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7月14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07月15日讯】【中国禁闻】7月14日完整版

提要
央视发“反腐成绩单”民间打几分?
芮成刚被查 与党媒权力关系 引深思
沈阳军区170余干部被调职 为哪桩?

英媒:火柴成新疆反恐打击对像

中共在新疆的所谓“反恐”行动越来越升级,新疆警方在逮捕了成百上千的人之后,将火柴也列为了打击对像。

据英国《卫报》14号报导,在最新的反恐行动中,新疆莎车县警方从商店、市场和宾馆里,没收了近10万盒火柴,并加以销毁。警方并声称“他们加强了对重要公共安全因素的控制,消除了潜在的安全威胁。”

据大陆媒体报导,新疆地区从今年5月开始,就实行了购买火柴实名制,当地还有宾馆因为给客人提供火柴被整顿。

大陆网路上对此嘲笑声、骂声一片,有人评论说,“这简直是宇宙第一大笑话”、“这不是反恐,是恐吓、作秀”,也有人讽刺说,“米和面也应加入此列,因为人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律协”骚扰伊力哈木案代理律师

大陆“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在发表声明抹黑唐吉田等人权律师之后,最近又骚扰北京维族学者伊力哈木的两位代理律师。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代理伊力哈木案的两位律师,王宇和李方平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分别接到“律师协会”的通知,要求他们调查两位律师代理伊案的委托手续。

王宇表示,他们的委托代理合同手续齐全,“律协”的行为就是骚扰。

三星公司中止与广东代工厂的合作

南韩“三星电子公司”7月14号公布,暂时中止和中国广东东莞一家代工企业“东莞新洋电子有限公司”的合作,因为有证据显示,东莞“新洋电子有限公司”可能存在使用童工现象。

早前海外人权监督组织“中国劳工观察”报告说,这家工厂雇用了16岁以下的童工。

“三星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一旦非法雇用童工的指控属实,“三星公司”将永久终止和这家工厂的合作。

编辑/周玉林

央视发“反腐成绩单”民间打几分?

好几家大陆媒体都在14号转载了《央视》发布的一份所谓“反腐成绩单”,声称中共“十八大”之后,有35名省部级官员遭到查处。“35”这个数字该如何解读?是多还是少?这背后又折射出中共官场、和中国社会怎样的现状?请看报导。

这35名被查处的省部级官员中,级别最高的,是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而查处人数最多的是四川省和山西省,都是3人。

距离中共“十八大”,差不多过去了20个月,光是落马的省部级官员,就列出35人的名单,似乎显示出现任领导人习近平“打苍蝇,也打老虎”的反腐行动仍在扩大,甚至不惜造成大陆部分省的中共常委领导班子,出现罕见的“缺员”现象。

例如:由于“杜善学”被免职,山西省空出一名省委常委职务;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落马后,广东省委常委也出现一员空缺;另外还有江西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赵智勇被免职等。

时事评论员蓝述:“这种所谓的反腐,实际上都是治标不治本的,解决不了中共官员的腐败问题,至少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它只能降低现行政治体制所承受的这种,来自于中国民间的这种愤怒的呼声。”

而中国民间也在这20个月中持续关注习近平的“反腐”,有一些人叫好,但查处35名省部级官员,真的能暂缓民间的不满吗?

在《新浪微博》上,有网民表示:“几乎现在每天都有官员落马的消息,人们再也没有了兴奋,不是抓贪官不好,是对这样多的贪官被抓已经麻木。”

也有网民写:“如此多的高官落马,在颂扬反腐有力的同时,是否也应该思考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多贪官?是贪官的道德有问题?提拔的上司有问题还是制度使然?”

