。近年来政坛出现了希望将这一范围扩大到澳洲等盟国的意见。因此这次日本国内的反对声浪是多元的,既有反对更改宪法第九条解释权的,也有主张修改宪法而不是以修改宪法解释来解禁的,有反对通过内阁解释而希望修改宪法的,同时也有反对将联盟扩大到美国以外范围等反对意见。萧茗。”

萧茗:“谢谢雪丽。”

日本在二战后的近七十年始终处于无战争状态,其军队也只保持着自卫队,在宪法规定下不具有进攻权利和实力。然而日本首脑参拜靖囯神社,教科书上否认历史的一系列举动毕竟一再挑动着中韩两国人民的神经。日本人是否真的如大陆媒体所描述的如此好战,他们的国民心态到底是什么,来聼一下我稍早对Bruce Klingner的采访。

萧茗:“有人说日本虽然已经是一个民主国家,而且保持了近七十年的和平,但是日本人在至今也没有正视历史,因此他们必须继续为当年的错误付出代价,您认同这种观点吗?”

Bruce Klingner:“对于日本是否赎罪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他们已经多次道歉,最著名的是河野和村山声明。我认为日本可以采取更加积极的行动,为过去的行为赎罪,同时承担起自己的责任。通过采用墨守成规的方式,而不是大胆广泛的方法,日本已经削弱了自身成为亚洲领导者的能力和效力。所以,日本有能力,也理应更加积极地改善与周边国家的关系。虽然如此,对于日本政策变化的解读,普遍存有很多误解,特别是由中国刻意引导的歪曲理解。近期的日朝磋商,日韩军事情报共享协议,以及更被瞩目的集体自卫,都被误解为日本军国主义复苏的信号,而其实并非如此。”

萧茗:“根据新的宪法解释,日本会在什么情况下出兵?”

Bruce Klingner:“安倍首相任命的委员会列出了15种情况。这些只是示范性说明,不是全部,也不限于此。单就这15种情况而言,与其他国家的军事责任相比,依然比较轻微。例如,当朝鲜导弹经过日本国土,飞往美军关岛基地或美国本土时,日本会启动导弹防卫系统拦截。这只是防御性的轻微的安保义务,但是与现在的有所不同。同时,它也放宽了对日本的行动限制,在发生朝韩危机发生时,允许日本帮助运送美国军火。日本医生也可以去前线提供救助。这是现行法令下,禁止的行为。”

日本自卫队的海陆空总兵力约二十三万人,奉行防御性的军事战略。陆上自卫队的主要使命是反登陆作战;海上自卫队主要使命是守护领海和1000海里内的海上交通线安全;航空自卫的主要使命是国土防空,及支援陆上和海上自卫队作战。

日本四面环海,领土南北狭长,缺少战略性的防御纵深,又不能发展攻击型的武器扩大防御圈,因此它的安全相当依赖1960年签订的《美日安保条约》。此条约宣示:此条约宣示两国将会共同维持与发展武力以抵抗武装攻击,同时也将日本领土内一国受到的攻击认定为对另一国的危害。美国在海外最大的海军基地横须贺,正是美国第7舰队在日本的停泊地,第7舰队满编制人数为6万,而现今只有约2万人。美军在日韩总体部署兵力大约10万。

与当年签订《美日安保条约》的情况不同,如今日本的邻国是一个在经济和军事上都今非昔比的大国,日本的这一决定会对到亚太地区的军事格局产生怎样的影响呢?听一下前美国中央情报局朝鲜局局长/美国传统基金会东北亚资深研究员Bruce Klingner先生的分析。

萧茗:“日本目前走出的这一小步,有没有可能在未来造成巨大的变迁?”

Bruce Klingner:“日本开始实施‘集体自卫权’是大事还是小事,取决于它在什么背景下实施。在日本国内, 这是向前迈进的重要一步。尽管在日本政坛,这已经被承诺实施长达十余年之久,它仍然是日本安全政策迈进的重要一步。但事实上,这与其他国家相比,仍然微乎其微。即使实施‘集体自卫权’,日本的贡献,比如在维和行动中,也会较小。”

萧茗:“日本这解禁集体自卫权,对美国在亚太的军事部署有什么影响?”

Bruce Klingner:“日本开始实施‘集体自卫权’是大事还是小事,取决于它在什么背景下实施。在日本国内,这是向前迈进的重要一步。尽管在日本政坛,这已经被承诺实施长达十余年之久,它仍然是日本安全政策迈进的重要一步。但事实上,这与其他国家相比,仍然微乎其微。即使实施‘集体自卫权’,日本的贡献,比如在维和行动中,也会较小。”

萧茗:“你认为亚洲国家有可能形成一个像“北约”那样的军事同盟吗?”

Bruce Klingner:“我认为不会产生重要的影响。虽然会被认为是一项重大革新,但日本军事力量和军费开支的小幅增加,更多地是为了呼应中国在亚洲的强势,特别是针对日控钓鱼岛(尖阁列岛)。新的势力要求实施集体自卫。”

最后听一下文昭对当前形势的分析。

萧茗:“简单地说,你认为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改变亚太地区的军事平衡了吗?”

文昭:“简单地回答,改变军事平衡的永远是军事实力,而不是一纸条文、或什么解释。在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之前,亚太军事平衡已然改变,那是由于中共军事力量的膨胀。日本政府的新决定是否会对地区军事格局发挥作用要看在这些原则指导下,日本的整体军事力量和军事的构成有没有变化。日本军费5年才增加5%,而中国是一年就增加10%几;所以即使是有所改变也是缓慢的。日本的海上自卫队主要是用于反潜、扫雷和有限的防空,没有核潜艇和航空母舰;日本的空中自卫队没有战略轰炸机、远端巡航导弹一类的武器,这意味着日本自卫队建军的宗旨不是用于进攻。这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所变化,如果说日本解禁集体自卫会带来一些改变,只是运用这些防御力量的方式更积极,是向自己的盟友伸出了一面盾牌。如果要预计50年以后的事是很困难的,但眼下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是积极因素为主,有利于亚太军力的恢复平衡。”

有一点是肯定的,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决定是日本政府的一个决定,并不是修改宪法。从法律层面讲,日本并没有放弃和平主义的立国宗旨。这一届日本政府做出的决定,下一届政府有可能会修改、也有可能会延续,成为通往最终修改宪法的一步台阶。最终的选择将取决于国际形势的演变对日本国民的影响。《世事关心》将持续关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