时事评论员邢天行:“确实老百姓早就看透了,真正反腐亡党,他不反腐呢,就是亡国。他这种反腐,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从腐败这个基点上去清理。他要清除腐败这个体制,首先一点,应该是由民主来监督。”

不过,显然“民主监督”这一点,比“反腐”更令人难以期待。因为,“微博”的相关话题很快都被删除了。

邢天行认为,缺乏民主监督的“反腐”,根本就无法触动到产生腐败的体制本身,而是成为权力斗争的一种借口。

邢天行:“他现在这种大面积的反腐,的确有他背后的背景在。新的这些掌权的人哪,他要推行他的政策,那么他受到了原来的那些,江泽民那些,包括他那个势力集团严重的阻碍。所以他就是形成一个利益上尖锐的对立。他就要借助这个反腐,清除路上这个障碍。”

蓝述则指出,这样的“反腐”即使继续下去,也会陷入“怪圈”,不能给国家和老百姓带来真正的益处。

蓝述:“北京的这些第五代领导人,他不去碰这个政治体制的根本,那这个反腐反到最后,就会变成用打击表面的经济腐败,去巩固核心的政治体制的腐败。它就变成了这么一种怪圈。”

事实上,中共体制造成的官场腐败,长期以来已经扩散到整个中国社会,让中国人不得不开始反思“全民腐败”。

网络大V文史女教师在网上说:是什么原因造就了全民腐败?又是什么因素在推波助澜?日常生活中,我们都会不自觉的这样做:动手术前,给主刀医生递上一个红包;学车,给教练递上一条香烟;去政府部门办事,要托熟人;去开家长会,给班主任送点礼,去领导家送礼还担心送不进去……。其实腐败,我们都有份,也好累。

“不反腐亡国、反腐亡党”,这句话一直在中国民间广为流传,在这样的民间共识面前,《央视》的这张“查处35名省部级官员”的成绩单,到底能打几分呢?

采访/陈汉 编辑/尚燕 后制/李勇

芮成刚非虎非蝇 为何堕入权力深渊

大陆《央视》主持人芮成刚被查后,媒体翻出他的大量往事与内幕。原来芮成钢和中共大批官员以及所谓“红二代”交往过密,同时他还曾经成立一家公关公司,直接为《央视》服务。有分析认为,芮成钢被查与原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案有关。也有评论说,中国的媒体不是“监督权利”而是“依附于权力”。那么,芮成刚这样一位大陆媒体人,他与中共政权之间的关系是“权利的监督”,或是“权力的依附”呢﹖下面请看本台记者的详细报导。

《央视》财经频道总监郭振玺5月31号被带走,并立案调查之后,同一个频道的副总监李勇、和主持人芮成钢,以及一名制片人,7月11号下午也被检方带走。

最近媒体间大量转载消息说,芮成钢在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没有倒台时,经常炫耀他与薄熙来儿子薄瓜瓜“关系斐然”,“并经常在海外一起参加活动”等。

还有媒体报导,芮成钢和中共中央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秘书“余刚”交往密切,还和中共高层的许多“红二代”,如李长春的女儿李彤、刘云山的公子刘乐飞、曾庆红的儿子曾伟等,经常聚会畅饮。另外,芮成钢还和与幕后控制《央视》文艺中心十多年的曾庆红的弟弟曾庆淮关系密切。

媒体转述《央视》内部消息人士的话透露,“芮成钢认识很多高官,能量很大。”而他在自传中也强调,在中国关系很重要。

原陕西电视台编辑马晓明:“实际不是这样子的,中国的所有的机构都是中共的工具,它不需要依附,它只是绝对的服从就行了,就是当中共的驯服的、御用的这种宣传工具就行了。《中央电视台》它就是中共的一个主要的宣传工具。”

从去年12月初周永康被调查后,《央视》已有多位主管或主播、记者等被查。郭振玺被外界视为《央视》前副台长李东生的心腹,而李东生又是周永康的得力助手。

另据媒体报导,芮成钢曾参与创立“北京帕格索斯公关顾问有限公司”,且长期持有股份,而当时这家公司曾为《央视》财经频道的“达沃斯论坛”报导提供策划和执行的服务。2007年,国际公关巨头“爱德曼”公司收购了“帕格索斯”。

《央视》内部消息还传出,芮成钢对部分高端访谈对像,如外国国家元首和高官,他们来华后见哪些官员、上《央视》多少分钟,都明码开价。舆论说,芮成钢“左手权力,右手财富”。

马晓明:“这件事情集中的反应了中国(共)权力无限的行使没有约束、也没有底限。人人都有贪腐的欲望。当这个欲望不受约束、不受制约、不受法律和舆论的监督的时候,它就无限制的膨胀起来了,所以就必然要贪腐。”

芮成钢被调查后,民间嘲讽者多于同情者。老百姓对芮成钢的最大争议集中在他的“民族主义”言论上。如:针对前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坐“经济舱”,芮成钢提问“是否在提醒大家美国欠中国钱”。再如,拿国际篮球明星姚明的收入,和中共官员账面上的工资对比等。其中最轰动一时的是“代表亚洲”向美国总统欧巴马提问。

原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焦国标:“这个孩子(芮成钢)学问功底好,人也聪明,但是在中国媒体是权力办的,他因为心先坏了,所以他就乐意去进入这个绞肉机里面,去分得好处。世界观和人生观根基都是错的,根子歪了,最后他长成很怪的一棵树。”

《软权力的堕落》文章作者丁来峰评论芮成钢,他说:“他(芮成钢)既非老虎,也非苍蝇,只是一条混水中的锦鲤。他左右逢源,以为没事,不料却与他讨好过的人一样,堕入了权力的深渊。”

采访编辑/唐音 后制/陈建铭

沈阳军区170余人大调职 为哪桩?

中共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6月30号被开除党籍,7月13号,他曾长期任职的“沈阳军区”也传出:已有170多名干部,在联勤部近期推动的“敏感岗位”人员轮换行动中,交出了“铁交椅”。有分析指出,为了公开处理徐才厚,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必须对“沈阳军区”进行一次“人事大整顿”。

据中共《解放军报》报导,这次轮换的所谓“敏感岗位”,包括涉及分管“人、财、物”的80个师级机关岗位,以及8个团级机关岗位。截至6月底“沈阳军区联勤部”共有170多名任职满3年的干部,告别了“铁交椅”,到新的岗位任职。

报导说,“管人、管钱、管物”等敏感岗位,容易滋生“四风”问题,让“敏感岗位”脱离“敏感”,是“沈阳军区联勤部”党委的共识。

而7大军区中只有“沈阳军区”进行这项轮换,据了解,徐才厚原秘书康晓辉,正是沈阳军区联勤部政委。7月2号,有媒体传出康晓辉被调查。

旅美政论家伍凡指出,尽管中共当局宣称,“敏感岗位人员的轮换”是为了“预防腐败发生”,其实是藉“反腐”的名义,进行权力斗争。

旅美政论家伍凡:“他现在是动军队集中动两个方面,一个沈阳军区、一个兰州军区,都是江泽民时代留下来的,他的左右哼哈大将的两个地区。沈阳军区对习近平来讲,是一个大的要清理的对像,再加上沈阳军区的位置非常重要,它面临朝鲜,如果朝鲜出事情,那沈阳军区能不能负得起保护国家的责任呢?这批人如果不清理掉,对习近平本人的安危,不一定保障。”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表示,为了公开处理徐才厚,习近平必须对“沈阳军区”进行一次“人事大整顿”。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首先对沈阳军区的一些调整,当然是必要的,因为徐才厚在军中经营多年,沈阳军区又是他的发祥地,必须预防徐才厚的死党在军中兴风作浪,所以要把这些人员进行对调,这都是一些必要的手段,这也突显了习近平对军队的担忧,因为江系在军中的根基实在是太大。”

华颇指出,习近平整顿“沈阳军区”还有一个用意,就是为下一步的军队改革铺路。

华颇:“前阵子军队改革被舆论所热炒,包括取消文艺兵、取消济南军区,但是后来国防部发言人一一予以否定,这就说明军队也是一个利益集团,习近平的军事体制改革,也遭到了军队的这些势力的抵抗,所以习近平要通过这次清洗,以反腐败为开道,来实现自己对军队的一些改革设想。”

习近平整顿沈阳军区的同时,7月11号,晋升了4位上将。据报导,这次晋升上将军衔的副总参谋长戚建国、和沈阳军区司令员王教成、政治委员褚益民,以及广州军区政治委员魏亮,都有在“南京军区”任职的背景,而习近平曾任职的福建、浙江、上海等地,也都归“南京军区”管辖。

伍凡:“把不要的人清理掉了,要填补位置嘛,所以他就逐渐启用他的人,这都是配套的。派系斗争,内斗啊,这是正常的一个状态。”

华颇:“这回晋升4名上将,其中沈阳军区的政委和司令员都是破格提升,突显了习近平对沈阳军区的重视。习近平还要进一步清洗,确保军队对他的绝对忠诚,确保枪杆子绝对可靠,我想不单是沈阳军区,恐怕其他的军区也不可能幸免。”

早在去年12月,中共当局就针对“沈阳军区”做了严密部署,大幅调整了副司令员、副政委、参谋长、政治部主任等将领的职务。据了解,徐才厚落马后,“沈阳军区”率先在中共《解放军报》上高调表态,力挺北京当局拿下徐才厚。

采访/朱智善 编辑/陈洁 后制/郭敬

打压新闻自由 中共违反马列

中共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日前下令,所有新闻工作者必须与所属新闻机构签订保密承诺书和职务行为信息保密协议。同时“中国社科院”决定从今年起,每年招收一百名所谓“马克思主义理论专业博士生”。大陆媒体工作者指出,中共加强打压新闻自由,违背了老祖宗马克思的“教导”,显示马克思主义只是中共维持专制的“遮羞布”。

中共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最近制定并印发《新闻从业人员职务行为信息管理办法》,其中要求,新闻工作者获聘任前,应当经过保密教育培训,并签订保密承诺书。

原贵州《毕节日报》记者李元龙表示,中共这样做是试图封锁真相,封锁新闻。

原毕节日报记者李元龙:“新闻作为一种信息,境外媒体作为大众传闻,本来信息资源应该是共享。他们这样做的目地不是要把新闻搞好,而是要加紧封锁,尽量把真相封锁在国内。不要让别人知道。”

广电总局负责人日前强调,新闻工作者不得违反保密协议,向境内外其他传媒或网站提供他们从采访中获得的信息,同时禁止他们担任境外传媒的“特约记者”、“特约撰稿人”或专栏作家等。

原《人民日报》记者,现任《玫瑰中国网》常务副总编的“光远”对此表示,这是中共对新闻工作者的又一次打压。但是,他说,当今互联网发达的中国,已经没有秘密可言。

玫瑰中国网常务副总编光远:“随着互联网日益扩大发展,我们内地虽然有防火墙,但是很多人不都知道了翻墙软件,到墙外去看那些真实的新闻?所以说封锁,提出很多的要求给媒体,实际上是做不到的。在大陆的老百姓基本上不看官媒,《人民日报》,都知道《中央电视台》播的一般都是假新闻,所以说老百姓都看自己的微信,看自己的微博。”

光远表示,他和几位同仁最近开通了《玫瑰中国网》,目地也是报导中国的真实消息。可是网站的服务器位于国外,读者需要翻墙看。

北京当局在加强新闻封锁的同时,再度竖起意识形态的大旗。“中国社科院”决定从今年起每年招收百名所谓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专业博士生”。

《人民日报》周四报导说,“社科院”将意识形态列入干部考察,政治违纪一律免职。

报导引述“社科院”副院长赵胜轩的话说:要把“政治纪律”作为首要考核因素,严格实行政治责任考核“一票否决制”。官媒报导说,“社科院”作为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要在关键时刻发声。对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的思想进行所谓“批驳”。

而李元龙表示,这个马克思主义究竟正不正确?它把中国,把世界引到什么地方去?这是大家亲眼所见的。

李元龙:“你首先问问你自己究竟相不相信那个东西?你现在中共党员没有一个相信,你还有信仰吗?还有主义吗?你不相信的东西,你要强加给别人相信。实际上你也不是要别人真的相信马克思主义。要是你真的让人相信马克思主义的话,那个马克思对新闻封锁,新闻检查制度的谴责,很尖锐的。”

原“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副主任杜光,去年九月撰文说,共产党的老祖宗马克思就是倡导新闻自由的。马克思在《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一文的结尾中说:“治疗书报检查制度的真正而根本的办法,就是废除书报检查制度,因为这种制度本身是一无用处的,可是它却比人还要威风。”

李元龙指出,中共官员现在也根本不相信马克思主义了。他们只是要用这样的方法,统一口径,逼人顺从。

采访编辑/秦雪 后制/如忆

相关文章
评论